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15 年內,醫療投資依然回報最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13 日 15:2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 COD Newsroom

月初比爾蓋茲在 gatesnote 上發表了一篇討論增資醫療的文章,提到了投資決策與目標設定,雖然慈善投資與風險投資是兩條設定,但我想,也很值得品讀一下吧。以下為他的文章:



生活需要我們做選擇。不管是在慈善領域還是其他領域,許多優秀的項目值得我們關注。但如果你試圖投資所有專案,就會發現收穫其實大打折扣。這就是梅琳達和我選擇關注少數幾個領域的原因。即便是重點領域,我們也會設定優先專案,對他們投入更多時間和金錢。

接下來的幾個月,世界領導也會做出相似的選擇。九月,他們將在紐約制定一系列可持續發展目標,這將有助於確定接下來 15 年的全球發展議程。提議的目標包括健康、氣候變化和海洋方面。目標一旦被採用,領導人將優先考慮這些方向,做出具體的資金和精力分配。

 

我們基金會強烈認為醫療目標為首要目標

為什麼?因為當涉及救助及改善生活方面,投資醫療擁有我見到過的最驚人的回報。

看看世界已經取得什麼成就。從 1990 年,我們將 5 歲之前的死亡人數降低一半(從約為 10% 降為 5%)。而我樂觀的預測,到 2030 年,我們可以把這個資料再砍一半,這將使 6,100 萬兒童免受死亡:

36kr 配圖

由美國前財政部長 Lawrence Summers 和蓋茲基金領導的團隊對潛在影響力進行過研究。發表在醫學雜誌《柳葉刀》的報導指出,如果我們重點投資幾個領域將大大減少富裕國家兒童和貧窮國家兒童的死亡率差距。這就是我想看到的——全球範圍內實現醫療平等。

救助兒童只是醫療投資好處的一個方面。就像我今年初夏一篇文章寫到:透過提高孕產婦健康水準,截至 2030 年,我們將可拯救 300 萬名母親;透過肺結核防治,我們將可另外拯救 1,000 萬個生命;透過愛滋病方案,我們將還可拯救 2,100 萬個生命。

 

我們該怎麼做來實現這些目標呢?

一方面我們需要瞄準好目標。在這方面,聯合國 2000 年關於千年發展目標就做得很好,設定了一系列宏偉的數位目標。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哪些國家落後、哪些國家正超速前進,這能幫我們更容易找到急需改變的地域。如果我們想完成聯合國制定的千年發展目標,就需要用同樣的方式完成今年的新目標。

另一個關鍵步驟就是考慮外國援助的動態變化。不管是富裕國家、中等收入國家及貧窮國家,都應承擔救助生命的責任,但這種責任從接下來的十年來看,應當會非常不同。發展中國家經濟的增長意味他們將減少對外援助依賴,而更多地去解決本國人民醫療服務成本。

《柳葉刀》雜誌計算了上文我提及的目標所需費用,它發現到 2030 年,重度貧窮國家和中度貧窮國家將需要投入 3% 的 GDP 在醫療方面,而現在這個數值僅僅不到 2%。當然,這麼大規模提升不會一夜發生。雖然它是個巨大挑戰,需要國家領導者擁有強大的政治領導力,但我認為這還是有可能的。

該報告還發現,短期內,34 個最富裕國家,將大力投入研發新疫苗和其他生命拯救工具。理想情況下,他們會加倍醫療救助。但現實情況下,預算很緊,這件事很困難。然而提高醫療救助總目標數和增加高強度醫療項目份額能得到非常顯著的效果。

為支援醫療援助,我們需要向各國領導者遊說:這不僅能拯救生命,也能引導人們走上自給自足的道路。因為隨著越來越多國家加入全球中產階級(部分由更健康、更有效的勞動者帶來的變化),他們很少需要外部援助。實際上,《柳葉刀》報導指出,隨著時間發展,發展中國家將有能力支付醫療花銷增長的 75%。

這種轉變所面臨的一個挑戰是,一些國家將很快變得很富有而不能再被列入救助目標,但這些國家仍有很多人極其貧窮,沒有足夠錢來填補自身差距。比如印度、巴基斯坦、奈及利亞和越南都面臨這種問題。所以相對於關注貧窮國家我們更應該更多關注窮人,不管他們住哪。

在醫療領域進行大量投資,其收益將遠遠大於成本。據《柳葉刀》報導,重度貧窮國家收益會達到總投入的 9 倍,中度貧窮國家為 20 倍。

全球醫療是個美妙的投資,它應該是全球議程最優先考慮的事。弄清如何實行可持續發展目標需要我們需要做出許多艱難決定,但全球醫療這個決定不該是艱難的。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COD Newsroom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