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廣告外掛 Adblock Plus:所謂的「大公司付費放行廣告」,背後真相其實是這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2 月 10 日 8:56 | 分類 數位廣告 , 網路 , 軟體、系統
adblock-plus

這個標誌,你熟悉嗎?

如果你討厭一切的彈出廣告、有聲廣告、侵入式廣告……那麼你很有可能安裝過某一個廣告遮蔽外掛,如果你網齡夠長,很有可能上面那一個標誌一直出現在你瀏覽器的右上角——Adblock Plus。




作為一個廣告遮蔽外掛,Adblock Plus 存在了差不多快 10 年的時間,它登陸了五個瀏覽器平台,3 億的下載量,每天都在幫超過 5,000 萬的用戶擋掉各種煩人的廣告。

 

Adblock Plus 向廣告主收費風聲再起

但是,從 2011 年開始,它推出了「可接受廣告」計劃(Acceptable Ads),也就是說,它不再遮蔽一切廣告,而是開始有選擇性地放行一部分。這給本來就處在廣告商、網站主和用戶的夾縫中的Adblock Plus,帶來了更多爭議。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對它進行批評。直到最近,這件事又被翻了出來,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Google、亞馬遜、微軟等悄悄付給流行廣告遮蔽軟體 Adblock Plus 背後的開發商 Eyeo 一筆錢,換取後者不再遮蔽其廣告。

它把控著數千萬人的網頁顯示入口,決定他們可以看到、或者看不到什麼廣告——看似非常恐怖的力量,實際上卻是一個始於 2006 年、由獨立開發者做出來的開源項目。即使現在,它變成了一個 30 多人的團隊,但是一但加上「大公司」、「悄悄」、「付費放行」的字眼,似乎就更加具有陰謀性。

究竟付費放行的真相是怎麼樣的呢?PingWest 品玩和 Adblock Plus 團隊負責社區的 Ben Williams 聊了聊。

 

為推進網路廣告品質設立白名單

Ben 告訴我們,Adblock Plus 最開始是 CEO Till Faida 自己做的一個開源專案,主要是在火狐瀏覽器上的一個外掛,但是在這樣做了 5 年之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下載,Till 開始覺得這不是一個好主意。「沒有了廣告的網路變成了完全免費,是危險的,所以對於廣告,我們還是要有一定的妥協,一方面是面向用戶,一方面是向廣告主。」

而他們的解決辦法就是推出「可接受的廣告」,建立一個白名單,有選擇性地對一些廣告放行。這個決定,可想而知,引起了多大爭議。

但 Ben 一再強調整個過程是非常透明、公開的。他說,整個流程是這樣的:公司向 Adblock Plus 提交白名單申請,填寫表格,然後 Adblock Plus 團隊會有成員和幾條申請的公司聯繫,了解他們想提供什麼樣的廣告、在哪裡提供,更重要的是,那些廣告有什麼元素。

Ben 說,對「可接受的廣告」,有非常嚴格的要求,比如說,不能閃爍、不能佔據螢幕太大的空間、要有正確的標籤、必須要和正文內容是明顯區分開的、不能彈出來,等等,只有完全符合這樣的標準,廣告主們才可以申請,Adblock Plus 的團隊會進行審核,然後再把他們加入白名單。

而且,名單還會在社區裡公示好幾天。只有當沒有人提出反對意見的時候,才會最終通過。

「我們妥協的原因是因我們想要鼓勵『好的廣告』。而我們相信,只要越多的人加入到白名單上來,那麼糟糕的廣告就會相應減少。」Ben 說。在他看來,不是所有的廣告都要一網打盡,那些不破壞用戶體驗的廣告,就是「好的廣告」。

 

大公司付費的真相

但是,Adblock Plus 面臨的另外一個「污名」是,他們向 Google、微軟等公司收費,從而讓他們的廣告可以出現在用戶的瀏覽頁面上。Ben 完全不接受這種指責,他說,無論是 Google,還是其他大公司,都是走一樣的流程。

「和其他人一樣,我們測試了他們的廣告,我們把名單向社區公開了,而且Adsense搜索廣告是符合我們的『可接受廣告』的標准的,所以,他們加入了白名單。」而且,他強調,任何提出申請的廣告主,他們都會把申請放在論壇裡,會有幾天的時間來展示,如果有人反對,他們會繼續協商,「所以放行這些公司,並不是我們單方面就決定了的。」

Ben 也承認,他們確實會收取一些大公司的費用,但是,和「付費放行」的邏輯完全不一樣,Ben 說,他們收取的是「服務費」。也就是說,Google、微軟等的廣告,本來就符合他們的白名單的規定,但是因為他們的廣告多且複雜,需要大量的人力來審核,所以才有了收取費用一說。「他們付錢,是服務費,我們白名單上很多事都要人工去做的,這並不輕鬆。」

