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 X 專題】省成本、不官僚,SpaceX 開展太空霸業(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2 月 19 日 12:00 | 分類 尖端科技 , 航太科技
spacex-google-elon-musk

馬斯克的公司是從零開始進軍太空業務的,實際上,當年的 NASA 也是如此。在 1981 年到 2011 年, NASA  推出太空梭計畫,但由於太空總署的冷淡反應,該項目被終結。2005 年,當時的布希政府推出了首個繼任項目——Constellation,希望可以實現太空站和月球的載人往返,成本估計是 970 億美元,但在 2009 年流產。



Mike Griffin 曾是一名航空工程師,在 2005 年他出任為 NASA 的最高行政長官。值得一提的是, Griffin 的背景是極不尋常的:他是高科技風險投資公司 In-Q-Tel 的前總裁,這家風投只有一個目的,即讓 CIA 擁有最先進的資訊技術,支援美國的情報能力。和馬斯克一樣,Griffin 認為太空旅行將會成為人類未來的關鍵,他覺得這項工作應該成為 NASA 的使命,而不是由一家私人公司來實現。

當時大量資金流入到 Constellation 項目中,Griffin 決定把其中 5 億美元用在商業太空項目上面,與 NASA 傳統的方法不同,他希望可以找到一種較廉價的方式,同時讓 NASA 專注在實現宏偉的願景上面。然而,Griffin 的這種做法,卻讓別的高層覺得他沒有發現國際太空站其實是一個吸錢的巨大「老鼠洞」,事實上,國際空間站花費了 1,500 億美元,是人類史上構建最昂貴的獨立專案,但相對而言,其科學和經濟價值卻非常有限。

2006 年 Griffin 和同僚分別投資 SpaceX 和 Rocketplane Kistler,讓他們去開發太空運輸工具。當時沒有什麼股權和智慧財產權,甚至在實現技術突破之前,他們都不會做任何付款保證。

spacex 2-1  544e7410a203a

「我太瞭解聯邦政府了,如果你把錢砸下去,最後得不到回報,每個人都會不爽,」NASA 前內部風投資本家 Alan Marty 說道,「但是如果你把錢拿回去,得到了五倍的回報,他們依然會不高興,因為他們覺得你在和私人公司競爭。」

Rocketplane Kistler 最終被淘汰了,由於經濟危機,它沒有從投資人那裡募集到足夠的資金,結果破產了。SpaceX 則從 NASA 獲得了 3.96 億美元的資金,而且在 2006 年還募集到了 4.54 億美元的外部資金,其中 1 億是馬斯克自掏腰包。

SpaceX 的外部資金募集戰略其實非常簡單,相比於紐約腐朽的金融家們,馬斯克財大氣粗的矽谷朋友們更願意嘗試新鮮事物。不僅如此,矽谷的投資人對衛星發射業務非常感興趣,客戶會預先支付資金,這意味著如果 SpaceX 能夠通過一個成功的測試案例證明自己的概念,他們就無需募集其他輪的營運資本,保護初期投資人的股權不被稀釋。

 

不斷測試找問題,完成任務奠勝基

基於市場形勢,SpaceX 被迫制定了第一個首要目標:打造一台比目前火箭成本至少低 10 倍的產品。因為只有做到這一點,植物和人類飛向火星才有可能。馬斯克對此曾經表示,「只剩下一個評價科技進步的標準了,那就是成本。」

SpaceX 目前每次發射的收費是 6,120 萬美元,單位成本要比其競爭對手 ULA 低很多,其他服務商的收費是每次發射 2.5 億至 4 億美元。NASA 曾經付給俄羅斯 7,000 萬美元運送一位太空人。但是 SpaceX 的成本仍沒有低到改變航太經濟格局的程度,不過馬斯克有自己的計畫。

低成本的秘密是這樣:盡量由自己製造,使用整合的生產線,使用現代元件;避免龐大的供應鏈、傳統的設計、疊加的外包訂單廠商。早期的員工被 SpaceX 吸引的原因就是他們希望逃離傳統航太巨頭公司的官僚制度。

SpaceX 是航空領域第一個真正的科技創業公司,從頭開始開發整個平台,質疑一切傳統的做法。但是傳統做法的存在有其原因,因為整個航空工業最大的客戶是政府。從 SpaceX 的角度來看,問題就出在讓成本不斷增加的合約外包上。

SpaceX 用浴室的零件生產門把手,這一項就節約了 1,470 美元;它發現用賽車安全帶固定太空人會更舒適,也更便宜;使用真人而不是電腦模擬去判斷太空人的操作。而 NASA 是另一番景象。Horkachurk 是 NASA 駐 SpaceX 的聯絡官,他表示,「我從來沒聽過 NASA 工程師談到成本問題。」

