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蘋果手中把我的員工搶回來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9 月 15 日 16:48 | 分類 人力資源
0c0b4a536096e42278088a8fb941ecbf

本文作者 Jerry Jao 是創業公司 Retention Science 的聯合創始人兼 CEORetention Science 是他的第三家創業公司。

許多工程師夢想中「完美的工作」,大概就是能成為矽谷某巨頭的一份子,像是 Google、Facebook 或者 Twitter。



所以去年夏天,我們的實習生 Vedant 告訴我,他收到了一個全職的 offer,是蘋果給的,我一點都不驚訝。我知道,像許多有抱負的工程師一樣,這份工作會是他夢寐以求的,但同時,我也認為,我的公司 Retention Science,能給他提供的是另一種全新的機會(可能不那麼值錢)。

在我給他 offer 之前,我試著去思考對他而言,到底怎樣才是更好的選擇。在蘋果的職位可能會更加的穩定,有安全感,並更有社會威望--這對他這樣一位來自印度的第一代移民而言,有莫大的好處。考慮到他的情況,我做出了艱難的選擇,我沒有給他 offer,因為我不想讓他因此而陷入痛苦的抉擇中,也不想成為他和他的夢想之間的阻礙。

上個月,很意外的是,Vedant 給我發了一封 Email,我本以為他只是跟我報告一下近況。但我錯了。

在蘋果待了八個月的 Vedant,寫下這封 Email 是為了強烈的表示出對於加入 Retention Science 成為一個全職的員工的深深的渴望,他問我是否會考慮雇用他。

 

這太叫我感到震驚了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想離開蘋果回到我們公司。但事實確實如此。一個月後,他順利的完成了交接,進入到自己的新角色,重新拾回他離開時的工作。

在他進入我們公司成為全職員工的第一個星期結束時,Vedant 告訴我,「這是這一年來我覺得最幸福的五天」。一整個週末,我腦子裡都是這句話。在接下來的幾周中,這句話仍然時不時的翻騰在我的腦海裡。

我想起了我的個人目標:要為我的團隊創造出最好的工作環境,因為他們值得我這樣做。更重要的是,我又一次體會到,必須要努力,才有資格與我的團隊一起工作。他們都是最有才華最有熱情的一群人,我很幸運才能找到他們。

我一直試圖讓公司朝著積極的方向前進,但直到 Vedant 選擇重新加入我們,我才更加明確了:一個積極的企業文化具有莫大的價值。

許多 CEO 和公司領導人認為,企業文化的目的在於營造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而後促進生產力。但我個人認為,一個公司的文化,真正的意義在於能使公司不僅僅是公司,而是像家一樣,讓員工成為朋友,讓團隊成為一個大家庭。

我們強調的是,這不僅僅是一份工作;這是一次旅行;一段經歷:和那些你會珍惜的並且尊重的人一起共用的人生經歷。

我和我的團隊強調過我們的文化,下面三點是特別引起他們共鳴的。

 

首要的是,員工擺在第一位。

CEO 或者創始人或許是公司整體願景的偉大設計師,但真正造就成功的是整個團隊。

有充分的證據表明,成功的企業必備的重要的因素是員工的歸屬感。要讓員工覺得自己是「全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覺得他們的工作對整個公司的成功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為了讓每個員工都有確認和證實其重要性的機會,每週我們都有一次公司全體大會,會上我們的員工會就他們過去幾周的最大的成就,以及對公司的影響做一個概述。我想創造一個機會,讓團隊裡的人去瞭解公司其他部門在做什麼,這樣有助於促進跨部門的溝通、增加透明度。

把員工放在首位可不僅限於辦公室內。免費的公司午餐,提供量身訂作的公司制服(例如把每個人的暱稱繡在衣服上),舉辦像是衝浪課、週末旅行和燒烤等員工活動,這些都是出於同一目的。

當然,每個公司具體的情況不同,但我們努力在資源允許的範圍內,讓我們的團隊能夠體會到公司對他們的肯定。

而定期花上一些時間來與團隊中的每個成員進行單獨的會面,真的很重要。不管我們談論的是工作還是生活,通過談話,我增加了公司的透明度,我也更加的瞭解我的員工,更容易和他們一起工作。

 

公司是員工的第二個家

我一直強調,Retention Science 是一個大家庭。在工作外,我們也有自己的配偶和孩子們,但我希望我的團隊知道,公司是他們家以外的第二個家。

我們經常舉辦團隊活動,讓我們的員工有機會在工作場所以外彼此交流。畢竟,良好的私人關係可以強烈促進職業上的合作,好的員工互動是公司文化的一個必備的組成部分。

我發現,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來自不同部門的員工越來越難以形成良好的互動和瞭解。為了縮小彼此間的隔閡,我們舉行活動,鼓勵(甚至要求)他們打成一片。鼓勵跨部門的互動,有利於增強公司整體的凝聚力,提高透明度,有利於我的團隊更好的更完整的理解公司整體的商業模式。

 

最後,文化是由每個人創造的

關於企業文化的種種構建,都不是一個人的獨立創作。每個成員對我們文化的塑造和方向,都有其不斷的貢獻和累積。

公司扁平化的組織結構,讓我們堅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我們努力讓員工執行這一理念。無論他們的經驗和背景,他們都能幫助公司打造出自己所希望的企業文化。

這麼多年來,公司一直在變,唯一不變的是:我們的文化和我們對員工的承諾。正是這種文化,使我們團結在一起,使我們快樂的工作,也給我們帶來有才華的新員工。正是這些成就了公司的今天。

我不能說,蘋果的企業文化不遵循上述建議。沒有「規則」來規定要如何制定適合每一個人的文化,你只能用心去做,努力給員工打造夢想中「完美的工作」。

這就是我從 Vedant 那裡學到的。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