人們總盯著白名單上的大公司,Ben 也很無奈。「我們白名單上大部分的公司,都是免費的。現在有超過 250 的廣告主在白名單上,但是只有不到 10% 的人是付費的,另外 90% 多的公司都是免費的。」他說,「為什麼人們看不到免費的那一部分呢?」

另外一方面,Ben 也很坦誠,Adblock Plus 是一個開源的專案,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使用,它需要一個越來越多的技術人員來支撐、也需要專門的人來運營,「我們也要支撐我們的團隊。」而為了找到更好的商業模式,他們也在不斷嘗試,比如開發其他的產品,其中有一個,Ben 說,做的還很好。

事實上,類似《金融時報》這樣關於 Adblock Plus 的報導,網上還有很多,而且是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這些事情對 於Ben 和A dblock Plus 團隊成員來說,都已經習慣了。

 

一個外掛成網路廣告公敵

Ben 說,他記得在他入職的第一天,就有德國的一個科技博主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來批評他們,「每個人都在問我,你有沒有聽說那篇很狗屎的文章?他說我們都是壞人,甚至把我們比喻成罪犯!——這是我第一天上班的場景。」Ben 說。後來他去參加廣告行業的 Ad Conference,結果被人們「圍攻」,「很多人都對我說,你們很壞,你們讓整個網路都變了,但是我的回應就是,嘿,謝謝,這正是我們想做的。」

而事實上,關於類似的訴訟 Adblock Plus 還經歷很很多,大概一年多以前,他們突然發現德國所有主流媒體都開始反對 Adblock Plus,稱他們提供的免費內容、不能被遮蔽廣告,但是最後技術查出來,是因為他們的廣告裡放有追蹤碼,所以才被遮蔽了。「這些事,我們都交給律師。」Ben 說。

他們唯一在做的事,就是試圖把自己變得更加透明,「我們的白名單是開放的、透明的,一直都是,無論是大部分免費的小公司,還是一些收費的大公司。我們站在中間,那麼保守的一方必然會受到衝擊。網站主們和廣告主們都會問我們,為什麼你們要拿走我們的收入,我們的回答就是:提供壞廣告不是我們,是你們自己。而且是用戶們決定要遮蔽那些壞的廣告,我們只是一個工具、一個解決方案。」

Ben 現在對於這個已經很淡然,甚至把它變成了一種激勵。他說,「我們本來就是一個反傳統的產品,後來又做出了『可接受廣告』這麼一個反傳統的決定,那是很有趣的,很有挑戰。」

但是事情並不總是一帆風順的。Adblock Plus 也會遇到自己啃不動的硬骨頭。比如他們在 Android 上的同名應用,就被 Google 踢出了Play Store。直到現在,用戶想要下載這個應用軟體,還得去他們的網站上。

 

開放積極的小團隊

雖然肩負著在線廣告抵達用戶的道路上的「守門人」(Gatekeeper)這麼一個重要的角色,但是 Adblock Plus 仍然是一個很小的團隊。他們的亞洲負責人 Vicky Yu 找到我們的時候,對我說,「我希望人們了解,其實我們也只是一個很年輕的創業團隊而已,和矽谷、北京的那些創業團隊,是一樣的。」

Adblock Plus 的總部在德國科隆,他們的成員平均年紀也才 20 多歲,來自 13 個不同國家,比如荷蘭、德國、美國、烏克蘭,等等。

「我們團隊裡的人,平時都很愛交流,一點也不像 IT 男,但是工作起來,就都很德國人,一根筋一定要走到底。」Vicky 說,「每天下 午4 點多,我們都會一起打打乒乓球,放鬆一下。」

除了員工之外,作為一個開源項目,Adblock Plus 也一直有著很強大的社區力量,Vicky 說,他們在中國國內的列表維護員以前一直是志願者,自發做了一個中國的廣告遮蔽列表,最後成為了 Adblock Plus 的兼職成員。「我們說一周只要工作 10 個小時好了,但是他自己就要做 100 個小時。」

「中國國內廣告太複雜了。」Vicky 說。複雜到什麼程度呢?Adblock Plus 在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列表,針對該國廣告的過濾,但是中國列表特別長,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專門找一個軟體工程師,來做中國的部分。而且廣告很含糊,不像這邊的可以清晰地定義。有的不像廣告、但是又有第三方獲利連結,比如百度上面,就有有很多生活健康理財的知識彈出,被 Adblock Plus 遮蔽後,還是會出現帶圖形的推薦連結,雖然這是百度自己的推廣,但是是第三方放的,而且用戶反對聲也很大,對於這種情況,他們就很困擾。「所以我們還在決定能不能遮蔽。」

現在 Adblock Plus 在中國國內有幾百萬用戶,但是佔比並不高,反而是歐洲和美國用戶的比例高。無論是對 Ben、Vicky 還是 Adblock Plus 的團隊來說,中國市場還像一「謎一樣的東西」,但是他們已經在小心嘗試。

(本文由《PingWest》授權使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