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已死?還是我們誤解了隱私的涵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22 日 11:15 | 分類 精選 , 網路 , 資訊安全
161

訊息科技技術的快速發展,尤其是在近幾年社群網路和雲技端術的逐漸普及,讓我們的生活越來越方便同時,也讓我們將越來越多的個人訊息儲存到我們無法控制的伺服器上。關於網路上隱私問題的爭論在近年愈演愈烈,每次 Facebook 對隱私政策的調整都會引來社會各界對其背後意義的討論,而棱鏡門事件更是將公眾對隱私問題的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因此,有不少人宣布隱私已死,呼籲人們要學會適應這個越來越透明的社會。相對樂觀的人認為,若要保護隱私,就要學會去拒絕使用一些網路服務。這兩類觀點都存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即是將他人對使用者個人訊息的收集等同於對隱私的侵犯。

並且,人們其實並不是擁有選擇訊息科技的自由。因此,通過放棄使用數位科技來達到隱私保護是不可取的。而在網路時代下,人們其實也發明了新的隱私保護方式。像在社群網路上,很多人已經學會通過對內容理解的控制,而並非對內容本身的控制來達到隱私保護的目的。

圓形監獄

Panopticon-3▲ 圓形監獄藍圖

由於人們對網路服務的依賴,人們在網路世界留下了大量的數位化痕跡。就拿最基本的即時通訊來說,從登錄的那一刻開始,我們搜尋好友、更改使用者資料再到與其他使用者的對話,這些簡單的動作都會被網路服務商記錄。而且,數據的傳輸還要借助於網路運營商,類似於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對網路的監管更是讓人們感到自己在數位科技面前的無助,似乎與網路世界連接的必然代價就是將自己的隱私拱手讓出。由於網路對使用者訊息收集的無處不在,許多人也因此將網路比喻成為一座數位化的圓形監獄

圓形監獄的設計最早由傑裡米·邊沁(Jeremy Bentham)提出。在這座原形的建築物的中央塔上的看守者在任何時候都可以看到監獄中任何一個人的一舉一動,而由於強光的照射,囚犯則無法看到中央塔,因此他們無從得知自己何時被監控。不管囚犯實際上是否有被監控,這種不對稱的監控導致了他們不得不假設自己無論何時都在被監視。

盡管圓形監獄在歷史上從沒被建造出來過,福柯(Foucault)將圓形監獄用作一種比喻,它所代表的不是通過某些人通過暴力所取得的權力,而是一種抽像、隱晦的理想權力關系。而圓形監獄本身不僅僅是一個權力機制,而更是一種約束力量。 這種力量不僅僅存在於監獄,也普遍存地在於現代社會的各類機構(像醫院、學校和商場)中。因為城市的居民和監獄中的囚犯一樣,意識到自己隨時都可能他人的監視當中。並且,這種全景式監視會以抽象的形式存在於人們的心中,讓他們學會自我監視從而約束自己的行為。

同樣地,對於商業機構來說,監視也一直是其實現資本擴張的重要方法。在「訊息資本主義時代」下這種監視從當初對工人的監管轉變成了對消費者訊息的收集。尤其是近幾年在社群網路和物聯網等訊息科技的高速發展,以及大眾媒體對「大數據」相關消息的熱衷報道的背景下,企業對收集使用者訊息的欲望已經上升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

的確,相信很多人都會注意到在註冊許多網站時,使用者都不得不得對自己的隱私做出妥協,填寫許多與使用產品無直接關係的訊息。而且,更重要的是,使用者往往無從得知自己在使用數位化服務時所留下的訊息會如何具體地被處理和使用。

因此,早在 1990 年時就有人預測到數位化的訊息庫將形成一個有著不要看守人、圍牆、看守塔的監視系統的超級圓形監獄。於是很多人都在擔憂,各大社群網路網站的出現讓越來越多的訊息被分享到網路上,為社會控制提供了無法想像的可能性。

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 Facebook,至少從 2007 年起就一直被人冠以數位監獄的稱號。並且「Facebook = 數位監獄」這樣的話題似乎每次都會出現在關於 Facebook 隱私政策調整的討論當中。有人批評 Facebook 每次調整隱私的目標不是讓使用者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訊息,而是通過讓使用者覺得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從而逼迫使用者讓他們肆無忌憚地去分享訊息,為的就是更精準地投放廣告從而賺取高額的利潤。

 

隱私是一種選擇和個人義務?

