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了 5,000 萬人民幣的小牛,CEO 李一男本想發表會不上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6 月 22 日 7:59 | 分類 汽車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6 月 17 日晚上 11 點 16 分,這是小牛電動在京東上發起眾籌的第三天,螢幕上顯示的數字是 5,000 萬人民幣,這一數額已經遠遠超過之前京東的眾籌紀錄。



對於執行幾乎嚴苛

與十幾天前開完發表會一樣,內部並沒有特別的慶祝儀式。因為對他們來說,還有更多的工作等著去完成,工程師團隊要在一線盯著量產細節,小牛 N1 計劃在7月中旬發貨,時間只剩不到一個月了;市場部門還要制定接下來的推廣計畫,眾籌之後又有一個大項目在等著他們。小牛市場副總裁張一博告訴我,大家現在還都是日以繼夜工作,他最近都是凌晨三、四點才睡,酒仙橋中路那家如家酒店已經成為他暫時的家了。

小牛 CEO 李一男則是帶著數十人的工程師團隊去到了工廠一線,而這一去已經快半個月。發表會開完的第一天,李一男就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一整天,陪他的是剛拿回來的 N1 工程車。出來後,立即召集團隊開會,列出了他對工程車不滿意的地方,整整 60 幾處。「他是非常注意細節的,很多不滿意的地方,都是類似一些小縫隙,差個兩毫米。但是他說不行,給我重搞。」張一博說,「老何和 Raymond 現在都定在了常州」。而且這些事情都得他親自去拍板,有的時候,別人說這個地方不行,而有人說差不多就行了,這個事情就很難推下去,但他一決定,「這個事情好,今天必須給我做完,然後他們就要凌晨四、五點才下班,把這個事情給搞定。」

對於團隊的執行力,在小牛有著幾乎嚴苛的要求。「我是很感性的人,男哥是很理性的。我們兩個能成為合夥人,最契合的一點就是執行力超高,對執行力的要求特別高。」小牛聯合創始人、主管設計的副總裁 Token 胡依林談道,「這東西我安排下去,你告訴我什麼時候,就必須在什麼時候搞定。」

 

CEO 李一男本想發表會不上台

pingwest 配圖

理性的李一男在產品發表會的前一個月,還在糾結自己到底要不要上台演講。他本身就害羞,又覺得不擅言詞,很少有過大庭廣眾演講的經歷。「他說,要不你們來吧。」作為發表會總導演的張一博笑著回憶道,那時直接跟他說,「不行,你要這麼說,發表會也不用開了。你是老大,你必須上。」話說到這程度上,對於李一男來說,怎麼也得上了,無論他的演講能力是多麼的糟糕。接下來,為了準備 6 月 1 日的發表會,就開始了密集的訓練。起初,「男哥比較害羞,演講效果不好」,跟他一起排練的張一博說,「要是這麼講,我不幹了。」

而為了消除李一男靦腆的性格,適應公眾演講的氛圍。無奈之下,張一博提議說下去買一打啤酒吧。喝過一瓶之後,讓李一男再站到會議室的辦公桌上去講,講一半,然後把在的幾十名員工叫進來。就這樣,慢慢地,前後大概過了四十次。最後,到了發表會的日期,李一男站到了台前,進行了首秀和壓軸演講。演講效果、炒熱氣氛的能力雖然一般,但跨出了第一步,宣布了小牛的第一款產品。

 

為什麼賣這麼「貴」?

在產品發表後,N1 也引來了不少的質疑,「價格不夠親民」、「設計不夠出色」、「看起來不像李一男做出來的」。對於這些負面評論,張一博表示,在產品發表之前,內部就有這樣的預期。

網路從業人員做硬體,大家聯想到最多的是小米。「其實我們是想把價格做低,但因為供應的成本,整個的成本壓力非常大。」有過小米工作經歷的張一博表示,「小牛用了行業頂級的方案,配置帶 BMS 的松下鋰電組、博世電機。」同時,張一博認為,小米模式需要天大的資源才走得通,手機賣到 1,999 元人民幣,是費了很多壓低成本的心思——官網直購、微博行銷。

而小牛也在重複小米的路徑,在京東眾籌後,未來將在官網以及京東訂購,選擇京東作為協力廠商 B2C 合作平台,看中的是後者的超大件物流配送體驗,小牛將會是整車組裝好直接配送到家。

 

不想賣概念

有部分使用者覺得產品不夠酷炫,是在小牛的預期範圍內。「當大家看到一個在這個位置(高)的產品時,會驚呼,『哇,這個才是我想要的』;但你會發現,當你想要搆著它的時候,可能還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張一博說,「我們其實想要做的事情,不是說畫一個大餅,放在那,今天你看著這個東西特別棒,但就是遲遲用不上,最終無非就是一個噱頭和新聞,這不是老李的風格。」

張一博強調,精神上的高潮是不夠的,要在現實生活中幫你解決一些問題,小牛是要在發表一個月後就發貨的。

 

年輕人在哪,我們就送上門去

相比網路上好壞摻雜的評論,N1 團隊線上下收到的大多是正向回饋。

pingwest 配圖

12 日傍晚時分,八輛外型一致的紅、白、黑電動車在鼓樓大街穿行而過。停下來後,便吸引了大量圍觀者。在後海,幾個玩樂隊的希望把小牛帶到張北草原音樂節,希望在他們上台的時候,能把車推上去,到時把周圍的燈光全部關掉,用小牛的大燈,來把主唱照亮。

鼓樓 & 後海夜跑,是小牛的第四站。張一博告訴我,這個想法是偶然產生的。在開完發表會後,工程車也就留在了北京,公司的同事也想親自開出去體驗一下。於是提議,不如晚上把所有的車都騎出去,所有人都戴上頭盔,按照設定好的路線行駛。同時強調,絕對不允許出現闖紅燈、逆行的情況發生,因為兩輪電動車讓人詬病的一點就是,他們往往是交通規則的破壞者。

而當他們騎累了,停在一邊,去咖啡館喝點東西休息會時,發現很多人圍了上來,「咦,這不是小牛電動車嗎?」接著問的最多的問題就是「上哪買」,甚至很多人湊上去合照、拍照發朋友圈。事後,張一博向大家提議,既然迴響這麼好,那就把這個事情延續下去。「年輕人在哪,我們就送上門去」,並且取了個「小牛電動刷新城市」的名字,之後去了中關村歐美匯、五道口城鐵。

 

下個月進入歐洲市場

在小牛辦公室採訪 Token 時,他的手機不斷出現訊息。感性的他自豪地說,「開完發表會之後,全世界都找來了」,現在國外的媒體也在約採訪。小牛剛剛做完歐盟的認證,7 月份將進入歐洲市場。在李一男看來,歐洲市場是踏板車一個非常大的市場,對於小牛來說,這個品牌最終到了明年這個時候,產品到底好還是不好,要取決於在歐洲能不能做起來。

也就是說,對於小牛品牌的塑造,歐洲市場非常重要。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