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世代網路戰爭:搶奪更多的使用者與顧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6 月 15 日 8:59 | 分類 數位廣告 , 社群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達志影像,下載自路透社

網際網路出現以來,許多傳統的生意模式已經改變,現在的生意模式已經不是我們所熟知的那個樣子。例如全世界最大的租車公司優步(Uber),旗下卻沒有車子;全世界最大的媒體經營者是 Facebook ,卻沒有自產內容;世界上最大的出租住宿網站 Airbnb,旗下沒有任何房地產。




在工業革命後,人類社會分工變得越趨複雜,設計、製造、經銷、進口、批發、零售等等,而網路時代的全球特性,又把這個複雜的供應鏈重新洗牌,使用者服務導向性質,讓所有人能夠自己成為商家、也能自己銷售、設計、集資。

以往商品跟使用者之間的層層隔閡,也因為這些網路服務的關係逐漸打破,我們去電腦商場選購的時間越來越少,而在網路上動動手指直接購買商品的情況越來越多。表面上是打破了隔閡,但逐漸少了中間者的抽成,等於變相剝奪了部分零售、經銷的費用。

但在 2015 年的當下,時代已經逐漸偏向了供給服務的網站業者,例如在航空公司準備推出自己的 App 與網站夾殺之前,所謂的機票比價網站成長就已經超出航空公司的預期,而他們也難以搶下這些網站的流量;而英國的 Ocado 雖然也與超市共同合作,但超市也擔心最終他們的市場會被 Ocado 搶下。

平台商威脅傳統商業公司

傳統超市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就以搜尋引擎 Google 在德國所發生的爭議舉例,德國媒體網站曾經抗議 Google 抓取他們的標題與相關內容,認為 Google 應該要付他們使用費才能抓取他們的內容,而 Google 也因此移除德國媒體會在搜尋頁面上顯示的部分內容,但這反而讓他們的流量掉了 80%。

社群網站的發展也有遇到類似狀況,Facebook 至今掌握了內容網站的生死,只要他們修改了相關演算法,就有可能影響內容網站的流量,而這部份也因為 Facebook 是以廣告費來增加貼文曝光度,也因此讓內容農場得以靠廣告生存,只要他們做一定的成本計算,就能在廣告費與獲利間取得平衡。而他們也的確擠壓了傳統網路媒體的生存空間。

這些例子都可以舉出網路改變了多少事情,如果傳統產業要避免這件事情,就得學習向特斯拉、Warby Parker 眼鏡等公司一樣,把從生產、製造、倉儲、行銷、配送等環節一手全包,這樣傳統產業就可以從中獲取更多利潤,但這將會耗費大量金錢與時間成本。

與使用者接軌的「介面層」

TechCrunch 的編輯 Tom Goodwin認為新一代的戰爭就在與消費者(用戶)接觸的接口上,他將這個接觸到所有使用者的接口稱為「介面層」。

如前所述,包括 Uber、阿里巴巴、Google、Whatsapp、Facebook 等服務本身並不提供內容或產品,如果要談起一個產品要送到消費者手上前的各種層面來說,他們只佔有極小的那一曾,但卻是真正含金量最高的那部分:就是與消費者的直接接觸,以現代的網路商業模式來說,人數就是金錢,越多人使用、能賺錢的機會就更大。

於是我們能看到搜尋引擎除了廣告外,也開始跨入電商;Facebook 打算把所有的網站內容納入旗下並做廣告分潤,打算成為搜尋引擎外第二個網路永恆的存在。而台灣人所熟知的 Line、Wechat 都是在大量使用者的基礎上跨入支付、電商、遊戲等可以獲利的領域。

許多實體產品其實都已經在利用「介面層」的概念賺錢,例如 Withings 智慧體重計,就只是增加了一個智慧健康管理的 App,就讓這產品能賣得比傳統體重計貴五倍,其他還有可以不靠電腦就能播放串流音樂的 SONOS 音響組合等,都是相當好的例子。

程式碼的戰爭開啟

新的網路時代可說是程式碼時代,每段時期都可以看到全新的想法出現並很快取代原有的服務、或是原有的服務更加進化,許多我們所熟知的「服務」都正在想辦法爭取更多的獲利模式。

有些人會認為這部份造成了剝削,因為過於龐大的使用者讓這些服務得以制定對生產商較為不利的價格(這正是 Google 在歐洲被指控壟斷的重要原因);這其實也不能算是錯誤,不過當初詹宏志擔心雅虎收購無名小站會壟斷整個台灣網路廣告市場,結果事實證明,時代總是會不斷地更迭,現在無名小站早已收攤,而現在社群網站的發達,也不是當初我們會想到的。

時代會不斷地演進,至少以網路發展的速度來看,沒有什麼服務是能夠真正屹立不搖的,但接下來這波被稱為「物聯網」的熱潮看來還有許多事情是可以發展的,而無論是提供或利用「介面層」服務的廠商,只會越來越多。

參考資料: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