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窘境,堅持自身平台還是選擇開放的道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4 月 24 日 14:52 | 分類 Google , 網路
36Kr 配圖

Google 是一個大型的機器學習引擎,已經積累了十幾年的數據。Google 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把這個基礎的引擎做好,蒐集到數據並把它們呈現出來。網頁搜尋只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表現形式,Google 的搜尋廣告、Gmail 和地圖等業務也是在這個基礎上所做的業務延伸。



近幾年,Google 集中了大量計算機和數據科學家,在研究所需基礎設施上投入巨資,利用源源不斷的新數據做一些創新的工作,並開發出的一系列實驗性的產品。這些嘗試也都是在驗證其是否符合 Google 的發展方向。

Google 就像是一條鯊魚一樣,在遇到一個新機遇的時候,要親自咬一口、試一下,看看是不是符合自己的胃口,如果是就繼續走下去,否則就吐出來,放棄它。

在這個過程中,有一些失敗的項目:比如電台廣告,本應是個好機會,但是挖掘數據的難度太大;比如 Google Health,涉及到太多利益相關方,眾口難調合,也沒有成功;比如社群領域的 Google Plus, Google 有著入門所需要的技術,但缺乏更有效的手段將其發展壯大;比如 Google Reader,產品不錯,不過發展前景太小。

但在不斷的試驗中,也湧現出來一批非常適合 Google 核心技術的項目:比如 Google 地圖,乍看地圖跟網頁搜尋、PageRank 沒什麼關係,但是在其發表十年後的今天,在行動化的浪潮中,地圖產品的想像空間無疑是巨大的。Google 正在研發的無人駕駛汽車也是同理,這個項目看起來和搜尋沒什麼關係,但實際上卻利用到 Google 特有的優勢——數據和機器智慧(至少 Google 是這麼認為的)。

Android 也是 Google 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起初,Android 只是一個入口,讓人們能夠使用到 Google 服務,它的存在主要為了實現兩個目的:一是避免微軟、蘋果等第三方系統把 Google 服務排除在外;二是進一步刺激全球網民數量的增長。

現在,Android 在這兩個目標上都取得了巨大成功:Android 發表前,全球只有 15 億網民,多是一些家境殷實,使用電腦上網的人群;短短幾年間,網路已經覆蓋到了四、五十億普通智慧手機用戶。而在手機市佔率方面,雖然蘋果佔據了前 15-20% 的高階市場,但是 Google 搶佔了剩下的大部分市場,而且很多 iOS 用戶也使用 Google 服務。

 

App 模式切斷 Google 的數據來源

隨著時間的推移,Google 可以利用 Android 收集更多的數據。當你在 Android 手機上登入 Google 帳號時,你的手機就能知道你什麼時間在哪裡搜尋了什麼,什麼時候打開了 Google App;也知道其他人在什麼地方搜尋過同樣的內容以及他們隨後做了什麼(Google 現在規範 Android 的 UI、限制第三方開發的 Android 版本就是為了確保自己對這些數據把控)。在計算機界有句名言:「不要讓計算機詢問該做什麼,讓它自己找出解決方案。」智慧手機的各種感應器和新功能大大提高了 Google 自動尋找解決方案的能力。所以說,Android 在手機和呈現數據方面對 Google 大有脾益。

不過,新的問題也隨之產生:智慧手機的普及建立起新的 App 生態系統,切斷了 Google 與很多數據的聯繫。

過去,我們上網基本上只能透過網頁。在這種互動模式下,Google 可以抓取網頁內容,提供連結索引並透過出售廣告位盈利。但是現在,App 模式切斷了 Google 的數據來源,各種 App 中訊息是不透明的,Google 無法抓取數據。比如用戶不能透過 Google 搜尋到點評應用軟體 Yelp 中的數據了,用戶在行動端使用這些數據的需求是非常強烈的,而 Google 卻沒法滿足他們。

這種割裂也是為什麼 Google(還有 Facebook)追求深度連結(deep links)的原因,可能也是 Google 把 Chrome OS 當作其備用行動平台的原因。Google 在這裡面臨矛盾就是:作為一個服務提供者,它是應該盡力把內容保留在網頁端還是應該接受智慧手機所帶來的新模式。

實際上,擁有一個以 App 為基礎的行動操作使得 Google 面臨著更大的矛盾。Google 做新產品時,應該為活躍度更高的 iOS 先開發應用嗎?Google 要為亞馬遜 Kindle Fire 這樣第三方深度定製的系統開發應用嗎?這些平台一旦積累了足夠多的用戶難道不會削弱 Google 對 Android 的控制嗎?

