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CEO:蘋果研發 GoPro 殺手是無稽之談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11 日 0:00 | 分類 Apple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虎嗅網配圖

最近,GoPro 發表了名為 Hero4 Session 的新款相機,跟之前的消費機型比起來,它在外形上有了很大的改變。Hero4 Session 呈立方體形狀,其尺寸只有 GoPro 目前主打機型 Hero4 Black 的一半。對這家位於加州聖馬特奧市的公司來說,它代表了吸引新使用者以及使自己產品陣容多樣化的努力。這時候,GoPro CEO 尼克‧伍德曼當然要出來為自己吆喝。以下內容,來自他接受 Forbes.com 的採訪節選,由富比士中文網翻譯。



儘管 GoPro 在上市後的頭一年起起伏伏,但該公司希望 Session 能夠重燃用戶的興趣,並展示 GoPro 在探索新業務(比如虛擬實境和無人機)的同時仍然能夠進行創新。

在 GoPro 發表 Session 不久之後——這款產品將在下周開始發售,價格為 400 美元——富比士記者對伍德曼進行了採訪。我們進行了內容廣泛的對話,這位原億萬富豪科技高階主管談到了新產品,為什麼 GoPro 需要時間轉型為一家媒體公司,以及為什麼他不懼怕蘋果(Apple)。

以下對話紀錄為表達明晰和結構清楚進行了修改:

富比士:你們為什麼決定要開發一款全新的相機產品呢?

尼克‧伍德曼:(按下一個按鈕啟動相機,自拍了一段影片,然後把它放在桌上)像這樣的易用性能夠完全改變遊戲規則。GoPro 運動相機已經很方便了,但你仍然需要打開它,等它啟動,然後按下快門鍵。但如果你是在追著孩子跑,或者是拍攝走走停停的影像,那你要嘛一直把相機開著(這會耗盡電量),要嘛不斷開啟和關閉相機(這很費事)。

我們能夠感受到這種沮喪,感受到反覆按壓按鍵、進行拍攝和保存的繁瑣。這聽起來十分簡單,但當你花一下午時間使用它時,新產品會讓你更頻繁地使用 GoPro 相機,因為它又移除了一個痛點。

富比士:但這會不會蠶食你們的其他產品線?

伍德曼:更多的是互補。我們的產品線是這樣設置的,只要客戶最後選擇的是 GoPro 產品,我們就很高興。因此,如果人們購買的 Session 數量超過了(Hero4)Black 或者 Silver,我們完全沒意見。

我認為,Session 也將吸引到一些之前不理解 GoPro 的用戶——他們看著 GoPro 相機會說,「真的嗎,我要把這個戴在身上?」也許相機的個頭仍然有些大,或者也許它還是太礙眼,又或者在佩戴 Hero4 Black 或 Silver 時可能讓他們感覺有些不自在。而如果你還能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存在,那你就沒走進可穿戴相機的市場,因為你的產品難以做得更小和更不礙眼。

富比士:所以,你把這看成對用戶群體的開拓?

伍德曼:絕對的……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擴大自己的產品線,這樣(我們的用戶)就能擁有更多的選擇。Hero 4 Black 和 Hero4 Silver,它們是同一款相機的不同配色版本。它們的身分或多或少是一致的,所以它們面向的——從設計的角度來看——是同樣的用戶。如果我們無法跟那些用戶產生共鳴,那是因為我們沒能向他們提供足夠多的機型或足夠多的選擇。

富比士:讓我們來談談 GoPro 對媒體業務的聚焦吧。這種對新產品的關注是否意味著你們正在從媒體業務上轉向呢?

伍德曼:不,這使我們的媒體業務成為可能。我們經常說的是,它將在一系列事件中變成現實,我們的媒體機遇源於我們讓人們能夠創建和分享內容。

首先,我們搞定了攝錄內容的問題,我們已經在那上面證明了自己。現在,我們正在開發自己的軟體,讓人們可以製作更多精彩的內容。再接著,當我們做得更好時,我們將能夠把 GoPro 作為一項媒體業務進行擴張……我們只是需要讓使用者能夠更方便地製作出 5 倍、10 倍於如今數量的內容,那應該不會很難,因為這件工作在如今很不方便。我們的使用者正在製作各種各樣的內容,這個事實令人驚奇。

富比士:在其他產品發表方面,我們有沒有可以期待的東西?

