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tro、Instagram 和 Vine:技術是如何改變攝影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9 月 07 日 0:20 | 分類 app
4787def53d5f2f33e7f9995f319073e0

編者記:關注思考攝影技術的專欄作者 Taylor Davidson 寫了一篇文章,專門探討軟體是怎樣改變照相機和相片的形式和實質。

我就是在照片堆裡長大的,我知道怎麼把黑白膠捲裝進照相機的底片室裡,我也曾在的暗房裡沖洗照片,那裡面充斥著難聞的化學藥水的氣味,在昏暗的燈光下把洗出來的照片晾乾。如今這些都已變成了懷舊的情結,這些已經被 Photoshop、電腦和智慧手機取代了。



曾經,曝光、沖洗、定影、晾乾。

現在,讀檔、篩選、分享。

9415596585_722fbe5a41_z

(圖片來源:Flickr/Kristijonas Dirse by CC 2.0)

照相技術不斷革新

從銅底片到柯達的布朗尼底片,再從 35 釐米全片幅底片到數字處理和記憶卡,照片圖像的實質和形式一直在變。但是直到可以拍照的智慧手機興起之前,照相機的樣子一直都沒怎麼變。智慧手機把「照相機」從一個硬體產品變成了一款軟體。現在「照相機」就是在手機的作業系統裡執行的軟體,它只需利用手機裡安裝的各種感測器就行。

沿著從研發到商業化的產業鏈,我們要繼續革新軟體和硬體,去改善我們拍照的畫質。在透鏡、圖像感測器、處理器和電腦硬體上的革新,照相機也會有新的形式和樣子,並在未來有新的用武之地,比如可以把照相機夾在衣服上、戴在脖子上,或者放在書架裡。如果任何一個小物件都可以變成一台照相機,我們將怎樣面對它們?

但是今天,照相機最大的革新發生在軟體裡。計算攝影(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大大提高了我們用視覺記錄和表現這個世界的能力。最明顯的就是,它讓畫質變得更明快、更整潔、更清晰,在暗光、震動等妨礙畫質的環境裡,它也能表現得很好。比如當我們在運動時、在高反差的環境時的生活瞬間,我們以前根本拍不到,但現在數位相機幫我們實現了。更別說墨色調、高動態範圍成像和全景拍照了。

下一步,計算攝影將把我們從拍出更好的照片帶向拍出不同的照片。我們開始通過 Lytro(光場相機)和光場攝影去觀賞了,它們在單一攝影作品中記錄和渲染多重景深的能力,正在改變照片的含義,更準確地說,是正在改變照片的機會。一旦照片比特化,我們處理照片的技術選擇就拓展到我們能用比特做的一切(儲存、分享、聯合等)。

lytro

當照相機變成 App

但是現在讓我們回到這個問題:當照相機變成一個 App 時發生了什麼?當你把照相機分解為智慧手機裡與其他應用、感測器連結的的一個應用和一個感測器時,你正在創造很有意思的方式去改變照片的實質。比如說,現在的 iPhone 裡有各種感測器去檢測濕度、背景光、近距、運動(加速器)和定向(陀螺儀),也許很快就有大氣感測器。

搭配著連接技術(Wi-Fi、藍牙、 iBeacon、NFC 等)和進入資訊網路的接孔,現在的照相機不再是一個圖像感測器和透鏡,而是一個連結作業系統裡所有感測器和 app 的結合體,這個作業系統還在不斷演變。在拍照時或之後,我們已經開始利用這些技術在照片裡添加情境和結構化的資料,如地點、人臉、場景等。

8266681096_e00d872ea4_z(圖片來源:Flickr blog)

當我們把周邊資訊和其他應用加進影像處理裡時,圖像感測器就不再是照相機的一切與唯一了。

在 2011 年,Marc Andreessen 寫下「軟體正在吞噬這個世界」時,他就在提醒我們軟體正在在重組一切行業。軟體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許照片是最明顯的一個例子了,我們體驗著每一次圖像軟體的革新帶給我們的影響。在 1999 年,全世界總共拍了 800 億張照片;而在 2014 年,預計人們總共會分享 1 萬億張(甚至更多)照片。

人的行為的轉變正好反應了這個行業裡發生的各種經濟變遷,這也是 Andreessen 的觀察和投資的要點。隨著軟體業破壞和改變原來的價值鏈,那些做出破壞和改變的人也將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

但是影響不單是經濟上的,還會對文化、藝術和個人產生影響。隨著人的行為的改變,照片的含義也在改變:照片成為了一種交流的形式,永無止盡的照片流也徹底改變了我們詮釋和評價照片的方式。照片不需要一定是件「藝術品」,但它必須是與我們的生活相關。

Taylor Davidson 每個月都會寫兩篇與攝影技術相關的文章。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在這裡閱讀。

後記:在這篇文章裡,作者引用了 Marc Andreessen 在 2011 年的話「軟體正在吞噬這個世界」,而一年前我們也報導過一篇文章,其中有提到:Alan Kay曾說過「People who are really serious about software should make their own hardware.(真正在乎軟體的人,應該去製造屬於自己的硬體)」 這句話後來被 Steve Jobs 用於概述蘋果的產品開發理念。我想也正是 iPhone 推動了把照相機從硬體變成一個軟體的運動。但是,今年初,MIT 媒體實驗室的掌門人伊藤穰一在對未來趨勢做出總結時,他又提出一種新的說法--「硬體,作為新的軟體」。伊藤穰一認為,新的生態系統正在建立起來,硬體類初創公司將迎來新的春天!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但是我們可以創造未來!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