是 NASA  將他們從 100 人的公司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起先是 NASA 一路指引他們,SpaceX 才能夠從一個玩具商店變成真正的航太技術公司,生產火箭產品。但是 SpaceX 始終認為自己是科技公司,它採用的是反覆運算設計的策略,不斷改進產品原型,不斷測試。「我們才不會坐在那裡,花上幾年又幾年的時間去分析,」SpaceX 工程師 David Giger 說到,「SpaceX 要的是『測試、測試』,我們一邊測試一邊做。每天我們都這樣說,『一邊測試一邊做』。」

在 SpaceX 的兩次失敗發射之後,Peter Thiel 投資了 2,000 萬美元給 SpaceX。但是馬斯克當時仍舊沒有製造出一款能夠工作的產品。當時預計,SpaceX 兩次失敗之後,再有第三次失敗則公司的錢就將花完,SpaceX 也就結束了,那會把馬斯克趕出局。

在兩次發射失敗之後,SpaceX 找到了問題。「在第三次和第四次之間,我們只是改變了一個資料,其他什麼都沒有變,也就是分開兩次點火的時間。」

但這就足夠了。2008 年 8 月,SpaceX 的火箭成功進入軌道,一個月之後,另一架 Falcon 1 號為馬來西亞政府完成了該公司首個商業衛星任務。SpaceX 存活了下來,NASA 支付了 16 億美元的合約。

 

議員出席挺新品,卻不表示有資金

馬斯克是一個具有多重性格的人。他有時會尷尬地做一個表演者,比如在產品發表的時候,就是扮演賈伯斯的角色;有時他又會在接受咄咄逼人的採訪時,顯得善於言辭、輕聲細語。總之,馬斯克身上的性格角色似乎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了。

去年夏天,馬斯克就給人留下了「賈伯斯」的印象。在華盛頓特區,他發表了第二代 Dragon 太空梭,要把人類送上太空。馬斯克展示了這個七座載人飛船的一些功能,在展示的時候,周圍圍了一大群認真聆聽的觀眾。身材圓胖的國會議員們爬上梯子,紛紛鑽進了 Dragon 載人飛船的膠囊太空艙裡拍照留念。這些政客其實有很多都是 SpaceX 雇過來的,正是在他們的支持下,才得以讓 SpaceX 在與白宮多數黨領袖 Eric Cantor 的激辯下獲得了勝利。不過,沒有跡象表明美國政府會增加對太空領域的資金投入,這對於 SpaceX 而言不是個好消息,但是對於 SpaceX 的那些競爭對手來說甚至更糟。

spacex 2-2  544e741444346

 許多記者包圍了馬斯克,詢問他關於這個新款太空船的各種情況,比如座艙裡面像 iPad 一樣的控制台和 3D 列印的引擎發動機。他們希望瞭解 SpaceX 和美國空軍的法律訴訟案件進展,因為後者把太空發射服務合約給了其唯一認證的服務供應商 ULA,而且美國空軍甚至都沒有公開招標。馬斯克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表示美國空軍這種行為就像是去年夏天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部,是一種海盜行為。去年夏末,法官對美國空軍和 SpaceX 雙方進行了調解,SpaceX 的高階主管們則希望自己也能夠從這份大合約中分到一杯羹,否則不會善罷甘休。

去年九月,為了將太空人送到太空站,NASA 宣布簽署兩份合約,一份 42 億美元的大單給了波音,另外一份 26 億美元的給了 SpaceX。雖然 NASA 表示合約內的工作內容都是完全一致的,但為何這兩份合約的金額差距如此之大,他們並沒有給出令人信服的解釋。不過波音代表透露,這反映出他們的可靠性更好,此話一出似乎是在挖苦馬斯克,暗示他的太空交通工具並不成熟,即便 SpaceX 的 Falcon 9 火箭已經成功發射了 13 次。根據官方流出的文件顯示,NASA 透露 SpaceX 的進度比波音要快,但是在對適用性進行分級評估的時候,NASA 表示波音比 SpaceX 要好 6%,不過之間的差距大約就是「卓越」和「優秀」之間的區別。

不過,按照波音的提案其成本要高出 62%,貌似這家行業老兵需要感受到一些壓力,去「減肥」了。除了 SpaceX 和波音之外,在競標 NASA 項目中還有第三家公司,即內華達山脈公司,由於競標失敗,他們正式挑戰 NASA 的決定,特別是波音以如此高昂的價格獲得訂單,讓該公司覺得非常不公平。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