這類對像 Facebook 和 Google 等網路服務商的批評一直沒有中斷過,但也有人提出反對認為使用者在分享各類訊息的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基於自願原則的。人們願意通過「犧牲」自己的個人隱私來換取更好的服務,因此隱私問題並沒有網路上討論所描述的那麼誇張。

而如今隨著對隱私問題的重視,隱私條款也放在了越來越顯眼的位置,像一直因隱私問題被人詬病的 Android 系統,在一代代的更新中也開始讓使用者可以更方便地查看相關應用所涉及到的系統權限。

因此,即便使用者保護所同意的隱私保護政策只是用長篇大論的法律術語告訴使用者你是沒有隱私的,當人們抱怨自己的訊息在未經自己同意的情況下被應用採集時,責備的聲音也開始更多地轉向使用者,而不是服務提供者。

Privacy-is-still-your-res

▲ 「雖然隱私已不受你掌控,但保護它依舊是你的責任喔。」

「你當時就應該看清楚!」,「你不應該把那些訊息放到網上的!」這類對被侵犯隱私使用者的批評不僅將個人訊息的控制和個人隱私保護視作一種個人責任,而且還是一種道德義務

一個名叫 WeKnowWhatYoureDoing 的網站上展示了關於「最近有誰想被炒魷魚」,「誰最近磕了藥」和「誰宿醉了」等 Facebook 狀態更新。這個網站的作者 Callum Haywood 在網站上的免責聲明寫到,因為這些數據都是可以通過 Facebook 的 Graph API 獲取的,所以他不能對由這個「實驗」所引起的任何後果負責。他還更進一步地為自己賦予了一種歷史使命感,解釋到創建這個網站的目的是讓它成為那些沒有正確理解 Facebook 上隱私設定的使用者的「學習工具」。

屏幕快照-2014-07-20-下午8.27.16-1024x601

簡單來說,網站作者認為他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錯誤,因為是使用者自己選擇將這些訊息公布到網上的,而他們應該清楚自己分享行為背後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在這種觀點看來,隱私侵犯根本上是由人們對自己的個人訊息保護不夠警覺所導致的。所以只要使用者做夠功課,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隱私。

於是有人建議,如果要保護好隱私的話,那就干脆不要去註冊網上的各種服務,註銷掉自己社群網路的帳號,不再去與虛擬世界連接,這樣就可以不用再被隱私問題困擾。先不考慮這種做法的可行性,假設人們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但這真的能保證自己不再在網路資料庫留下任何痕跡了嗎?

 

不留下任何數位痕跡的難度

國外在隱私保護方面相比起更加成熟,並且以下討論到的收集使用者數據的方式也不僅僅存在於 Facebook 這一個網路服務商中,因此通過分析 Facebook 的案例,我們可以更好地了解到不留下任何數位痕跡的難度。

465888347.jpg.CROP_.promo-mediumlarge

除了通過 Cookie 等方式追蹤使用者瀏覽網頁記錄之外,Facebook 在 2011 年時還曾被指控收集非使用者的訊息。一名24歲來自奧地利的法律系學生聲稱 Facebook 不僅保留使用者已經刪除的數據,而且在未經當事人的同意下,建立非使用者的「影子帳戶」。這些影子使用者的數據來源是從 Facebook 使用者上收集的「二手數據」組成。而這些「二手數據」是 Facebook 通過使用者同步手機、導入聯絡人,甚至搜尋名字的方式獲取的。

shadow-3-625x1000

二手訊息的收集不僅僅局限於創建影子帳戶。在 Facebook 的相片標註系統中,使用者可以添加大量的訊息,這些訊息不局限於使用者自己,還包括了使用者所標註出來的人。這類在相片中圈人的功能的運用如今已十分普遍。

Facebook 的第三方應用同樣也可以很方便地收集使用者的訊息。當使用者授權某個軟體通過 Facebook 接入時,該使用者的交友情況,朋友的帳戶訊息都會被第三方應用獲取。儘管使用者可以選擇去阻擋這些嘗試獲取使用者訊息的應用,但相比起授權,這個過程往往是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和時間才能完成。而一些像朋友名單這樣的基本訊息是無論如何都是必需要提供給第三方應用的。

