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Google 的腦袋裡來一發子彈」,Cyanogen 說出手機廠商的心裡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26 日 8:21 | 分類 Android , Google
pingwest配圖

剛剛宣布完成 8,000 萬美元 C 輪融資的 Cyanogen,即將成為智慧手機軟體生態裡新的攪局者。

吃著 Android 開源的奶長大,Cyanogen 已經發展為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研發公司。這家公司過去開發和維護著世界上裝機量最大的 Android 定製 ROM 之一的 CyanogenMod。



由於高度接近原生 Android,相對於其他第三方系統更加輕量,且用戶可自定義程度更高,CyanogenMod 受到了核心 Android 用戶歡迎。根據 PingWest 品玩瞭解到的情況,在大部分依靠用戶自行刷機安裝的前提下,CyanogenMod 裝機量超過了 5,000 萬——這個數字,在一年前是 1,000 萬,兩年半前是 200 萬,三年半前只有 22 萬。 對比小米來看,MIUI 裝機量 1 億,但主要依靠自產設備 。

壯實了體量,擁有了從用戶→社區→媒體映射關係帶來的聲量,Cyanogen 不滿足於當下的「mod」身份,開始謀求「OS」級別的待遇。

繼「讓 Android 脫離 Google 控制」(take Android away from Google)之後,Cyanogen 聯合創始人兼 CEO Kirt McMaster 在接受富比士雜誌採訪時再一次用強硬的措辭表達對於 Google 支配 Android 的不滿:

我們將給 Google 的腦袋裡來一發子彈。( We’re putting a bullet through Google’s head.)

可以說,沒有 Android,沒有 Android 開源項目(AOSP),就沒有 Cyanogen 的今天。但如果從另一方面來看, 隨著 Android 操作系統的代際升級,Android 設備廠商對於 Google 的意見卻越來越大,主要在於 Google 要求他們在設備中預裝的軟體越來越多。從 GMS、 Google Play 應用商城,到 Gmail、地圖、日曆,到 YouTube、Chrome 等非常規必要軟體,紛紛被納入強制預裝的名單中,並且 Google 還要求廠商在設備首次開機的桌面上擺放這些軟體。Google 提供了一個「霸道」的二選一,要嘛全部聽我的,要嘛連 Google Play 都不給你用。

android google_pingwest0325

所以,如果 Cyanogen CEO 激進的言論可以用「吃奶罵娘」形容的話,那麼 Google 則表現得更像一位控制慾過度旺盛的母親。

Cyanogen 其實是受 Google 母親影響最小的兒子,而它卻恰好幫一群被裹挾在 Google 開放設備聯盟(OHA)裡的 OEM 們說出了心裡話。

Android 系統本身是開源的,廠商可以自由定製。但 Google 系服務卻是閉源的,Google 通過兼容性測試向自己認證的開放手設設備聯盟中的 OEM 發放許可證,允許他們生產 Android 設備中搭載 GMS (Google Mobile Services)。大部分廠商,如三星、Sony、華為,選擇使用 AOSP(開源 Android) 定製出自家的操作系統衍生版本來安裝到設備當中,但對於非中國市場來說,無論 OEM 怎樣自定製ROM,把介面改的連親媽都認不出來,生產出來放到市面上銷售的設備都必須要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預裝上述提到的大量 Google 應用。

這使得 OEM 廠商為了使用 Android 操作系統,在面對 Google 的時候無力抵抗。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三星。因為 Google 系軟體的存在,三星原廠的應用商城、電子郵件、日曆、IM 應用 ChatOn 等軟體已經名存實亡,以至於被大多數用戶稱為「bloatware」(預裝的無用垃圾軟體)。

有人一定會問,為什麼一定要執迷於和 Google 卑微的合作關係?

如果一家 Android 手機廠商出品的手機裡沒有 Google 服務,那很難賣出去。因為國外的用戶太依賴 Google 了。

事實上,OEM 除了 Android 之外的確有其他操作系統可選,但結果用「不盡如人意」形容都太過高估:黑莓曾依靠 BB OS 稱霸企業市場,最終生態系統萎縮到被迫兼容 Android 軟體;三星的 Tizen 系統至今沒有起色,只得偏安智慧電視一隅;「不跟隨」的諾基亞錯跟了微軟,在 WP7、8 這兩個注定沒有未來的平台上浪費了太久時間,現在也開始嘗試推出 Android 設備。

其實,這個問題的實質不在於各家做不起系統,而是在面對強大的 iPhone + iOS 組合的時候,在 Android 陣營下團結起來是最穩當的方式。而一句俗語說得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全球 8 成市佔率的表象之下, OHA 當中的部分規模較大的廠商其實早已按耐不住,時刻準備著和 Google 撕破臉。三星、Sony 等廠商在最新款旗艦設備當中預裝微軟的 Office、OneDrive 等軟體,就是 OHA 當中有影響力廠商的一次試探。

Android 廠商的不穩定複雜心態正中 Cyanogen 下懷,這家公司同樣早已不滿足於為 Google 開源項目「增光添彩」。過去,由於 Google 服務的普及型,CyanogenMod 用戶正常使用手機需要在刷入系統之後額外刷入盜版的 Google 服務包(GMS 包),而針對研發中的新操作系統 Cyanogen OS 進行拆解的人們,已經看到了 Cyanogen 的下一步棋打算怎麼走:更全面的 Cyanogen 賬戶同步功能、自行開發的郵件客戶端、付費取廣告功能等等。

