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騙的藝術:新品發表前蘋果如何確保產品訊息不外流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16 日 9:01 | 分類 Apple
取自數位時代

作為公眾關注度很高的上市公司,蘋果要想嚴栽自己的那些秘密專案的秘密不外洩實在是非常困難的事。那這家公司是如何做保密工作的呢? Appinsider 通過分析最近風傳的蘋果汽車專案與調查機構 SixtyEight 之間的關聯,試圖找到蘋果是如何讓自己的那些最高機密遠離公眾視線的。




在加州 Sunnyvale 市一系列蘋果徵用的辧公大樓裡面,有一家單位比較神秘,它的名字叫做 SixtyEight Research,在網路上找不到太多與它相關資料,最近這家公司正在對設備進行整修,說是要加個「修理工作間」。有來源稱這個修理工作間的位置正是蘋果研發秘密電動車專案的地方,不禁讓人質疑 SixtyEight 只是蘋果的幌子。

「SixtyEight 有限責任公司」(SixtyEight LLC)去年才在加州註冊,還從英國進口了一輛 1957 款的 FIAT Multipla 600,這讓原本以頗為神秘的背景再蒙上了一層陰謀的氣氛。因為蘋果首席設計師 Jony Ive 對 FIAT 設計的喜愛眾人皆知(他理所當然的吐槽了許多現代汽車的設計),2013 年他曾跟蘋果的另一位設計師 Marc Newson 拍賣了一輛紅色的 Product(RED) FIAT 600。

SixtyEight 與蘋果的關係尤其值得注意,因為在專案研發和推向市場時利用空殼公司等安全的煙霧彈去掩蓋的策略是這家公司的慣常手法。

這種障眼法在業界早已有幾十年代歷史,如華特迪士尼就曾用這種辦法在佛羅里達州購買了大片的土地。其購置地產的努力最終成就了迪士尼世界(Disney World),如果賣家事先知道買家是迪士尼的話,決計不會以當時的價格出售土地。

蘋果則是在 1984 年開始為自己蒙上神秘面紗,那時候賈伯斯正準備發布 Macintosh 電腦。時至今日,據說蘋果的秘密實驗室有好幾道安全門,需要刷卡並輸入通關密碼才能進入,而且工作場所處於全天候的監控當中。

蘋果在秘密研發產品的時候,相關訊息被 Cupertino 總部蓋得嚴嚴實實,但把產品推向市還是需要與外界的互動。零部件和原型均需下單和發貨(參見〈數百萬台iPhone是如何從中國發往世界各地的?〉)以及大量測試,還要簽署各種法律文件。這些保守秘密的手段蘋果也做到了最好。

但是,正如歷史所證明那樣,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洩密事件還是有的。

 

iPad 名字的故事

蘋果希望在推出產品前能擁有 iPad 這個商標。當然,在正式披露前蘋果肯定不希望有人知道 iPad 這個名字。

所以蘋果想到了一個獨特的辦法:把名字註冊成縮寫:I.P.A.D。

其做法是註冊了一家英國的空殼公司「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也即「IPAD 有限公司」。不過蘋果的努力再次功虧一簣,在 iPad 正式發布前相關的申請文檔及其與蘋果的關聯就被披露出來了。

有跡象表明 iPad 的命名蘋果曾有備份計劃,2009 年的記錄顯示,蘋果還曾註冊了另一家名為「Slate Computing」的空殼公司,該公司擁有「iSlate」和「Magic Slate」這兩個商標。

至於硬體,部分開發者可以在發表前接觸到 iPad,但那設備卻必須固定在一間四周都沒有窗口、完全是漆黑一片的隔離室裡面。除了提供滿足上述規定的照片證據意外,開發者還被要求簽署提交超過 10 頁的保密協議。

儘管這些設備的保密措施做到了家,第一代 iPad 的照片依然在 2010 年初時被洩露到網路上。

 

窺視手錶

跟先前的 iPhone、iPad 一樣,在正式公布之前 Apple Watch 也是無數小道消息的主題。雖然設備本身受到了高度的保密,但是蘋果在做智慧型手錶這件事情早已廣為人知。

至於產品名稱,蘋果自然打算一直保留到 2014 年 9 月發表會上才對大眾公開這個秘密。但就像 iPad 和 iSlate 一樣,蘋果為了以防萬一也註冊了好幾個備援名字。

