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達執行長陳怡君如何站穩 IPTV 女王寶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6 月 14 日 0:00 | 分類 名人堂 , 網路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正當中華電信董事長蔡力行鐵腕整頓虧損累累的 MOD(Multimdeia on Demand 多媒體內容傳輸平台),決心槓上 MOD 上最大頻道商「台灣互動電視」時,和中華電信關係特殊又緊密的第二大頻道商「愛爾達電視」,在此時再成焦點。



據了解,蔡力行對內宣示,今年底前要讓 MOD 轉虧為盈;除了重新和權利金過高的頻道商協商,同時積極扶植愛爾達,因為對中華電信而言,愛爾達從未在其他平台上架,對中華電信「很忠誠」。

 

愛爾達與中華電信的超連結

事實上,這一緊密關係,也被外界放大解讀,認為就是因為愛爾達執行長陳怡君的叔伯輩,是曾任中華電信的董事長陳堯,所以愛爾達才能如此備受中華電信重用。

但一位中華電信高層認為,愛爾達雖然早期被認為靠中華電信養大,但也是陳怡君很爭氣,接連拿下幾次包括奧運、世足等大型國際賽事的轉播權,反而幫中華電信擴大用戶數。今年初,愛爾達更積極地拿下英國廣播公司(BBC)四個頻道的台灣代理權,內容包括自 2001 年以來,收視率最高的電視影集《福爾摩斯》,這也是 BBC 在台灣最大規模的合作案。

和愛爾達有關的一切故事,其實完全都是圍繞著有著 IPTV(網路電視)女王封號的愛爾達執行長陳怡君。俐落的鮑伯短髮、配上黑框眼鏡,腳下再蹬雙高跟鞋的陳怡君,外表完全符合大家對女強人的想像。

她和中華電信的淵源,要從 90 年代說起。

在那個連影音播放器如 Media player 都還是外掛的年代,陳怡君就在從事影音版權代理的公司,因為看好影音業務的網路商機,即使在還沒有寬頻的基礎建設,陳怡君即開始籌資做網路影音。

2000 年,就在網路泡沫前 3 個月,陳怡君募到資金,成立了經營網路影音的愛爾達公司。

2001 年時,中華電信推出網路多媒體影視平台 HiChannel,急需內容的中華電信,開始和愛爾達合作,一直在 2006 年以前,愛爾達都專心在供應 HiChannel 的網路影音內容,協助洽談影音版權,以及影音後製業務等,隨著中華電信開展寬頻服務,愛爾達和中華電信合作關係愈加緊密,也一直延伸到 MOD 等。

財訊

▲ 愛爾達執行長陳怡君

拿下奧運轉播權   一戰成名

之後中華電信民營化,正式成立投資處,並一一評估與各分公司有密切合作關係的企業投資價值,因為當時中華電信就想要透過網路播放影音內容,以收取廣告費方式營運,就像現在對岸發展很蓬勃的影片平台優酷、愛奇藝一樣,於是正式投資愛爾達。中華電信也是在那段時間投資了數位內容公司春水堂科技,以及神腦國際等。

真正讓愛爾達一戰成名的,是陳怡君拿下 2008 年北京奧運的這一役,這也是全世界第一個奧運數位轉播授權。

因為中華電信正開始投入 HD(高解析度畫質),當時的董事長賀陳旦建議陳怡君,可以去談談北京奧運的轉播授權。陳怡君心想,從體育頻道切入,或許能讓愛爾達從此有自己的品牌,而不是躲在中華電信背後,因此她卯足全力爭取奧運轉播權。

「可能那時年輕比較不知道害怕,反正伸頭縮頭都是一刀,」這句聽來有點傻勁的話,其實陳怡君的語氣很堅決。年輕時喜歡玩賽車的陳怡君,做起事來一樣敢衝敢拚,彷彿決定要做的事情,什麼也攔不了她。

但為當時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從未和任何數位媒體洽談過授權,「那時我叫助理每 3 天寫一封信,對方若沒有回應,就再寫再寫,」就這樣,土法煉鋼的陳怡君敲開了奧運轉播這扇門,「原本好幾個月都無聲無息,就在有一天去上海出差,才一下飛機出閘門就接到國際奧委會的電話,驚喜又驚慌,隔天立刻就飛去香港談。」

一到香港的會議室,陳怡君一直在想要怎麼開場,就蹦出一句話問對方,「中國有 35 省,台灣只有一個小小的島,授權金是不是中國的 35 分之 1?」陳怡君用這個開場,化解了雙方不熟悉的尷尬,之後順利拿下數位媒體的轉播權。

但真正的挑戰,是在拿下轉播權後的製播。

當時他們必須將分散在各比賽場館的 46 組訊號,從北京傳送回來,因為奧運是同時間許多不同的比賽同時進行,而體育收視又都是做 Live 直播,陳怡君只好一口氣聘請 300 個工讀生,加上內部員工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來處理龐大的轉播內容。當時中華電信的人只要看到陳怡君,第一句話都是問,「Sally(陳怡君英文名),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跨越挑戰  女強人不服輸

