Burberry 傳奇 CEO Angela Ahrendts 能幫蘋果再掀起零售革命嗎?(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1 月 13 日 17:30 | 分類 Apple
angela ahrendts with others

今年春天,這位前 Burberry 的女 CEO 將正式開始接管蘋果零售業務。Ahrendts 傳奇般的履歷和其所倡導的開放、合作的精神必將給蘋果的管理層帶來新的活力。現在,就讓我們近距離來觀察這位肩負重任的女性——看看她將如何讓蘋果變得「cool again」。



 

 

 

Ahrendts 可不是時尚女魔頭 Miranda Priestly。Ahrendts 出生於 Indiana 的一個中產家庭,父親 Richard Ahrendts 是一位商人,而母親 Jean 則是一位全職媽媽。每個週末,Ahrendts 都會去當地的教堂參加禮拜。「她非常的活潑天真,」Al Cooper,一位 Ahrendts 的高中同學談到她時說到,「她曾經是學校的啦啦隊長,不過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女孩。雖然她是學生中被關注的那一類,但卻從未顯現出優越感或者是覺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優秀。」

Nadine Shepler 曾經住在 Ahrendts 家附近,並和這家人在週末的時候一起去教堂。她談到 Ahrendts 小的時候就對時尚有著特殊的天賦,」她和她的姐妹從媽媽那裡拿來那些衣服。Ahrendts 簡直就是個衣服架子,而且她總會在衣服上加一點蕾絲或者是其他額外的裝飾讓她的穿著看起來很特別。」Shepler 的丈夫 Marvin,曾經在當地的高中教過 Ahrendts 歷史,這麼說:「她的家人都非常的親切,就是那種你平日裡想去交往的那種。Ahrendts 也總是在班上名列前茅——每當你走進教室,就知道她已經準備好了。」

在公開場合,Ahrendts 經常會提到她的家庭。三年前,Ahrendts 回到母校波爾州立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演講。她演講的題目叫做「From the Heart」,她認為她從父母那裡學來的東西讓她在整個職業生涯中都獲益良多。從父親那裡,她學到了謙虛,而從母親那裡,她學到了「卓越」兩個字的含義,「每當我問我的母親『這樣做可以嗎』,她總會回答「我把你養大可不是為了『可以』這兩個字」。

1981 年,Ahrendts 搬到了紐約。她在那裡成為 Donna Karan 和 Liz Claiborne 的經銷商。在 2006 年加入 Burberry 之前,她和已經在這家公司工作了五年的 Bailey 有過一次長聊。她們談到了 Burberry 需要一種新的合作文化。「那時候,沒人談論文化,也沒人談論品牌,」Ahrendts 說到,「所有的運營都是建立在大範圍的授權和連鎖經營上——這種方式非常的破碎。」她和 Bailey 都認為,信任和同理心應該成為 Burberry 新的基石。「所謂的同理心,就是將你自己放在他人的角色上。這可能聽起來有點奇怪,但同理心確實是所有創造者最重要的特質之一。它是反直覺的,因為它是一種無私的行為。」

在和別人溝通時,Ahrendts 善於使用身體語言,經常揮舞著雙手或是彎曲自己的身體。她的語調聽上去柔長並且充滿力量。Jean-Charles Decaux,戶外廣告巨頭 JCDecaux 的共同創始人。他覺得在會議上,Ahrendts 能集中精力問各種各樣的問題。「她說話的語氣和溝通的技巧經常能讓我自愧不如。她的好奇心驅使她總是說的很少但想要聽到更多。這種方式能讓她引領著團隊討論的方向,同時,也讓團隊所有人都發揮力量。」DecauX 說到,「通常情況下,開會這種形式並不會讓團隊產生太多互動,特別是其中有個 CEO 參與時。但是 Ahrendts 不同,她能夠扭轉整個氛圍。」

對於蘋果的零售團隊,Ahrendts 的這種能力正是他們所需要的。在 Burberry ,她能夠保持和和全球 11,000 名員工的溝通,發送郵件感謝他們所做出的貢獻,並飛到世界各地的辦公室和零售店去拜訪他們(與此同時,她盡量保持週五晚上陪伴丈夫以及她的孩子們)。她堅持第一時間將公司的大事與自己的員工分享,而避免有人從報紙上讀到關於自己公司的新聞。同時,她還保持著每週拍攝一段視頻給自己的員工,通常是表達感謝和鼓勵——很快,蘋果的員工們可能就會像開他們的老上司 Johnson 的玩笑那樣調侃 Ahrendts。

實際上,Ahrendts 聲稱自己是個內向的人。她會在 4 點半到 5 點之間起床,沖個涼然後花上半小時計劃一下當天的事情,或者讀一些振奮人心的文字,比如 Maya Angelou(美國文壇最耀眼的黑人女作家和詩人)的詩,或是像《領導者的21個必備素質》這樣的書籍,這本書她讀了又讀。「這是我的空間,也是我生活和工作的節奏。」Ahrendts 說到,「世界每天都在迅速變化,除非我能在每天的清晨慢慢的進入,面帶微笑的對它說一聲『早安』,不然我就沒法做好我的工作。每個人都在看著我們——他們從我們身上汲取能量。」

 

[本文編譯自:fastcompany.com]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