一切的一切都在預示著 Cyanogen 的大計:脫離 Google,自立門戶

cyanogen email_pingwest0325

Cyanogen 的生存模式思路

考慮到 Cyanogen 和 Google 的體量對比,上面這句話我並沒有用「孤立 Google」的措辭。但事實上,孤立 Google 正是 Cyanogen 想要做的事情。

孤立 Google 從何而來?對於一家生產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的公司來說,想要分析預測其生存模式其實很簡單,無外乎三條思路,從軟到硬分別列出:

首先,它可以像過去在 CyanogenMod 時代一樣,繼續做一個開源的第三方系統,開放好系統當中集成的接口,為需要 Google 服務的用戶提供一個 sideload GMS 包的窗口。這樣做倒是可以充分繼承過去對多達數百種機型的支持,做法卻和以前沒什麼區別,Cyanogen OS 不應該成為又一個 CyanogenMod。

其次,它可以將系統透過授權費(royalty) 的方式授權給已經進入手機廠商用。接著手機廠商如果已經加入了 OHA,可以根據需要自行去找 Google 做兼容性測試,從而拿到認證和預裝 Google 服務的許可,接著賣給用戶。過去我們看到一加就是這樣做的,OPPO 也這樣做過;和一加合作停擺之後 Cyanogen 和印度廠商 Micromax 採用的也是同樣的合作方式。

Micromax Cyanogen OS_pingwest0325

第三,直接找某家 OEM、ODM 綁定做貼牌的 Cyanogen 手機。這個思路對於 Cyanogen 過去的用戶來說吸引力最大,但意味著別想獲得 Google 官方的預裝 Google 服務許可了。但即便如此,Cyanogen 還是可以透過非官方通路來推出支持 Cyanogen 手機的 GMS 包(國行的手機們都是這麼幹的)。

第二、三種思路的可行性比較高。第二種授權的思路有點類似於 Cyanogen 在代表 Android 生態的 OHA 聯盟下面又建立了一個小的聯盟,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合作廠商透過 OHA 與 Google 維繫關係的需要,同時又足夠能夠迎合廠商對 Google 的不滿,通過 Cyanogen OS 的替代服務來頂 Google 服務空缺的位置。

第三種思路則更加激進。我們都記得,過去想做手機的小米因為供應鏈資源的缺位,決定先從 MIUI 入手並最終獲得了發燒友的支持,為未來的成功道路鎖定了一張車票——Cyanogen 的經歷和小米其實高度相似。

 

借力高通

C 輪 8,000 萬美元的投資方當中包括了 Twitter、高通、西班牙電信、印度尼西亞營運商 Smartfren Telecom、新聞集團創始人默多克等,以及早前的 B 輪、A 輪投資者騰訊以及其他矽谷一線風投基金。除此之外,Cyanogen 明確指出還有一些未具名的戰略合作夥伴參與了本輪投資。

這個組合中,有多家 OHA 成員。營運商、高通、Twitter / 騰訊這樣的網路服務廠商。不具名的戰略合作夥伴,很可能是手機廠商。

暫先不提未具名的戰略合作夥伴,單是作為 OHA 成員公司之一的高通,成為鼓勵成員反水 OHA 的 Cyanogen 的投資方,這件事情就已經夠料。

高通的重要產品之一 QRD(Qualcomm Reference Design Program),是其為 OEM、ODM 客戶提供智慧設備全套解決方案產品,會選用符合客戶要求的軟硬體產品來集成到解決方案當中,可以在交付到客戶之後最快 60 天內助其生產出可在市場上銷售的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等產品。而高通方面也透露,將在 4 月推出集成 Cyanogen OS 的 QRD。

這對於 Cyanogen 來說格外重要。

QRD tablets_pingwest0325

▲ 高通基於 QRD 解決方案推出的平板電腦。

過去,智慧手機一直是圍繞著大品牌轉的生意,媒體聲量和手機實際的出貨量都集中在三星、蘋果這樣的大品牌上。而隨著世界級大型網路科技公司急於將市場拓展到「下一個十億人」當中,面向這些將被開發的地區市場所推出的廉價智慧手機(所謂的千元機和百元機)將成為銷售主力。

在這個過程中,那些過去知名度相對較小的 OEM、ODM 大有發揮的機會。而隨著高通不斷補足中低階晶片產品線,其 QRD 解決方案產品將能夠方便全球各地的 OEM、ODM 快速生產出適銷對路的智慧手機——而對於本文的主角 Cyanogen 來說,和高通在 QRD 上的合作將為 Cyanogen OS 帶來可觀的裝機量。

 

後話

最一開始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和我的同事名揚取得了相同的看法:Cyanogen 想要保留起家的最核心競爭力——原生 Android,又想要拋棄 Google 服務,在操作系統版本嚴重碎片化、消費者對 Google 服務依賴程度又極高的國外 Android 市場中,想要找到一個有量有利潤空間的細分市場,近乎死路一條。畢竟中國 Google 服務缺席,但:

世界,又不是中國……

毫無疑問,放狠話還是能夠證明了 Cyanogen CEO 的膽量。但其實,考慮清楚自己的公司該用哪一條路走下去更健康,能夠在本就不太平的 Android 陣營裡找到或者架起自己的平台,跟放狠話和拿融資相比起來,需要的恐怕不只是膽量。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