這款產品被傳得最多的名字是「iWatch」,這是蘋果自己公開註冊的名字,現在看來這也許是蘋果為了誤導公眾採取的動作。跟 iPad、iSlate 不一樣的是,蘋果打算將 iWatch 納入旗下品牌。

在美英等國家,iWatch 這個名字的所有權均歸一家名為「Brightflash」的神秘公司所有,後者被認為是蘋果為了掩人耳目而設立的公司。

至於 Apple Watch 最後的產品名字,蘋果的確在公布產品前申請了所有權。但乃是在千里達及多巴哥共和國進行的,沒人注意到這一點。

 

iPhone 4 的洩露

蘋果最出名的洩露案並未牽涉到那些法律行動、商標申請或者神秘的空殼公司—只是一個簡單的塑膠殼。

話說一位蘋果員工兜裡揣著 iPhone 4 原型機就去逛酒吧,要是他沒拿出來也就沒什麼事,可是他偏偏把它遺忘在了酒吧裡。後來被人撿著了並賣給了 Gizmodo,後者於是把它大卸八塊讓人把 iPhone 4 的內部構造看個夠才郵寄回給蘋果。

出於與連接性和感受等方面顯然易見的原因,在公眾環境下測試 iPhone 是必要的。但是蘋果是不允許一台全新外觀的 iPhone 就那麼擺出來用的,因為這會導致秘密專案過早曝光。

所以蘋果把 iPhone 4 用塑膠殼包了起來,讓它的外觀看起來就像一台 iPhone 3GS 一樣。在一般人眼裡,這台原型 iPhone 的樣子跟當時市面的 iPhone 型號完全是一模一樣的。

儘管 iPhone 4 原型最終被提前大肆曝光,但蘋果仍未放棄這一策略。

去年在公開環境下進行 Apple Watch 測試時,蘋果的行動計劃代號是「Gizmo(也許是為了記住 iPhone 4 洩密的前車之鑑吧)」,跟之前的行動一樣,設備仍然用外殼包裹住,由於蘋果自己當時還沒有可穿戴設備上市,所以它選擇的是競爭對手的設備,如三星 Galaxy Gear。

 

清理洩密者

當然,蘋果也不會放過那些洩露秘密者,它首先採取的行動是起訴。為了對洩密行為進行打擊,蘋果眾所周知的做法是引蛇出洞—散布一些虛假訊息,然後看看究竟是誰把這些訊息洩露出去。由於那些事情都是在內部處理的,所以這些清理行動的頻率和成功率並不為人所知。

不過 10 年前蘋果採取了另一種不同的辦法,通過迫使新聞媒體披露其消息源來反查洩密者。為了找出代號為 Asteroid 的未公布硬體產品準確細節的提供者,蘋果曾設法讓 AppleInsider 以及 PowerPage 的編輯收到過傳票。涉事記者拒絕合作,並聘請了 EEF(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作為顧問。

案子最終鬧上了法庭,蘋果提出線上記者不應該受到與平面媒體記者相同的保護。加州上訴法庭的 3 人陪審團最終站在了網站一邊,認為網站編輯有資格享受與傳統平面媒記者一樣的保護。

蘋果拒絕對裁決提出上訴,隨後被 EEF 起訴索要律師費。為了制止蘋果未來再進行類似挖出內部洩密者的努力,法庭判給 EEF 雙倍的聲索律師費。

 

SixtyEight與蘋果

AppleInsider 的調查發現,前面提到的 SixtyEight Research 有可能是蘋果從事新的秘密項目的一個幌子。

多個來源告訴 AppleInsider 稱,用於測試的汽車零件已經被運往蘋果在 Sunnyvale 的辦公地點。有人推測,該公司正在努力攻克一個電動車汽車專案,代號名為「SG5」。不過作為全球最大的公司,蘋果如果用自己的名字進口汽車和零部件的話,無異於昭告天下並引起外界對所謂的「Apple Car」的猜疑。

用空殼公司掩人耳目並推進最高機密項目研發當然是蘋果可以採取的手段之一。

或許蘋果最偉大的創造並不是檯面上的那些東西,而是這個:蘋果炒作機。因為蘋果披露的東西越少,全世界就越想知道接下來它想幹什麼。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TechNews 編修)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