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App 團隊,3 億出嫁中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5 月 02 日 12:00 | 分類 app , 手機 , 軟體、系統 follow us in feedly
天下雜誌 配圖

開發行動查號 App「WhatsTheNumber」的團隊成立 4 年,卻被中國後進者電話邦,以 3 億台幣收購。背後顯示的,不只是台灣再度流失人才,更是年輕人創業的困境。



開發行動查號 App「WhatsTheNumber」的台灣網路新創團隊 StorySense,4 月傳出好消息,由中國公司電話邦(羽樂創新)以 1 千萬美元(約 3.1 億台幣)收購。

這是繼 2013 年 8 月,阿碼科技獲美商 Proofpoint 以約 7.8 億台幣收購、同年 12 月 Gogolook 走著瞧公司,因產品 Whoscall 獲韓商 Naver 以近 5.3 億台幣收購之後,又一台灣軟體公司以億元身價售出。

創立於 2010 年的 StorySense,由 68 年次的台灣年輕人沈育德領軍,一開始以接案為主,直到 2011 年才開發 WhatsTheNumber,功能如同「104 查號台」。使用者可以在此搜尋店家電話號碼,並且撥號,與顯示來電者的 Whoscall 功能相反,WhatsTheNumber 是打電話時使用,Whoscall 則是接電話時使用。

WhatsTheNumber 透過人工智慧、大數據分析、語意分析、搜尋引擎等技術,將網頁裡散亂的文字,挑選出店家名稱、電話、地址等結構化的資訊。4 年來下載量約 300 萬至 400 萬之間,共蒐集超過 50 個國家約 5 億筆資訊,位於台北的團隊有 20 人左右。

一切看似發展順利,但是事實上 WhatsTheNumber 一直無法找到有力的商業模式。

 

瓶頸:缺乏有利商業模式

過去主要營收來自「無廣告」的付費版,雖然曾經嘗試與商家合作,做成類似「網路黃頁」的服務,卻始終無法規模化。2014 年營收低於百萬台幣,靠著許多「天使」朋友的投資,千萬元的資本額燒了 4 年也逐漸乾涸,於是從去年開始,沈育德開始積極尋找「救命錢」。

「前前後後,我們大概見了超過 100 位創投,每天都在簡報、修改、再簡報,」沈育德粗略計算。跑過日本、美國、中國,面對不同投資者的拷問與拒絕,可曾感到挫折?他飛快地說,「每一天啊……。」

對沈育德來說,創 StorySense 可能是他人生中最艱難的歲月。沈育德求學時成績優異,畢業於台大電機系,接著進入台大資訊工程所,並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第二個碩士,電話邦創辦人毛羽建初認識時曾說,「這樣的人才怎麼會在台灣蹲了 4 年?」

至於收購方的電話邦,其實也是一家新創團隊,創立於 2012 年,稍晚於 StorySense,業務相似於 WhatsTheNumber,現已收錄 12 億筆欄目資訊,主要為中國本地內容。

電話邦以經營企業客戶為主,先後與小米、騰訊、阿里、百度、華為、聯想等二十多家手機廠或軟體公司合作,讓出廠手機預載電話邦服務,因此它能接觸到的使用者多達 5 億人,「在台灣,我連華碩、HTC 都談不下來,」沈育德羨慕地說。

 

未來:只能靠攏國外公司?

為何一家後起的新創團隊,有資金展開購併?因為電話邦於去年 10 月,獲得晨興資本領頭的 A 輪融資,據了解,金額約有 8 千萬美元,隨即展開購併,出資 1 千萬美元收購 StorySense,意在運用 StorySense 現有的資料及結構化技術,快速拓展海外市場。

從阿碼科技到 Gogolook 走著瞧,再到 StorySense,台灣網路人感嘆,是不是台灣團隊最終都得變成國外品牌?

StorySense 早期天使投資人楊致偉感嘆,年輕人無法站到舞台中央,得不到太多資源,創業犯了錯很快就陣亡了,台灣仍舊是年紀大的人掌握發言權,「他們用 1985 年開工廠的思惟,在看 2015 年的現在。有能力的人只能離開台灣,去尋找肥沃的土壤。」

但這次收購 StorySense 的電話邦也是新創團隊,創辦人毛羽建也是年輕人,所以尋求長輩援助並非唯一出路,而台灣有聽得懂網路生意的中生代生力軍,掏出錢來收購嗎?

投資許多早期團隊的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表示,「台灣融資的金額都不大,團隊自己營運的錢都不夠了,怎麼來買公司。另外台灣團隊在資本操作的經驗比較不夠也是原因。」

所幸台灣創業環境正在漸漸改善,期望 StorySense 在國際發展順利,學到更多經驗將來與台灣團隊分享。

目前沈育德已轉任電話邦營運長,並擁有共同創辦人的頭銜,可見電話邦對沈育德的重視。這次電話邦收購案,雖然恭喜吃了多年苦頭的 StorySense,終於得到精彩回報,但事實上,這仍舊是一場人才搶奪之戰,創業土壤貧瘠的台灣,這次再度敗下陣來。

延伸閱讀: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