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盪時代:人工智慧與大數據下的「陰霾」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04 日 0:00 | 分類 Big Data , 尖端科技 , 物聯網 follow us in feedly

記得在一部科幻電影中,一群人因為外星人的到來而在樓頂狂呼歡迎,但隨之而來的先是巨大飛船下的一片陰影,接下來就是外星人的一束光炮,這群人和大樓隨之灰飛煙滅。有時候我們過多關注技術好的一面,但實際上技術與對社會的重構相疊加才真正塑造未來的具體形態。技術發展下去,必會逐步挖去現有社會的存在根基,直至社會需要再平衡,全面進入一個動盪的時代。佔領華爾街也許正是這種變化的一種隱晦徵兆,憤懣的人們面對這種變化其實是很迷茫的,他們只知道自己是 99%,卻不知道應該提倡什麼,還是反對什麼。



大數據與人工智慧的本質含義

在自然界裡由無機物到有機物,由單細胞到多細胞,由爬行動物到哺乳動物,由本能驅動到智慧驅動這種進化路線大家已經耳熟能詳,而所有這一切似乎根本的目的都是為了產生人類的智慧,人的智慧是這進化鏈條的巔峰。如果有神,那確實可以認為神是透過進化複製了自己,創造了人類所獨有的智慧,透過這智慧人類可以去認知宇宙中普遍的自然法則。

現在獲得了智慧的人類則開始重複這一過程。

我們先製造最原始的石器,接下來考慮給它賦予動力,就有蒸汽機、電力的產生;再接下來就考慮讓工具能分擔腦子做的事情,比如計算,就有了電腦;之後則希望電腦處理更加複雜的東西,比如情緒的識別、圖像的辨識、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等;這條進化路線的終點則是人工智慧。自然界根據自己複製出了我們,我們根據自己創造人工智慧。所以人工智慧是否可以達到我們自己的程度,其實依賴於我們人類的能力是否有一個邊界,是否能真的成為造物主。

大數據則是人工智慧的必要支撐,現在看來它是讓人工智慧水平有較大突破的一個關鍵因素。一個典型的例子是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的課上吳軍老師講的,他說在算法基本不變的情形下,單純透過把數據量加大 1 萬倍,那在翻譯中文的時候準確程度可以增加 5%。

人產生智慧之後,從自然界的手中接過了改造地球的權利,從外太空回頭看地球,雄美壯麗的極光屬於自然,但萬家燈火則屬於人類。現在要接替人類的則是人工智慧。

人工智慧產生後至少在一切可以有簡單重複、量又巨大的地方會取代人類。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並且也正在發生。顯然如果有 1T 的檔案數據需要分析,靠人是完全不靠譜的。

從人工智慧的具體進展來看,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辨識、圖像辨識等都已經有了可見的成果,至少是基本可用的級別。各種機器人產品其實可以算作這些技術的一種綜合應用,機器人的完善程度越高,說明人工智慧的水平越高,當然你不能把機器人侷限為類人形機器人。下一個里程碑是出現一種大眾化的人工智慧產品,無人機或者無人駕駛汽車也許可以第一個對此進行突破,其次才是 Pepper、Jibo 這種機器人。但不管怎樣,人工智慧在沒產生自主意識之前部分代替人類改造世界,已經是種必然,並且為期不遠。

這無疑是一種巨大的社會進化機遇,人類總算有一種機會,在人類社會最底層塞上一層東西,把整個人類社會往上進行平移,讓大多的人從物質困擾中解脫出來(影響範圍和力度的大小和能源的突破有內在關聯)。

 

內在的集中趨勢

大自然造人的時候是由一到多,我們每個人具有獨立意識,但人工智慧的存在模式正與此相反,事實上我們只需要一個人工智慧。機器人的個數等也許模糊了這個事實,但拍電影時大家顯然意識到了這點,所以矩陣其實只有一個。

在摸索階段,不同的人思路不同所以也許會有多種不同類型的人工智慧,比如它主打深度學習,你則依賴於對大腦皮層的模擬,但可以肯定的是同一類型的人工智慧不需要多個。多個 Watson 其實只有形式上的價值,不管做多少事情 Watson 這種人工智慧有一個就夠了。

這意味著人工智慧先天具有中心化的趨勢,從長期視角來看,最終需要存在的人工智慧最多也只可能是一個類別一個。

即使在發展過程中,這種內在的集中化趨勢也會讓人工智慧的浪潮與之前的浪潮不同。

人工智慧的核心支撐現在看來就是兩個:一個技術本身,一個則是數據。這對草根並不是什麼好消息。有些機會是比較大眾的,比如行動網路上的 App,有的機會是比較小眾的,比如修鐵路。現在看來人工智慧更像是一種只有小眾才有機會的浪潮,在人工智慧這浪潮所創造的機會中,顯然擁有技術的和擁有數據的會有優勢。

