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碑谷》首席設計師:美感就是一種免費行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22 日 12:00 | 分類 電子娛樂
取自愛范兒網站

紀念碑谷》已經成為最著名的獨立遊戲之一。在 Netflix 的熱門劇《紙牌屋》中,總統 Frank Underwood 不僅玩這款遊戲,而且還對傳記作家大談「失落的公主」(毫無疑問,總統的讚賞導致遊戲銷量再度提升)。今年,這款遊戲獲得了兩項「BAFTA 影片遊戲獎」,分別是「最佳英國遊戲」和「最佳行動 / 手持遊戲」。在最近的遊戲開發者大會上,《紀念碑谷》獲得三項「遊戲開發者選擇獎」,分別是「最佳視覺藝術」、「創新獎」和「最佳手持 / 行動遊戲」。據 digitaltutors 報導,在遊戲開發者大會上,ustwo 的首席設計師 Ken Wong 講述了《紀念碑谷》的藝術設計。



Ken Wong 說,《紀念碑谷》的風格源自他對建築的愛好。「我一直搞不懂,如何才能做出一個以建築為主角的遊戲。有一天,我在看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r)的一幅畫時,突然被打動了。不是因為那是不可能建築,而是在這個建築的底部,出現了一個人。我想,如果你能夠引導這個人走到建築的最高層,如果在此過程中你可以解決一些謎題,然後,我就明白如何製作一個關於建築的遊戲了。遊戲視角應該集中於建築,而不是人物。」

遊戲的另一個靈感來自 Windowsill,一個注重美感和動畫的解謎遊戲。「許多時候,Windowsill 是動畫帶來的愉悅……嚴格地說,它不是由邏輯或者玩法驅動的,只是與物品互動產生的樂趣。我覺得,這是一件真正了不起的事情。一個遊戲能夠僅僅關注美感和互動,不一定要有難解的謎題,或者非常依賴技巧。」

為了構建視覺上的美感,開發團隊去了世界上許多地方,尋找美麗和獨特的建築。」我們看了宮殿、廟宇、修道院、教堂和清真寺,發現它們有著非常生動的顏色和令人驚訝的結構……通過研究,我們帶來了電子遊戲之外的文化。」

在設計遊戲的時候,開發團隊的整體想法是創造「小世界」,就是一些漂浮在虛空中的獨立世界。這意味著每一個關卡都必須適應螢幕。「我們發現,在一個頁面上看到整個世界,是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 Wong 解釋說,「你解決問題時所需的一切東西,都展現在你的面前。」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擔心,固定視角和「小世界」會給玩家帶來困擾,不過,玩家測試證明,這並不是什麼問題。

Ken Wong 認為,電子遊戲的美感常常是極為保守的,不過,現在我們正在看到,追求視覺美感的遊戲正在興起。對於獨立遊戲工作室來說,美感驅動的遊戲可以幫助他們對抗大型遊戲公司。「我認為,美感和視覺設計是一種免費的行銷。如果你能夠確定一種藝術風格,而且必須去作圖,為什麼不選擇一些大膽而有趣的東西呢。《紀念碑谷》沒有任何營銷上的花費。我們覺得,螢幕截圖很好地描述了這款遊戲。」 人們分享《紀念碑谷》的截圖,只是因為他們想要分享一些美麗的東西。對於遊戲開發者來說,這就是免費的內容營銷。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