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 的蘋果越來越美味:讓我們聊聊 IBM + Apple vs. Android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18 日 9:16 | 分類 Apple , Samsung , 平板電腦
d60795030e4c11f93e8ecd64d84bf1ad

如題,這篇文章考察一個算式,左邊是 Apple 與 IBM,右邊則是 Android。

先回顧一則昨日舊聞:蘋果與 IBM 達成排他性合作協議,優勢互補,將 IBM 享譽已久的大數據及分析能力注入 iOS,共同改善企業使用 iPhone 與 iPad 工作的體驗,推進企業級移動市場轉型。



Apple + IBM,儼然成為一道 1 + 1 > 2 的魔力算式,但在 80 年代,它們還是死敵。箇中糾葛,此處不述,只看一個小短片:

▲ 蘋果於 1984 年 Macintosh 上市時於超級杯中推出的廣告

蘋果曾將 「深藍巨人」 描繪為阻礙人類進步的 「老大哥」,自己則是打破禁錮的自由之光。

是什麼讓二者在今天走到一起?Asymco 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試圖從公司發展史的角度剖析此次策略合作的根源,以下是全文(英文版請點擊這裡):

個人電腦技術並不是 IBM 的發明,但它的 PC 產品幾近於個人電腦的同義詞。1981 年,IBM 的 PC 機初入市場,迅速成為最暢銷產品。1984 至 1993 年間,IBM 的個人電腦銷量超越所有競爭對手。惠普曾以第二把交椅的角色威脅到 IBM 這一地位,但在去年,聯想從 IBM 那 「接過」 了 PC 業務,超越 IBM 的可能隨之化為烏有。

如上圖所示:IBM 主導市場時期,出貨量遠不及當下,在 2004 年——IBM 剝離 PC 業務那年——這一數字只有 1000 萬台(自此開始,聯想的 「接管」 做的非常出色)。1000 萬台不是小數目,但在戴爾和惠普 / 康柏的降價攻勢下,還是不及後兩者突飛猛進的水平。

可即便在 PC 業務最強勢的時期,它也沒有達到 IBM 旗下大型中央主機、迷你電腦業務那樣的霸主地位。IBM 與微軟關於 OS/2 產生的糾葛、以及針對 PS/2 接口結構所做的差異化努力,都顯示出,「藍色巨人」 在這項業務上並沒有那麼得心應手。回頭看來,2004 年時,IBM 的 PC 業務還沒有遭遇下跌困境,這麼看,將這塊業務 「交接」 給聯想應該讓 IBM 感到釋然。

擅探市場風球的 IBM

很多 PC 生廠商都不得不經歷價格和邊際利潤的暴跌,總出貨量也隨之下降——存活到今天的那些廠商,正承受著各種各樣的壓力。盡管聯想的業務仍在增長,但諸如戴爾、惠普、富士通、索尼、NEC、東芝等品牌逐漸淡出了視野。即便是華碩、宏碁這樣被看作是 「市場攪局者」 的公司,也沒有針對 PC 業務做出長期計劃。

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於:因為缺乏對平台的管控,PC 硬體不過就是一項邊際利潤微小、競爭慘烈、無法控制自身命運的商品罷了。

除了一個例外:Macintosh 通過持續改良,挺過了 PC 市場的寒冬,甚至在 「行動優先」 的今天越發興旺。沒錯,如今蘋果每年要出貨 1,700 萬台 Mac 機——比 IBM 或康柏的巔峰數值都高。即便在銷量上沒有排進 「全球五大」,但它的利潤率相當可觀(很有可能蘋果的運營利潤比 「五大」 加起來還高)。

到 2013 年,蘋果已出貨 1 億 5,650 萬台 Mac,比 IBM 有史以來賣出的 PC 總量還高。另外,蘋果的 iPad 銷量翻了一番,iPhone 則是增加了 4 倍。值得一提的是,蘋果產品不單只在普通消費者群體間獲得了好評,財富 500 強中 98%、全球 500 強中 92% 的公司都在使用 iOS 設備。

另一邊,即便 IBM 已經退出了 PC 硬體業務,但仍在計算業務方面保持了強大的地位。轉型為服務型公司的過程中,IBM 在全球越來越多地區獲取了龐大的用戶基數,如今,其價值鏈的基礎是廣大需要全方位諮詢與服務的商業客戶。在這塊市場,無論是廣度還是深度,IBM 都已經達到了令人驚詫的地步。