擁有核心技術是指人工智慧算法本身,在自然語言處理、計算機視覺這些方面有高超的水平,這通常是大公司和一些科研的人才具備的優勢;擁有數據的通常是已經有一定事業和社會資源的人。前者由於開源和人工智慧即服務的存在在大多時候是可以跨越的,有難度的通常是後者,比如一般來講你並不能獲得醫院的數據。

所以說人工智慧所帶動的新領域裡,遊戲規則更可能與 PC 網路、行動網路不一樣,會更加的集中。

把人類社會普遍提高一層,以及這種內在的集中化趨勢顯然會帶來問題。

 

人的身生活與心生活

有個簡單視角有助於看清人生很多事情。

當把人生看成一團能量,把生活看成「身生活」和「心生活」的疊加,那就會發現這團能量要嘛注重「身生活」,要嘛注重「心生活」。隨著這能量分配方式和程度的不同就形成各種文化和人生。但不管怎麼強調「心生活」,包括對彼岸的嚮往,歷史上,人類絕大多時候是把人生這團能量分配在「身生活」上的,這就和動物的一生大多時候是在找吃的差不多。這反過來意味著我們的社會,大體上是按照把人生這團能量分配在「身生活」上進行組織的,大多數人財務不自由,普遍面臨著自己或家人的生存壓力。

接下來這種生活模式終於可以有一個改變的機會,人類金字塔的最下層整個的會被塞上一層東西,借助人工智慧,所有的「身生活」相關的東西可以很廉價乃至免費的獲取到了,這絕對會改變社會的基本結構。

這是好事情,但也蘊含著風險,這風險至少短期並不來自於霍金等所擔心的人工智慧滅殺人類,而是來自於這種變化本身對社會結構的衝擊。我們還不太知道一個大多數人可以擁有大量閒暇時間的社會究竟該如何去組織。在過去,大多數人經由勞動獲取收入,利用較少的閒暇時間來消耗這收入,但接下來他們的勞動會變得沒有價值,而同時擁有大量的閒暇時間。只有 2% 的人才是忙碌者,能在創造大量財富的同時維持原有的生活模式。

現有的生產模式和社會結構肯定不足以解決這問題,而可以想見的方式往往涉及巨大的改變,比如說:

一種方式是實際上很殘酷的餵奶策略。這種策略下社會會分解為兩個階層:一層忙碌的實現自我,一層則不知道幹什麼,但維持著最基本的生存條件,能夠生活下去。這可以拿發達大都市與非洲部落做個參照,並放大其規模和程度。比如讓大都市發達十倍,人口縮減到十分之一,部落保持不變但人口增加十倍。這雖然保持了人道的基本底線,但其實也還是很殘酷的。在《第九禁區》這電影裡,曾經講述了一個人類這樣對待大蝦一樣的外星人的故事。

一種方式則是更加社會化,重回一種極為嚴密的配給經濟,至少是基本生活資料上的配給。這時候「身生活」相關的部分是徹底社會化的,不需要經濟考量。過去對此的嘗試是計畫經濟,並導致了不小的災難,但大家可能沒注意到,當人變成透明人,人工智慧把人類社會普遍抬升一層之後,計畫的可能性是在重新開始增長的。在這前提下,人生的能量就可以更多的投放在「心生活」裡,也許在精神的世界裡可以發現一個無限容納人生能量的世界,比如審美和藝術、探索宇宙等。接下來再在這個上建造新的經濟形態。

一種方式則是戰爭。戰爭消滅人口的同時,大量問題也會隨之被消滅。

人類的智慧一定可以想像出更多的方式,有些我們暫時還無法想像,但比較確定的一點是社會保持原樣已經不太可能。而社會基本模式的變化一定會產生動盪,所以我們即將面對的是一個動盪的時代。即使《奇點臨近》說的東西只有一半是對的,那這種動盪都很可能會在未來三十年內逐步發生。

 

小結

PC 網路、行動網路、IOT、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東西的興起,短期看只是一個個創業的機會,但實際上這些東西也在重塑這個社會的根基。一旦這種量變達到一定程度,顯著變化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一個不好的比喻是老鼠在嗑柱子的時候,只知道柱子在變細,但往往會忽略柱子在下一刻隨時可能倒下來。這比喻雖然負面,但所謂動盪時代真的很像柱子倒下來那一刻。上面說的變化是確定的,所以從趨勢來看動盪時代其實也是確定的。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