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吉再次出任 Google CEO 背後的故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4 月 28 日 10:51 | 分類 Google , 人力資源
larry page

賈伯斯回歸蘋果,成了科技界的傳奇故事。科技公司初創階段,創始人的激情和遠見是最大驅動力,但是在公司的壯大時,他們常常缺乏足夠的經驗來運營,於是,投資人會找個更有經驗的人來做 CEO,就是所謂的「成人監管」。

在亞馬遜(Amazon)發展的早期階段,貝佐斯也曾把 CEO 讓給他人。 Google 的賴利·佩吉(Larry Page)同樣如此。



在讓出 CEO 位置後,他逐漸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但是,新的挑戰和危機促使他再次回歸。事實是,他從未放棄改變世界的野心。Business insider 最新的一片文章講述了佩吉回歸的故事。

如果 Google 需要 CEO,那個人應該是賈伯斯

1999 年上半年,Google 在飛速發展中,但是沒有任何盈利。要維持公司的增長,必須有大量資金的投入。佩吉和布林開始尋找新的投資人,不過他們有一個重要條件,他們必須對公司的發展絕對的控制。一開始,矽谷的風投們嘲笑了他們的想法。Google 仍在不斷增長。不久,矽谷的兩個大型風投公司 Kleiner Perkins 和紅杉資本(Sequia Capital)向 Google 注入了 2,500 萬美元。他們同意佩吉和布林對公司的主控權,但是提出一個條件,26 歲的佩吉必須讓出 CEO 的位置。佩吉同意了,但在交易完成的幾個月後,他找到了 Kleiner Perkins 的合伙人 John Doerr,說他和布林改變了主意。「我們真的覺得,我們兩個人能夠運營公司」,他說。

John Doerr 沒有同意。他認為佩吉還沒有運營大型企業的能力。為了改變佩吉的想法,他建議佩吉和大型科技公司的 CEO 見面,問問他們是怎麼工作的。在與許多 CEO 見面之後,佩吉對 Doerr 說,如果 Google 需要 CEO 的話,那麼這個人應該是賈伯斯。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隨後,兩個人開始尋找其他候選人。Doerr 介紹了 Novell 的 CEO 施密特。與其它 CEO 不同的是,施密特曾是個軟體工程師。Google 正在使用的一個體中,還有他多年前寫的程式碼,這使佩吉對他很有好感。布林喜歡施密特的原因是,施密特每年參加內華達沙漠中舉辦的火人節。2001 年 3 月,施密特成為 Google 的董事長,8 月,他開始擔任 CEO 職務。

他想要解雇所有的專案主管

2001 年 7 月,施密特還沒有擔任 CEO 的時候,佩吉突然做出了一個奇怪的決定,他要解雇公司所有的專案主管。他認為,Google 只應該雇傭最有才華的工程師,專案主管是一個多餘的層級,而且這些人會干擾工程師的工作。於是,他決定對公司改組。所有的工程師都要向公司新來的工程副總裁 Wayne Rosing 報告工作,而 Rosing 直接向他匯報工作。

Google 的人力資源主管 Stacey Sullivan 認為佩吉的計劃蠢透了。施密特同意她的看法。Billy Campbell 也是同樣的想法。他讓工程師們去佩吉的辦公室說出自己的看法。工程師們告訴佩吉說,他們都需要管理者,一個能解決糾紛,把握方向的人,但是佩吉決心已定。

於是,在某個下午,130 多位工程師和 6 位專案主管來到了佩吉辦公室前面。在 Wayne Rosing 宣布了佩吉的決定後,專案主管們驚呆了。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他們在全體員工面前被解雇了。工程師們也要求一個解釋。佩吉解釋了他這樣做的原因,但是沒有人信服。

最終,這些專案主管沒有被解雇,而是吸收到了 Google 的運營團隊,由 Urs Hozle 領導。佩吉的改組也沒有取得成功,很快,Google 又開始雇用專案主管了。

「他是我偶爾有空閒時間的原因」

在施密特擔任 CEO 之後,Google 逐漸成長為大型的國際公司。施密特雇傭了高級主管,構建了銷售團隊,並且使 Google 成功上市。不過,在 Google 內部,員工們仍然把佩吉當做真正的老板。在最初的幾年裡,佩吉牢牢把握著公司產品的開發。直到他雇用了產品管理副總裁後,工作才慢慢放鬆下來。

在施密特的建議下,佩吉雇傭了 Excite@Home 的 Jonathan Rosenberg。兩個人的關係一開始並不好。佩吉嘲笑 Rosenberg 的工作計劃,也不同意他雇用的項目主管。後來,梅麗莎·梅爾(Marrissa Mayer)對 Rosenberg 說,他應該放棄雇用 MBA 學位的人,而是選擇對商業有興趣的電腦科系畢業生。Rosenberge 採納了這個建議,佩吉這才讓步。

