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驚豔到沒落:Google Glass 的兩年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12 月 06 日 15:00 | 分類 Google
shutterstock_174748529

除了 Google Glass 之外,這世上可能沒有另一件尖端科技產品能夠在誕生時如此驚豔,沒落時如此暗淡。



早期

你一定會記得 Google 內部有一個直接向創始人彙報,得到 Google 最高級別資源支援,可以花費上億美元開發一些和 Google 本源業務看上去沒有任何關係的項目的實驗室 Google X。事實上,Google Glass 屬於所有最終得以留存下來項目當中相當早期的一個:Project Glass。

最早在 2011 年,Project Glass 就已經在測試早期版本的 Google Glass 原型產品。當時,團隊使用常規的眼鏡框,將鏡片替換為特製的 HUD(Head-Up Display,頭戴顯示裝置)模組。

還好,最終結果不是左邊的。(左圖與正文無關)(圖片來自:網路)

還好,最終結果不是左邊的。(左圖與正文無關)(圖片來自:網路)

那時候,這「副」Google Glass 原型機的重量高達 8 磅,約合 3.6 公斤,而現在的 Google Glass 成品連一副普通的太陽眼鏡的重量都不到,區區 50 克。2012 年 4 月,Google 聯合創始人,Google Glass 專案的牽線人 Sergey Brin 在舊金山的一場活動上首次佩戴 Google Glass 公開亮相,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儘管當時的 Google Glass 仍然是原型機,但是形態已經和現在公開發售的 Google Glass Explorer Edition 毫無二致。10 年前,一台具備同樣運算能力的計算設備可能會重達數公斤,而摩爾定律在 Google Glass 上的體現讓人們為之驚詫。

Google Glass 富有爭議的兩年,由 2012 年的驚豔開始。

問世

Google Glass 並非世界上第一件「可穿戴智慧顯示裝置」。早在 80 年代,美軍就已經在空軍的部分兵種中使用嵌入在頭盔上的 HUD,用於連接飛機的火控系統等。兩個不同的時代,兩種不同的 HUD,Google Glass 正式問世之後的外貌卻依舊給大部分人留下了「高級、精密、尖端」、「軍用」、「間諜工具」的印象。

Google Glass 低電量顯示(圖片來自:TechRadar)

Google Glass 低電量顯示(圖片來自:TechRadar)

在一個 U 型的金屬框架下,佩戴者從右耳到右眼被 Google Glass 長條形的機身覆蓋。機身當中包含了設備的處理器、觸摸控制板、攝像頭、投射顯示模組等元件。它由 Google[x] 開發,富士康代工,由一顆雙核 1.2 GHz德儀 OMAP 4430 SoC 驅動,具有 2GB 運存(從第一代的 1GB 升級)和 16GB 快閃記憶體,640 x 360 解析度的 Himax HX7309 LCoS 棱鏡投射顯示器,以及一顆 500 萬圖元的攝像頭。眼鏡的鋰聚合電池容量僅為 570 毫安培時,在輕度使用情況(拍拍照片,或者用 Google 搜索)下能夠堅持大約 3-5 個小時的時間,電池續航水準只能用不堪來形容(上圖)。

2012年 Google I/O 大會上,Google Glass 以高空跳傘降落到發佈會現場屋頂,並通過 Hangouts 視頻共用讓發佈會現場和全世界觀看 I/O 直播的觀眾感受第一視角的高空降落感覺。驚豔的產品以酷炫的形式亮相,一時之間人們都被這種未來科技感震撼,而忘記思考它的日常可用性和缺陷:

儘管功能十分有限,Google Glass 仍然和當年在火星自拍的好奇號火星車站在了一起,名列時代週刊評選的 2012 年最佳發明:

time-2012-best-invention

但冷靜下來之後,Google Glass 接下來的生涯當中並沒有再獲得什麼值得稱耀的榮譽。相反,其收到的批評和質疑遠比讚揚要多。

問題

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的購買門檻,1,500 美元的昂貴價格,以及對隱私的潛在入侵,成為了 Google Glass 被市場不看好的主要原因。

正式公佈之後,Google Glass 在長達一年的時間裡,只提供給和 Google 有合作關係的開發者使用,名為 Developer Edition。2013 年 4 月,Google 正式將對外提供的眼鏡命名為 Google Glass Explorer Edition,按照 1,500 美元的價格銷售給經過 Google 認證的「Glass Explorer」。一年後的 2014 年 5 月,Google 才開始對外公開發售這個 Explorer 版本。

先不考慮價格:想要購買這款設備嘗新的消費者,並不一定是開發者,更別提和 Google 有合作關係,被 Google「認證」的開發者有多麼少了。事實上,使用 Google Glass 的基礎功能,比如閱讀通知,查看地圖路線指引和搜尋內容等,並不需要使用者擁有多少開發知識——Google Glass 是有史以來人們見到過的,最接近大眾期待的擴增實境人機交互產品,但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無法為大眾所用。購買門檻,成為了 Google Glass 的第一宗罪。

1,500 美元能買到什麼?兩部當年的中高配 iPhone,或好幾部 Nexus 4 或 5。Explorer Edition 以和 Developer Edition 相同的價格公開發售,讓很多期待一個擁有它的機會的人再度失望。

最近一段時間坊間有傳聞稱,Google 將在明年的某個時間推出第二版——可能是正式面向普羅大眾的 Google Glass 版本,價格可能會低至少幾百美元。但在長達兩年的時間裡 1,500 美元的價格,早已讓潛在消費者的購買意志被消磨殆盡。昂貴的價格,成為了 Google Glass 的第二宗罪。

2014 年 11 月,沒有佩戴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顯得有些憔悴(圖片來自:路透社)

2014 年 11 月,沒有佩戴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顯得有些憔悴(圖片來自:路透社)

Sergey Brin 親自帶領團隊打造 Google Glass 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他自己也承認,實際的結果和自己想像的並不一樣,甚至完全相反:因為之前提到的兩宗罪,Google Glass 的用戶並不多。因而,這些用戶更加顯得被周圍的公眾隔離開來。

公眾一直對於佩戴 Google Glass 的人可以在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自己感到十分的抵觸。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許多賭場曾經禁止佩戴 Google Glass 的人入內;今年 10 月美國電影協會和全國影院業主協會也禁止了包括 Google Glass 在內的可穿戴設備在影院當中使用。因為擔心被偷拍,Google Glass 用戶甚至曾被人們稱做「Glasshole」(Glass+Asshole)。這也難怪,像 Winky 這樣的應用允許用戶眨眼即拍照,在這樣的條件下還有誰會放心呢?對隱私的潛在入侵,成為了 Google Glass 的第三宗罪。

沒落

前幾天,從路透社的一篇報導開始,在過去兩年裡被碰上神壇的 Google Glass,開始感受到了全世界的惡意。消費者不買帳,開發者沒激情,就連自己專案團隊的工程師也相繼離職,而所謂的下一代產品、公眾版產品?連影子還看不見呢。

傳聞中的 Google Glass 第二代專利圖(圖片來自:網路)

傳聞中的 Google Glass 第二代專利圖(圖片來自:網路)

Google Glass 曾經承載過人們擴增實境視野的希望,卻因各種各樣的問題最終沒落,讓投以關注的人黯然神傷。Google Glass 帶來了一種全新的人機交互模式,徹底變革了人們對於 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個人數位助理)的理解。但很遺憾,它最終沒能像 Sergey Brin 預想的那樣,成為一款服務大眾的,「無處不在」(Ubiquitous)的計算設備。

(題圖來自 Shutterstock;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