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手錶撐不起可穿戴裝置的未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07 日 12:00 | 分類 Apple Watch , 穿戴式裝置
smart watch

在 100 多年前,關於手錶曾有過一段爭議:把手錶做在裝飾品上,還是把裝飾品做在手錶上?但最終人們並沒有接受在戒指上或者胸針上加一個錶盤,也沒有在手錶上做過多裝飾。如今,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智慧可穿戴裝置概念的火熱,有人再次將「主意」打在手錶上。「智慧手錶」誕生以來,在這個流行「顛覆」理念的時代,它被很多人寄予顛覆傳統手錶開啟智慧可穿戴裝置未來的厚望。宏偉藍圖繪就,只等智慧大潮來襲,無數創業者狂熱追隨,大量廠商忙著布局卡位,智慧手錶成了科技領域中的「寵兒」,VC 們爭相追逐的物件……問題是,智慧手錶真的能撐起智慧可穿戴裝置的未來嗎?



市場容量有限

據市場研究公司 IHS 預計,全球可穿戴裝置市場在 2018 年將達 300 億美元。300 億美元是什麼概念?約相當於小米公司估值的四分之三,這是到 2018 年全球可穿戴裝置的市場規模,智慧手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如果我們再進一步剔除目前主流硬體廠商的市場佔有量,幾乎沒有給新興智慧手錶創業公司剩下生存空間。不僅如此,智慧手錶相對於智慧手機,並不具有強需求性和高置換性,這就註定它不可能像智慧手機一樣出現市場高飽和狀態。

儘管 2014 年是包括智慧手錶在內的智慧可穿戴裝置爆發的一年,但可穿戴裝置的出貨量並不十分理想,僅僅達到了 4,000 萬隻。究其主要原因恐怕還是人們並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決定在自己手腕戴上一台螢幕極小的 iPad,即使它能幫助穿戴者計算卡路里和睡眠品質,相比較功能,人們還是比較在意它操作的繁瑣。也許對於手錶,人們還是傾向於它本來的屬性,而不是現在被賦予的各種雞肋功能。

 

功能雞肋

現在的智慧手錶,不管外觀如何設計,總體來說可以歸為兩類:Android 系和蘋果系。這兩類手錶的主要區別就是系統,Android Wear 我們已經見識了,Apple Watch 還沒上市,但從其發表會給出的資訊來看,和目前主流的智慧手錶功能大同小異,只是操作 UI 體驗不同而已。Android 系的手錶上市的已有很多,三星 Galaxy Gear、MOTO 360、Sony 的 SmartWatch、LG 的 G Watch,當然還有眾多新興創業公司的智慧手機品牌,遺憾的是這麼多手機品牌在功能方面除了手錶功能之外,能拿出手的也就只有健康監測功能了。每天走了多少米?消耗多少卡路里?睡眠品質如何?這樣就能監測佩戴者的健康狀況?

當然像三星、華為、LG 這種智慧手機廠商,還會把自己的智慧手錶和智慧手機做連結,推出短訊、來電提醒等特色功能,問題是,有多少使用者會因為這些功能而為智慧手錶買單?除此之外,我還看到更無腦的廠商,給智慧手錶加上鏡頭和通訊功能。試想哪個使用者會放著手機不用,而用手錶去接打電話、拍攝照片?本來智慧手錶超小的螢幕和超短的待機時間給使用者的體驗已大打折扣,如果再賦予它更多的功能,無疑會更讓使用者不爽。

 

卡位作用淡化,前景堪憂

其實智慧手錶的廠商心裡都明白,目前的智慧手錶無論是從功能性還是在實用性方面都不足以獲得市場普遍的認可,但智慧手錶作為未來可穿戴裝置最有可能的一個突破點,無疑會讓每個廠商都足夠重視,繼而投入巨大資金和人力跟進研發,以圖能抓住未來可穿戴裝置發展的機遇,所以總體來講,目前智慧手錶的夯度主要還是由於廠商間「卡位」思想作怪的結果。

但可惜的是,智慧手錶一枝獨秀,基於智慧手錶的應用場景卻嚴重落後。廠商預想中智慧手錶作為支付仲介、連接各個智慧場景中扮演的「key」角色,以及在未來智慧醫療中的人體生物資訊採集作用,並沒有得到有效實現,甚至在可預見的短期內也不可能實現,這就讓智慧手錶被廠商寄予的「卡位」作用嚴重淡化,不排除它會像幾年前的「電子辭典」、「學習機」一樣,慢慢被人們遺忘,以至於無聲消失。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