因此,在社群網路時代,你的隱私即是你朋友的隱私,反之亦然。試圖通過不去與虛擬世界連接的作法是無法保證人們的訊息不會出現在網路巨頭的資料庫中的。

Secret-1024x682

原因很簡單——你可以選擇不去連接數位科技,但你不可以選擇一個不被數位科技所連接在一起的世界 。一個人所公開的訊息已經不止是由他自己決定,而更是由他的家人,朋友,同事,甚至在某些極端情況下可能還會由街上的路人決定。

當然,完全消失在數位世界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保證不將自己的個人訊息(包括名字)告訴給使用社群網路的人和在未來有可能使用社群網路的人,而又有多少的人能夠承擔拒絕將自己的基本訊息告訴給他人,要求自己朋友不要將自己的照片上傳到網上、告訴他人自己沒有即時通訊和 email 等一系列「斷開連接」的行為背後的尷尬和痛苦?

Engadget 最近做了一篇列關於如何接近徹底地消失在網路世界的指南。儘管名為指南,但幾乎從每篇文章當中都可以看出作者 Daniel Cooper 對如今人與數位科技所的緊密聯係的無奈。作者也因此認定隱私很可能已經不再存在,而我們在 Google,Facebook 上所看到的隱私設定,只是呈現網路巨頭們給使用者所呈現出的一種自己可以掌控隱私的幻覺。

因此有人高呼隱私已死,認為人們應該學會去適應這個高度透明的時代,反正自己也沒什麼東西好藏的,為什麼要害怕隱私被侵犯呢?

Watch-dog

這種觀點看似正確,但其實對隱私問題有著嚴重的誤解。人們除了壞事,還有很多不想被其他人知道的事。並且,隱私除了在維護治安上的法律意義之外,還在人格形成和處理人際關系等方面有著重要的意義。

是的,我們不應該放棄隱私,而且更重要的是隱私未死。

 

隱私未死,是我們對隱私有誤解

上文中我對隱私討論的目的不是想證明人們已經無法保護自己的隱私了,而更多的是想展示一些媒體專家對隱私的理解。在他們看來,隱私意味著一個人對自我訊息的獲取和曝光程度的控制。而我在前面也證明了,當今通過控制訊息來實現隱私保護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因為對訊息的控制,要求人們要有足夠的權力、知識、技巧和精力。

而且,這種控制還必須是絕對的控制,因為在網時路代,資料比起以前會更長久地存在,會更容易地被複制和搜尋,而一點點洩露就很可能地會讓資料永久地存在於公共的資料庫中。因此企圖對個人訊息掌控完美的控制只是一種自討苦吃的作法。

這意味著通過訊息獲取的層面去理解隱私是不可取的,而我們應該像哲學家 Helen Nissenbaum 所主張的那樣,從情景去理解隱私。

 

公開訊息≠無法保護隱私

在社群網路上,許多人,尤其是青少年,頻繁地更新著自己的狀態。有許多人開始為這些新一代的網民擔憂,認為他們被高科技所迷惑,盲目地將自己的私生活公之於眾。

這種輿論指責在美國尤其強烈,許多家長對成長在社群網路時代的孩子感到十分擔心。在他們眼中,青少年似乎毫無羞恥感,從不懼怕曝光自己的隱私。

2014-07-20-下午10.55.50

▲ 全球推特更新第一人

然而,微軟的首席研究員 danah boyd 在多年的深入研究後發現,其實美國的青少年對隱私問題十分看重。但與他們的父母不同的是,在新一代的年輕人看來選擇去分享自己的訊息並不意味著放棄隱私。他們更傾向於通過對內容理解的控制來實現隱私的保護,而不是通過對內容本身的獲取來保護隱私。

 

