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美國軍方的秘密智慧手機專案(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8 月 12 日 16:00 | 分類 尖端科技
06720a990c8b50900c7f1ab2bee210ff

如何用手機應用贏得戰爭

TransApp 並不會讓 iPhone 投射出全息圖像(真是可惜),而是為軍方的戰略行動提供一套全新的解決方案,這需要為各種不同極端環境下執行任務的士兵提供各種不同的工具。在過去,因為安全原因,開發這樣一套解決方案和應用工具面臨多層的監管,所以困難重重。



然而現在,Doran 正在將消費級的解決方案應用到軍隊作戰的環境中。如果一個士兵或者政府官員產生了任何可以提高他們工作效率的想法,他們便能夠提供開發出用來提高效率的這款應用所需要的要素。目前 TrasApp 項目的資金已經要燒完了,所以他們正在專注於創造出一套開發相關的應用程式的流程,軍隊和執法部門能夠將自己的想法變成手機應用程式。

48555af4b665c88d33cf5c330d99ca2f

我在會議室接觸到了更多的團隊成員時,才更加明白了他們到底正在做什麼。然後我們從會議室走出來,通過一個小型的拆彈機器人,走向了主工作室。

在那裡,以牆上的巨大的綠色 Android 機器人貼紙為背景,二十多個人在埋頭敲著程式碼。在角落裡,一個高個子少年戴著一部 Oculus Rift 東搖西擺,活像一個丟了眼鏡的老頭,實際上他正在為坦克兵開發 VR 訓練模組。另外一邊,一個年輕的女孩戴著改裝過的 Google 眼鏡,盯著她的筆記型電腦嘴裡念念有詞(DARPA 不願透露她正在開發的專案是什麼)。這是我不曾想到自己會在國防部看到的畫面。

「這個辦公室看起來更像個育成企業。」我不由得笑著對身邊的人說。

「這正是我們想要的效果。」同行的一名研究員同樣笑著回答。

「是的,我們不打算成為一個量產技術的農場,我們只會探索更好的解決方案。」Doran 接過話說道。

然後,Doran 表示在軍方的工作流程繁複但不得不去面對。札克伯格盡可以大膽的鼓勵他的員工打破條條框框,Doran 團隊的開發卻面對很多限制。智慧手機對出沒於辦公室或者公園的人來說是有趣並且有用的,但是對於士兵來講卻可能意味著額外的負重和精力的分散,這些因素必須考慮進去,實際上他們攜帶的每一克的裝備都要經過精確的計算。

這也對開發人員提出了極高的要求。Doran 解釋說:「這些人開發的專案都要被用在真實的戰場上,他們中大多數人沒有被人用槍瞄準過,他們的用戶卻有這樣的經歷。」

因此,TrasApp 的開發者會同真正戰鬥過的士兵一起協作來改進這些應用。開發者還需要參與「饑餓遊戲」式的真實場景訓練,讓他們在極端的環境下實際測試自己開發的應用,儘管不是真正的戰鬥,但這絕對比敲程式碼要緊張刺激的多。

軍隊本可以在戰場上使用更多的行動應用,不過當 DARPA 的研究員們已經出色地搭建好新應用的生態系統時,TrasApp 專案的資金便用完了。之後軍隊將接管整個專案,這意味著維持和改進這些 App 的工作將取決於軍隊,軍隊有可能聘用同一批研究人員繼續開發,也可能完全放棄這個項目。不過從 Doran 描述的未來來看,他們的工作成果應該可以派上一些用場。

 

拯救生命的行動應用

當我們繞著辦公室走了一圈後,我終於有機會坐下來試用一部戰場用智慧手機了。整個體驗過程比我想像的要熟悉很多。這部三星手機就是那種你隨時可以在 BestBuy 買到的那種。儘管能夠有一些底層的改動,這個 Android 系統看起來和其他的 Android 系統沒什麼差別,並且所有應用都有精美的圖標。

1da3810b26069a70c7bcf528a89938f3

Doran 讓我點開地圖應用,表示這個地圖是所有應用中最重要的。它看起來有點像 Google 地圖,但是功能多了很多。簡單來說,這個地圖像一個平臺,可以在上面運行各種外掛程式,從繪製任務計畫到追蹤無人機都可以實現。一個相關的應用叫做 TransHeat,用來記錄士兵的行蹤,這樣便可以獲知哪些路線已經被探索並確定是安全的,哪些路線可能隱藏有危險。另一個叫 PLI 的應用則被用來避免友軍的火力誤傷的,在軍隊中被稱作「藍軍追蹤」。

172f2c9b609ed5c3a64e60187c9c4c58

在這些應用中,一個叫做 WhoDat 的應用吸引了我的目光,Doran 把它描述為「一個士兵協作完成的戰略圖」,但是我認為它更像是個戰爭版的 Facebook,它能讓士兵在任務前或戰場上知道自己的隊友是誰。Doran 說:「你可以用這款應用發佈照片,並留下相應的評論,從而讓戰友知道自己身邊的環境和敵人的分佈情況。你也可以把他們在照片上歸類,比如友軍、敵軍、待清除目標或者聯合國部隊等等。」我並不清楚這些照片是否會被上傳到中心資料庫,但是通過 Doran 的描述來看應該會的。

在這台設備上的還有給狙擊手使用的彈道計算器,和一個叫做 WAM 的武器和彈藥的使用手冊,能夠跟蹤人員和裝備的 Trip Ticket,測量輻射水準的 GammaPix 等等。最重要的是,其中大量的應用可以脫離網路使用。

這個時候,我發現到 Doran 還沒有吃他一直帶著的午餐,我從來沒有遇見過想像他這樣全心投入自己的工作的政府雇員。接著我聽 Doran 講他在阿富汗收集使用 TransApp 的士兵的回饋。我同這幾個年輕的士兵進行了一些交流,他們大多二十出頭,在過去的五年時刻把智慧手機放在口袋裡,然後突然被告知要去拿著「二戰時期使用」的無線電服役。想像一下當他們發現軍隊發給他們的是三星手機而不是無線電時會是多麼的激動吧。

即使考慮到 Doran 的成果和 TransApp 取得的進展,美國軍隊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是會攜帶那些笨重的無線電。不過隨著軍隊相關經費的充裕和對安全需求的增加,智慧手機最終必然會走上戰場。而看到軍隊不斷的研發新技術讓我很欣慰,在華盛頓的這個未來實驗室裡,開發者正在以自己的技術和創意拯救戰場上的生命。

我離開 DARPA 時頭有點昏,可能是因為酷暑,也可能是因為我剛剛花了四個小時談論戰爭。總之我一下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所以我像平常那樣把手伸進口袋,摸到了冰涼舒適的手機,打開 Google Map 找到了回家的路,我之前從未有過這種被慣壞了的感覺。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