幾年之後,佩吉帶著母親參觀公司總部,遇到了 Rosenberg。「他是做什麼的」,佩吉的母親問。

「一開始我也不確定」,佩吉對母親說,「但是我現在知道,他是我偶爾有空閒時間的原因。」

Gmail 加載速度太慢了

佩吉逐漸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在參加會議的時候,他會帶著一台電腦,忙自己的事情。後來,他乾脆不再參加會議,也不再接受外界採訪了。

但是,他一直沒有放棄過對產品的關注。2004 年,在發布 Gmail 之前,Paul Buchheit 在佩吉的電腦上演示了產品。佩吉做了個鬼臉。「太慢了,」他說。

佩吉堅持說,頁面載入花了 600 毫秒。「你不可能知道這一點」,Buchheit 說。當他回到辦公室查看服務器日誌的時候,他發現,佩吉是完全正確的。

Android 完全是佩吉的主意

即使在 Google 的早期階段,佩吉就希望公司不僅僅是一個搜尋引擎,他想要把全球圖書放到網上,供所有人觀看,還要把世界搬到網上,以便人們進行搜尋。在施密特擔任 CEO 期間,這些項目獲得了持續的發展。Google 圖書和 Google 街景都變成了廣受歡迎的產品。

2005 年,佩吉想要所有人都能在手機上使用 Google 服務。於是,他讓公司的企業發展部門買下了一家初創公司 Android。這花費了公司 5,000 萬美元。在交易完成之前,佩吉沒有告訴施密特這件事情。布林對此非常了解,但是他沒有太大的興趣。佩吉把 Android 當做獨立的團隊運作,給了安迪·魯賓(Andy Rubin)充分的自主權。Android 團隊甚至有自己的大樓,一般的 Google 員工無法進入。Android 成為了佩吉的熱情所在。

新的弱點

Google 已經成為一個很大的公司。2010 年,它的市值達到 1,800 億,員工達到 24,000 人。與此同時,公司也開始面臨新的挑戰。許多人說,它已經變得官僚化了。它也不再是矽谷最酷的公司,一些員工去了 Facebook。2010 年,Facebook 的 1,700 名員工中,142 個來自 Google。

公司還有另一個問題。在發展早期,佩吉鼓勵觀點碰撞,造就了一種不留情面的爭論氛圍。施密特並沒有成功扭轉這種作風。高管們之間不斷衝突。許多人成了競爭對手,有時候會拒絕合作。

2010 年秋,佩吉感覺到了 Google 新的弱點,更為讓他擔憂的是,公司似乎沒有太大的野心了。他想到,Google 近期唯一重大的決定是 Android,而施密特對此並不感興趣。他開始懷疑,施密特能夠順利領導公司走向未來。在接受 Steve Levy 采訪的時候,佩吉表達了他對公司發展速度和規模的不滿。

我們要做人們離不開的產品

在公司的一次產品討論會上,佩吉公開表達了自己的沮喪情緒。當時,一位主管提出了幫助用戶線下購物的新產品。他介紹產品的時候,一直默默看手機的佩吉突然打斷了他。「不」,他說,「我們不做這個。」

屋裡安靜了下來。

「我們要做的產品,是能夠用科技為數千萬的人解決重大問題。看看 Android,看看 Gmail,看看 Google 地圖,看到 Google 搜尋。那是我們要做的是事情,我們要做人們離不開的產品。」

當年 12 月,佩吉、布林和施密特開始會面,討論公司的發展。2011 年 1 月 20 日,在 Google 的盈餘電話會上,施密特宣布,佩吉將再次成為公司的 CEO。那一天,施密特在 twitter 上發了一條信息,「不再需要成人監管了」(Adult-supervision no longer needed.)。

 

一個不同的賴利·佩吉

在佩吉擔任 CEO 之後,他對公司的部門進行了改組,並且做出了許多大膽的決策。或許更重要的是,他決定改變公司裡不斷爭吵的工作氣氛。2013 年 2 月,Google 的高階主管們來到了納帕山谷的卡內羅斯客棧酒店,參加每年一次的私密會議。第一天,佩吉做了一番講話。他說,Google 的野心非常大,但是,要達成這個目標,高管們必須停止彼此之間的爭鬥。從現在開始,Google 要對爭鬥零容忍。

他說,在 Google 早期發展的時候,高管之間的爭論是必要的。如今,Google 需要實現 10 倍的增長,開創全新的市場,以未曾想過的新方法去解決問題。為此,Google 的高管們必須學會合作。

佩吉的講話使高管們很驚訝,特別是老員工們,有些人還想起了他解雇所有專案主管的往事。他們看到,如今的佩吉已經不是那個在宿舍搭建 Google 第一台伺服器的孩子了。

圖片來自 businessinsider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