社交密寫術

隨著像手機、社群網路等訊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公共與私密的界限也越發模糊,在網路上所發表的言論不像在公共場合的談話那樣短暫地停留 ,社群網路的設計也讓分享比隱藏容易得多。因而,對於這些新一代的年輕人來說,公開已經是一種默認的狀態,而隱私是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才能達到的。而若要通過掌控訊息的理解來保護隱私的話,則需要對情景訊息、網頁設計和社交動態有著很好的把握。

danah boyd 在她最新出版的書《 It』s Complicated 》總結到,通過使用代詞、身邊人才懂的笑話、歌詞等語言上和文化上的工具,美國的青年人們創造出了許多有創意的訊息加密方式,這讓他們在社群網路上所更新的狀態可被每個人看到的同時,又對外人顯得毫無意義。在這本書中所提到的社會化加密方式其實在中國內的微博、人人和 QQ 空間也早已被廣泛運用。

 

代詞

使用代詞,而不進行直接的說明,應該是最常見的一種隱藏訊息的手段。例如,「你就是這樣的人!」,「做這種事肯定遲早會被懲罰的。」作為外人,當看到這種訊息時,我無從得知這些代詞具體指的是誰,而對於了解狀況的人來說,情況就截然不同了。但是通過這種方法來保護隱私其實還是存在著一定的風險,因為即便這些發布的內容看上去好像什麼也沒說一樣,但也常會讓人聯想到一定是發生了一些特殊的事件才會發出這樣的狀態。

 

歌詞

若要杜絕別人的猜測則需要對內容的解讀進行更完美的控制。在 danah boyd 採訪的幾十名美國青少年中,有一位名叫 Carmen 的17歲女孩,她使用看似積極向上的歌詞來向朋友表達自己與男友分手的失落之情的經歷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參考。

Carmen 住在波士頓,當她與男友分手時,她感到不是很開心。她希望自己的朋友知道當時的心情。與她的很多同齡人一樣,她也常會用歌詞來分享自己的情感。所以她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用首悲傷情歌裡的歌詞來表達她的難過,但同時她很擔心自己的母親會誤讀這段歌詞,因為類似的事之前發生過。而且不幸的是,Carmen 的媽媽時常會對 Carmen 所發布的帶有強烈情感暗示的內容做出過度反應。因此,她需要找一段能傳達她的情感但同時不至於讓她母親以為她有自殺傾向的歌詞。

於是 Carmen 最後選了來自《總是去看生活積極的一面》(《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的歌詞。這首歌雖然聽上去很歡快,但卻是被使用在電影 《蒙提·派森之布萊恩的一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中男主角被施以十字架刑的場景中。 Carmen 很清楚移民自阿根廷的媽媽是無法理解這段對英國文化的引用,而她也很肯定她的閨密們會明白這段歌詞背後的意義。因為就在幾周前,她和她的朋友就一起看了這部電影,由於這首歌在這段電影中奇葩的使用方式,她們還因此笑個不停。

life-of-brian-1-1024x576▲ 電影《蒙提·派森之布萊恩的一生》

Carmen 的策略很成功,她的母親在看到這則狀態時只是理解了歌詞表面的意思,在評論區迅速地回覆到看到她這麼開心真好。她的好友們沒有嘗試去更正她母親的誤讀,而他們則是給 Carmen 發了短訊去確認她的狀況。因此,由於 Carmen 的好友們有足夠的文化背景知識和獨特的共同經歷去聯係歌詞的深層意義,Carmen 將歌詞分享給多數人的同時只將其背後的意思傳達給了一小部分人。

通過這種方式去傳達私密訊息的另一個意義在於這樣可以表達和鞏固社會關系。因為親密源於區分,而當你只讓你的好友讀懂你的發文時,其實也是將他們與一般大眾區分開的過程,為一段關系賦予了更多的意義。

 

配圖和自黑

在社群網路上除了用歌詞和代詞的方式來保護隱私之外,在國內常見的方式還有配圖和外語的使用。在微博上,經常可以看到有人抱怨一些人經常發些圖文無關的內容,但實際的情況可能只是這些人被成功地阻隔在獲取作者訊息的大門之外。