連 NCC 都在這麼急迫的情況下,給愛爾達出難題。當時因為要轉播奧運,愛爾達只得去向 NCC 申請頻道,但 NCC 祭出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規定,要求中華電信及愛爾達另一大股東台達電得撤出愛爾達。擔心努力多時的奧運可能無法播出,中華電信於是火速撤資,這 31.7%、約 6,000 萬元的股權,陳怡君只能變賣自己的其他投資來承接。

「那時候真的晴天霹靂!」講到這一段,陳怡君還是激動得抱頭驚呼,以噩夢來形容當時的處境。陳怡君指出,那段期間對她是極大的考驗,「我每天都告訴自己,就像奧運選手一樣,前面堅持了 4 年,絕對不能在這關鍵時刻生病倒下。」

還好,台達電創辦人鄭崇華從自己口袋裡拿錢出來,買下台達電持有的愛爾達股份,解決陳怡君一大半的難題。直到現在,愛爾達每一個大小記者會,鄭崇華一定親自出席支持。

2008 年 8 月 8 日,是陳怡君畢生難忘的日子,那天,包含陳怡君在內,所有愛爾達員工,甚至中華電信負責 MOD 部門的主管,全都盯著電視螢幕,直到北京奧運實況轉播的畫面出現在電視上,全場歡聲雷動!「那天下班已經半夜 12 點,走出仁愛路的辦公室,一個人很平靜,心很安,卻也有種被搾乾的感覺,」即使到今天,當時的心情依舊清晰。

陳怡君不只是挑戰自己的極限,她挑戰的,更是傳統又封閉的電視生態圈。

有別於 2008 年僅談數位媒體的轉播權,2012 年的奧運,陳怡君再度披掛上陣,以 500 萬美元,高於過去幾乎 10% 的價碼,搶下全台灣的奧運轉播代理權,震驚台灣電視產業。

但她在授權給無線電視業者轉播時,卻因無線電視台也有在類比與數位頻道(如凱擘)上播出,而發生凱擘上的數位系統也能看到奧運,愛爾達認為,這直接侵犯了愛爾達的代理權,對凱擘強硬地寄出律師函。

2014 年,沒有意外地,愛爾達順利拿下了巴西世足賽的台灣轉播代理權,但類似的事件又發生,這次愛爾達不只再度槓上背後有富爸爸富邦撐腰的凱擘,而且還直接對轉授權的年代電視斷訊。

「該堅持的就要堅持,」陳怡君淡淡地說,一路走來辛苦打下的數位頻道江山,一定要穩住。

靠著愛爾達接連以運動賽事突圍,中華電信也嘗到豐收的滋味。2012 年的奧運期間,中華電信的 MOD 新增了 4 萬用戶,去年的世足賽,更讓 MOD 的開機率從平均 5 成,最高衝上 65%。

一位研究產業生態已久的分析師觀察,MOD 經營最大的困難就是內容授權,傳統有線電視業者一開始擔心被 MOD 瓜分市場,威脅利誘頻道業者不要上架到 MOD,初期幾年,因為內容貧乏,所以 MOD 過去的用戶都僅有數十萬戶,更別提低到不行的開機率。

 

創造多層次獲利結構

但除了體育賽事外,因為有了愛爾達的影劇台,MOD 也推出 199 元隨選隨看的戲劇套餐,中華電信 MOD 部門的高層說,光是推出半年,又讓中華電信的新用戶增加 6 萬戶,開機率成長 10%。

但一位有線電視業者觀察,愛爾達在 MOD 上做得很好,可是畢竟不是在主流平台(有線電視)上架,成長一定會受限。

深知這局限的陳怡君,延續愛爾達的核心能力,在去年推出 hievent 的雲端影音服務,可幫企業拍攝法說會、產品發表會等活動,利用中華電信的網路頻寬及平台,進行現場直播或是隨選視訊。「這讓我們的獲利結構是多層次的,不只有直播或轉播活動,還有後續製成數位內容等,都可以包辦,」陳怡君說。

然而,隨著今年有線電視也將完成百分之百數位化,NCC 又已開放有線電視業者跨區經營,加上網路電視 OTT 如 LINE TV 等加入戰局,愛爾達固守在中華電信 MOD 上的這場仗,肯定不好打。

笑說自己年紀大了不能玩賽車的陳怡君,近幾年因為買了一間有小花園的房子,而愛上了拈花惹草。「我現在是綠手指,」陳怡君得意地秀出手機上她種的植物照片,做什麼事都要做到好的個性,不僅在事業上顯露無疑,她的小花園整理到連白頭翁、黃雀都來築巢,就可看出這位女強人對事情的執著。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愛爾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