這一系列漂亮的轉型——蘋果成為領袖級設備廠商、IBM 稱為領袖級服務提供商——奠定了今日兩家公司策略合作的基礎。說實話,這份合作聲明給那些經歷了 80、90 年代的人帶來了震撼。如果不是蘋果的頑強和獨立,以及 IBM 商業模式的靈活性,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會在今天與對方達成合作。

業界有時候會上演精彩的戲碼,這篇最新的章節有著別樣的魅力,即便是詩人也會嫉羨不已罷。


說說算式的另一邊:Android

Google、三星、Android 恐怕不得不鞏固隊伍,好好想想怎樣應對 Apple-IBM 聯盟。別忘了,還有一貫重視企業用戶的微軟。對於 Google 與三星而言,如果它們希望打進企業,需要花費大量心血——Android 需要配套的通路、整合、服務支持,但這三方面,鮮有哪家比得上 IBM。

IBM + Apple,意味著前者將調動旗下龐大的人員團隊將 iPhone 與 iPad 帶入企業——蘋果希望在企業級市場擁有更高的銷量,另一方面,IBM 也希望在移動市場結成可靠的盟友,好讓自家雲端服務的觸角伸的更遠、更廣——說到底,以 「行動優先」 為思想的公司最終在後端都是要接入雲端服務的,為什麼不讓它們的頭號選擇成為 IBM 呢?

與 IBM 聯合很可能會迅速讓蘋果成為企業級市場的最大玩家,畢竟,大量公司的 IT 部門已經相當信任 IBM 的軟體和服務,現在還能加上 「最可靠的硬件製造商」,何樂而不為?

Android 組面臨的挑戰不止這些:與普通消費者市場的主導市佔率相比,它在企業級市場的市佔率小得可憐。SAP、Oracle、Salesforce 在開發新品時都更青睞 iOS。大部分企業級軟體開發者(包括最重要的那一批)都更喜歡 iOS。從各方面看,IBM 都為這個平台加上了更多籌碼。
我們來預測預測市場動態吧?

  • 三星:它在 B2B 領域的權重越來越大,通過 Knox 強化了 Android 的安全性,並擁有一定的通路資源——這為它日後在企業級市場進一步成長奠定了基礎。IBM 的顧問會不遺餘力地推廣 iOS 和針對業界需求訂制的應用,這些都會打擊三星的野心。沒錯,三星的確有辦法進入到上下游,但這方面操作的能力還是比不上 IBM。
  • Google:Google 涉足企業級市場已經有歷史了,旗下雲端服務也是重量級資源,但它亟需找到合作伙伴,以強化 Android 針對業界需求打造體驗的能力。Google 需要在諮詢服務方面能與 IBM 展開競爭的伙伴,比如以 IT 諮詢聞名遐邇的埃森哲(Accenture),或者 Oracle——不過 Android 與這兩家公司都大打過訴訟戰,所以結盟的可行性有多高,還不明確。
  • 聯想:它本身就是 IBM 的重要合作伙伴,看到 「藍色巨人」 這樣不遺餘力地推廣 iOS,估計心裡不好受。聯想將會成為 Android 陣營的一員,而且它現在已經握有企業基礎,有一定的操作空間。它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 Android 組對抗 Apple-IBM 的局勢,但它仍然有與微軟合作的可能性。
  • 惠普:惠普在 Android 上壓了重注,它的服務團隊也能在企業中推廣 Android。
  • SAP、Salesforce、微軟,VMware 等:這些軟體巨人很可能會玩 「中立」。SAP 和 Salesforce 已經在後端與微軟的 Azure 展開了合作,前端方面,iOS 和 Android 都還需要試水溫。除非它們想要對抗 IBM 的某樣特定企業級產品,否則它們是很難去取悅 Android 組的。

最可能的組合

Google + 三星,這兩家極有可能作為 「盟主」,共同與埃森哲展開一定程度的合作。問題在於:考慮到 iOS 的佔有率和 IBM 的加持,企業供應商有多少可能會更青睞 Android 平台。

惠普將在通路和推廣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聯想則會與微軟和 Google 保持聯絡,選擇合適的合作。

如果上述玩家結成同盟,勢力會十分恐怖。但問題在哪呢?答案就一句話:與 Apple + IBM 的 「排他、一站式」 同盟不同,Android 組本身就充滿變數。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