在這個問題上,Google 內不同部門的產品經理肯定也會有不同的想法:地圖部門 PM 想要在 iOS 和 Kindle 等各個平台上都保持良好的體驗,但是那些想要保持 Google 對 Android 控制的人就不這麼認為。有著不同訴求的產品經理之間的矛盾如何調和?

這是一個經典的「戰略稅」(strategy tax)的問題。當一個產品的功能和公司整體戰略矛盾時,你是拋棄這個功能(為公司的戰略交「戰略稅」),還是調整公司的戰略呢?歷史上很多大公司遇到過這個矛盾,微軟旗下 Office 的 Mac 版本和蘋果 iTunes 的 Windows 版理論上對公司的核心產品都有損害,但從整體戰略來看,為對手平台開發的這兩款產品也都是正確的選擇。Google 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搞清楚哪些產品機會有限,哪些是符合整體的戰略。

這個問題使我想起了幾年前法國學者 Pierre Bayard 出版的一本書,書名叫作《如何談論一本你沒有讀過的書》(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在他看來,有沒有讀過一本書並不是瞭解書中內容的關鍵,如果對比一本 20 年前讀過且一知半解的書,和一本你沒讀過但是最近看過 3 篇書評的作品,你會發現實際上你對後者瞭解更多。書分很多種,有些你讀過且完全理解的,有些你讀了但只能記住一部分的,還有一些書你根本不記得自己讀過或者只瞭解主旨大意。讀過一本書和瞭解一本書並不必然相關。

 

用戶不只是中產階級

同理,Google 對平台的控制和對數據的獲取並不是必然相關的。假設有兩個人,一個用著 Google「官方」出品的 Android 手機 Nexus,登入了 Google 帳號的人,Google 可以「完全地」獲取這個終端設備數據,但他卻住在偏僻的郊區,開車只去單位和個別商店,從不使用 Google Calendar,每個月只打開一次地圖,每週只收幾封 Gmail 郵件。而另一個人是住在大城市 20 多歲的年輕人,使用 iPhone,沒有登入任何 Google 帳戶,但是他每天使用手機的時間有好幾個小時,經常使用 Google 地圖(可能是嵌入在其他應用程式裡的),經常使用搜尋。那麼問題來了,Google 更希望找到那種用戶呢?

再來假設一個場景,一個緬甸農村地區的農民花 30 美元買了個 Android 手機,只能付得起每月 50M 的流量費,那麼 Google 能為這些用戶提供多大的價值?或者反過來問一個俗套的問題,這些用戶有多大的廣告價值?為這些用戶提供服務難道會比為 Apple Watch 開發 Google Now 應用還重要嗎?

現在的網路環境已經不再是一個文字搜尋框、一個網頁連結索引這麼單一了,用戶也不單單是中產階級家庭了。用戶是多種多樣的,設備類型也有成千上萬。因此,Google 不應該把不同終端的業務、不同通路的數據分開來看,而應該形成一個統一的戰略。

IE 曾是微軟王牌產品,在十年左右的時間裡一直佔據著統治地位,但微軟只認自己的 Windows 平台,最終導致了產品的沒落。如果 Google 在開發新產品時也一定要固守自家的產品和通路,可能也會重蹈微軟的覆轍,固步自封只會錯過各種新的機遇。Google 所要堅持的還是「搜尋」,沿著這個方向不斷開疆擴土,至於為哪個系統做開發、PageRank 如何,都是次要的。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