伍德曼:你可以期待很多東西,我們還無法告訴你它們是什麼!我們將在明年上半年推出一款(四軸無人機)。

富比士:我看到媒體在週一上午報導稱,GoPro 將推出內置相機的無人機?

伍德曼:喔,人們都在猜呢,我們沒有對外公布那種消息。新聞炒作,炒作!

看一看我們目前正在做的事以及我們做成的事,那非常令人驚奇。三年前,GoPro 有 3 個人在從事產品開發,我們正致力於搞清楚如何推出下一款相機產品。現在,我們正在同時研發多種類型的相機。我們正在進入球形相機陣列和飛行器的領域,同時作為一個全球媒體品牌不斷成長(這得益於大家使用我們的技術)。

富比士:科技公司保留創始人擔任首席執行官,讓公司變得更具創造力以及對風險持更開放的態度,人們已經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的論述。我認為,像 Google、Facebook 和亞馬遜那樣的公司,它們在聚焦新業務方面非常成功是首席執行長的功勞。

伍德曼:嗯,我覺得,比公司創始人擔任首席執行長更重要的是激情,那種公司跟創始人的攜手並進——因為公司是他(或她)的孩子。創始人擁有持續的激情和積極性,如果是引入職業經理人,你就會面臨這樣一種風險,即讓激情不如你的人執掌公司。

你能想像有多少公司——我不會說出它們的名字,有些公司可能還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員工到那裡去只是做一份工作嗎?

富比士:在競爭這個話題上,你相信蘋果正在開發一款相機產品嗎?

伍德曼:不,一點也不信。他們有自己的願景,他們有自己正在爭奪的戰場,我認為 GoPro 和蘋果的業務是一種相互欣賞的關係,但我覺得他們會聚焦於讓自己的智慧手機擁有出色的攝錄功能。

我認為,這一切都是專利事件引來的喧囂,那項專利曾屬於柯達,後被蘋果收歸旗下。人們甚至不知道蘋果購買那項專利,接著這件事曝光之後,突然就有了蘋果正在研發 GoPro 競品的議論。那項專利甚至都不是相機技術,它被應用在一款擁有按鈕的手錶上面,可以控制類似於 GoPro 的相機。這被臆測為了「蘋果正在研發 GoPro 殺手」,純屬媒體炒作的無稽之談。

即便如此,我可不知道蘋果的產品路線圖是什麼。但我跟蘋果首席執行長提姆·庫克有過交流,我沒有理由認為他們正在開發一款 GoPro 競品。

富比士:那麼有新聞報導稱,你基於一份君子協定把公司的部份股權轉讓給了前室友,你對此有何評論?人們似乎因為這件事對你讚譽頗高啊。

伍德曼:在當前這個時代,你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卻能得到很多讚譽。我的室友可是拼了命工作的,那並不是一種施捨。他是我的夥伴,我在聘請尼爾·達納(Neil Dana)兩年之前創立了 GoPro……他當時正在找工作,我就說,「嘿,過來幫我參加一場展會吧。」因為我那時候是自己一人。

他是非常出色的推銷員,而且活力十足。我說,「嘿,尼爾,你為什麼不來跟我一起工作呢,讓我們一起做這件事。」我跟他達成了一份協定,不管我掙了多少,我要分給他 10%。很多年以來,我們並未訂立正式的文書,它就像一份君子協議。後來,等到三、四年前有投資者入股,我們就正式簽訂了協定,並付諸實施。

所以,我沒有把他告上法庭和試圖把他擠出公司,人們因為這件事而表揚我,這有點像(點讚)——我很激賞這一點,非常不錯。但我要告訴你,獲得這種回饋的感覺可比另外一件事情好太多了,也就是我們成立吉爾和尼克‧伍德曼基金會(Jill And Nicholas Woodman Foundation)並因此受到公開責難的時候(註:伍德曼將處於禁售期的公司股票贈予該基金會,致使 GoPro 股價大跌 14%)。所以,對此我感到很欣慰,但那是尼爾應得的。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