除了通過加密之外,還有一種實現對控制理解的方式就是主動並快速地更新自己的狀態。這種方式可用來防止其他人以自己不願意的方式解讀某個事件,尤其適用於個人嗅事。通過主動地「自黑」,人們可以為某個事件或某張照片提供足夠的情景訊息去理解,從而搶先為某個事情定性,從而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尷尬。

laugh at oneself

公開與公共

當然,無論人們再怎樣去控制別人對自己發布的內容的理解,網路服務提供商們還是可以去收集使用者的訊息,聘用專人去分析訊息背後的意義。他們會用「這些數據是使用者自己選擇發布在網路平台上」之類的理由為自己辯解,然而選擇出現在公共場合和選擇被曝光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網路巨頭能夠去收集並分析使用者的數據,但並不代表他們應該這麼做。

社會學家 Erving Goffman 對人們在公共場合維護他人隱私的方式做出了精辟的分析。通過刻意地回避對他人的關注,人與人之間的界限才得以形成,因此即便在公眾場合隱私也能得以保護。例如,在餐廳裡,有人正好坐在了你的正對面,即便你能輕而易舉地看到對方,但正常情況下,就算你對對面的陌生人有著再大的好奇心,出於對他人的尊重,你也不會一直盯著他看。

因此,以技術上對他人隱私獲取的可行性作為評價其恰當性的依據的論據是存在著嚴重問題的。若按照「我能侵犯別人隱私,所以我有權利這麼做」的邏輯,隱私其實早在工業革命前就可以被宣判死亡了。

當然,如今隱私未死不代表不存在隱私問題。個人認為,由於訊息科技的快速發展,我們當前正處於對隱私這個概念的重新認識的過度階段。人們每次對隱私問題所引發的爭議的討論,網路巨頭每次對隱私政策的調整,政府每次針對隱私問題所設下的新法規,其實都是社會各界對完善新的隱私體系所做出的努力。

 

被遺忘權

the-right-to-be-forgotten-and-digital-identity-alessandro-benetton-blog1-1024x682

前一陣子,歐洲法院就裁定普通公民的個人隱私擁有「被遺忘權」,並據此要求 Google 必須按照當事人要求刪除涉及個人隱私的搜尋結果。盡管刪除搜尋結果後,相關網頁上的訊息依然會存在,但此舉很好地闡釋了「公共」與「公開」的關系。

Google 與使用者數據的關系可以簡單地理解成為狗仔隊與明星的關係,盡管狗仔隊有著長焦鏡頭可以輕而易舉地捕捉明星們在公共場合的一舉一動,但明星們選擇出現在公共場合不代表就理所應當地被人侵犯隱私。之前提到的名叫 WeKnowWhatYoureDoing 的網站,同樣地不能因為所發布的狀態所有都人有權限查看的理由而免受譴責。

不可避免地,此項法案也引發了不少爭論,有人認為此舉會對言論自由造成負面影響,還有人認為「被遺忘權」會被有權有勢的人濫用。但無論如何,值得肯定的是,歐洲法院此項裁定至少是為網路時代下新的隱私保護機制的建設做出了寶貴的努力。

除了法律方面,人們自己在使用訊息科技的過程,也逐漸形成了相應的道德規定,通過社會力量來維護隱私。例如,Snapchat人們會責備那些在 Snapchat 上截下原本應該「閱後即焚」的圖片的人。在微博上一些使用者會用「奸視」這個帶有貶義的詞來形容過分關注他人帳號的行為,從此也能看出人們認可在網路公共空間尊重他人隱私的重要性,並且希望通過履行社會契約而不是通過技術上的限制來保證大家的私人空間。

 

總結

隱私未死,只是有些人誤解了隱私,過早地為隱私問題下了定論,為人們制造了許多不必要的恐慌,自己將自己關入了數位化的圓形監獄當中。

在網路時代,我們應該從情景出發去理解隱私,停止簡單地將隱私保護與對訊息獲取和曝光的控制畫上等號,並且要意識到公共與隱私不是矛盾的概念。美國青少年在社群網路上所使用的隱寫術和 Google 最近開始執行的「被遺忘權」是人們在虛擬世界已經開始學會處理公共與私人的關系的絕佳展示。

盡管還有很多隱私問題尚待解決,但我認為現在我們只是處於一個過度階段。相信在不久的未來,無論在個人、社會、商業還是法律的層面,隱私的保護機制會越來越完善。

圖片來自:Glam GridWikipediaMommy ShortsDigital TrendsVal TaylorMetro WeeklyNotes On FilmNiftyBreitbartSlate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