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 列印義肢濟助南蘇丹戰禍……和加拿大跛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1 月 29 日 12:30 | 分類 3D列印

南蘇丹與蘇丹,過去同為英國殖民地,而使得境內不同宗教、族群在二戰之後硬是合成一個國家,加上水源與放牧地、農地的衝突,內戰不斷,甚至在蘇丹西部還引發著名的達佛大屠殺危機。




 

2011 年南蘇丹經公民投票自蘇丹獨立,但南蘇丹內部也不是鐵桶一塊,一直有內戰衝突,去年 12 月 14 日才剛又發生政府軍與反政府軍軍事衝突,一個月之內,南蘇丹有 50 萬人避難離家逃亡,超過千人死亡,直到今年 1 月 23 日,雙方才在衣索比亞簽訂停戰協定,在格林威治時間 24 日 17 點 30 分(台灣時間 25 日凌晨 1 點 30 分)生效,但是雙方仍有零星衝突。

生長在這樣的國家,只能說是天地不仁,2012 年 4 月,《時代雜誌》記者亞歷士‧佩瑞(Alex Perry)報導,出事時才 14 歲的丹尼爾(Daniel Omar),原本正在為家裡牧牛,冷不防政府軍正砲轟附近的反政府軍,炸彈落下,當場打斷了丹尼爾的雙臂,但是丹尼爾中彈時,第一時間,想的卻不是自己該怎麼辦,而是想到以後自己沒了雙手,不但不能幫家裡,還要家人照顧,家人該怎麼辦?他心想乾脆直接被炸死還比較好,但是命運對他有別的安排。

當美國影視製作人,也是慈善家米克‧艾伯靈(Mick Ebeling)看到《時代雜誌》上丹尼爾的故事,大為感動,他還親自搭機到了南蘇丹努巴山脈,親自見失去雙臂的丹尼爾。

米克也是慈善研究機構「非不可能實驗室」(Not Impossible Labs)的 CEO,他決心要幫助丹尼爾,以及其他 5 萬名在南蘇丹戰禍中失去手腳的難民,於是開啟了「丹尼爾計畫」。

這個計畫找來了先前《科技新報》報導過,在南非打造的機械義手(RoboHand)的前木匠理察凡阿斯(Richard Van As)以及半導體龍頭 Intel,還有 3D 列印場 Printrbot 共襄盛舉,2013 年 11 月,米克帶了 3D 列印機、筆記型電腦,塑膠原料,以及其他必要的工具千里迢迢來到丹尼爾的家鄉,建立了一個 3D 列印工作站。

米克首先為丹尼爾打造了合用的義肢,2 年來,他第一次能自己吃飯,但是米克不只是幫他們做義肢,還教導他們如何使用電腦與 3D 列印機,如此一來,即使米克離開了,他們還是能自己為更多的同胞製作義肢,如今丹尼爾就正在幫助自己的同胞們製作義肢,每具義肢成本約 100 美元,在 6 個小時內可以印好。

米克在 CES 2014 上 Intel 的發表會上揭露了這個義舉,感動了許多人,當初報導丹尼爾故事的《時代雜誌》也與有榮焉。

讓我們從戰禍頻仍的南蘇丹,把目光轉移到和平富裕的加拿大,同樣在 1 月,加拿大也有一件 3D 列印的善行,受益的,卻是一隻叫達德利(Dudley)的鴨子。

 

 

原來達德利住在加拿大一家名為 K911 的動物收容中心,牠小時候被同欄的雞攻擊,啄斷了一條腿,從此成為跛鴨,3D 建築模型列印商「三柱設計」(3 Pillar Designs)的特倫斯(Terence Loring)聽到了這件事,同時他也聽聞了去年 6 月,美國 3D 列印公司「新星複印」(NovaCopy)為田納西州一隻叫毛茛的跛鴨列印矽膠義肢的事,於是決定效法。

不過特倫斯畢竟是印建築模型出身,第一個義肢做了關節,結果馬上壞掉了,第二次做了個一體成型的軟塑膠義肢,終於管用,鴨子達德利很開心的到處走來走去。

 

 

毛茛與達德利的故事固然溫馨,不過再想起丹尼爾的故事,不得不感嘆生活在美國、加拿大,真是「框金又包銀」,不但人過的好,還「鴨犬升天」,只能說投胎千萬要投對地方啊!

 

• How 3D printers are changing kids’ lives in war-torn Sudan

• 3D printing gives disabled duck Dudley a new limb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