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的一小步埃及的一大步,《廣場》入圍奧斯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2 月 02 日 11:14 | 分類 電子娛樂

先前《科技新報》曾報導是里德‧哈斯廷(Reed Hastings)因為不滿百事達的滯納金,創立 Netflix,12 年後百事達果然真的被 Netflix 逼倒的軼事。




 

不過,Netflix 不是逼倒了百事達就沒事了,本身也因應時代變遷,積極數位化,而 Netflix 在計畫進一步擴展客戶的同時,也終於發現「內容為王」的真理,因此與 HBO 一樣開始規劃擁有自有內容,其電視影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為 Netflix 在 2013 年拿下 9 項艾美獎提名的殊榮,當年 Netflix 總共得到 14 項艾美獎提名,《紙牌屋》更得到 4 項金球獎提名,並拿下了電視影集最佳女主角獎。

而如今 Netflix 更首度進軍奧斯卡,去年 7 月起,Netflix 表示將擴大版權收購的範圍,11 月,Netflix 買下了記錄埃及 2011 年革命 3 年來狀況的記錄片《廣場》(The Square),現買現賺,《廣場》在本屆奧斯卡入圍最佳記錄片,讓 Netflix 馬上就有了一部奧斯卡影片。

然而,《廣場》入圍奧斯卡,對 Netflix 來說固然值得慶祝,但是,對埃及人民更是意義重大,因為這不僅是埃及首次有影片進軍奧斯卡,更重要的是這部片正是埃及人 3 年來的血淚史,而且流血尚未結束,隨著 1 月 25 日革命三週年的到來,埃及發生示威衝突,光是當天至少 29 人死亡,而去年 7 月以來已經有數百人喪命。

《廣場》的片名來自於「解放廣場」(Tahrir,解放之意),2011 年 1 月 25 日,數萬人擁入埃及首都開羅的這座廣場,以及開羅各區與全國各地,示威抗議要求穆巴拉克總統下台。

穆巴拉克在 1981 年沙達特總統遭刺殺身亡後繼任總統,埃及從 1967 年六日戰爭後就一直戒嚴,成為世界上戒嚴時間最長的國家,穆巴拉克藉此擴張警察權力,鎮壓反對者,維持政權,但也因為權力集中造成嚴重的腐敗。抗爭 18 日後,穆巴拉克終於下台。

但埃及並沒有就此走上民主,稍後選出了代表宗教勢力穆斯林兄弟會的穆西總統,他在上台後立即著手增加自己的權力,一樣無視民權,並且為了討好宗教基本教義派選品而有神權化的傾向,引起世俗派選民強烈不滿,最後在去年 7 月,遭軍方政變下台。

但穆西下台也一樣沒有解決問題,如今埃及仍然動蕩不安,而外資大舉撤離,經濟比穆巴拉克下台前更糟,知識份子夾在世俗但為極權腐敗代表的軍方,以及一樣無民主觀念的宗教基本教義派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廣場》不僅記錄了 2011 年革命的 18 天,也記錄了這之後的 3 年,參加革命者的後續發展,記錄的主要角色有三人,一是世俗派年輕工人 Ahmed Hassan,二是穆斯林兄弟會的中年 Magdy Ashour,三是一位埃及演員 Khalid Abdalla,代表知識份子階層。

《廣場》的拍攝資金都是自籌,Netflix 買下之後,只對發行方面有所貢獻,而當然,《廣場》在埃及禁播,不過拍攝團隊對於入圍奧斯卡抱持相當大的希望,因為這不僅是埃及之光,更重要的是,一旦得獎,這部片必然會受到埃及與國際的重視,片中所顯現出的困境也會因此一起得到注意。

1 月 14 日埃及剛投票以絕對多數同意新憲法,但全國仍動蕩不安,《廣場》在此時入圍奧斯卡獎,拍攝團隊希望可為埃及的民主帶來一線生機。

 

• Netflix ‘original’ documentary lands Oscar nominatio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