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的產品策略:兩邊下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7 月 20 日 14:35 | 分類 Android , Google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36kr 配圖

可以這麼說,Google 的一整個產品線就是一系列可觀的 A / B 測試。

大家應該都聽過「不要把所有雞蛋都放到一個籃子裡」,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永遠都要有 B 計畫,它讚美的是多樣化的優點。看看 Google 貌似混亂和令人困惑的產品線你會發現,其實這家公司正謹守著這一價值觀。Google 往往喜歡針對同一客戶群推出多項競爭產品,這樣的話,如果一個產品失敗了,也許另一個產品能夠補上。




最極端的例子是 Google 的即時通訊解決方案。Android 上一度曾出現過 4 款不同的產品:Google Talk、Google+ Messenger、Messaging (Android 的簡訊應用程式)以及 Google Voice。Google Hangouts 最終勝出,把其他的都合併進了一個平台。

Google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統一的即時通訊平台了,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吧。且慢,據印度經濟時報報導,Google 已經在開發第 5 款產品了。據稱這款即時通訊產品將不需要 Google 帳號,其目標針對的是 Whatsapp。Google 的 KitKat(Android 4.4)把原來的 SMS 應用程式撤掉,用 Hangout 來代替發簡訊,而到了 Lollipop 又添加回一個 SMS 用戶端軟體,所以很快我們又將回到有 3 個簡訊用戶端的情況了。更新後一版的 Hangout 由給 Android 增加了第二個撥號應用程式,這樣現在除了 KitKat 引入的 Google Dialer 以外,還有一個新的能撥打 VOIP 電話的 Hangout Dialer。現在用戶要求統一撥號應用程式的呼聲也開始高漲起來。

不過 Google 平時就是這樣折騰的。其行動表明,自己並不相信一個問題只有一種解決方案,哪怕這樣會讓用戶的日子好過得多。因為它需要應對外部各個領域的競爭對手,而且 Google 似乎也認為沒理由競爭就不能出自內部──讓自己的產品自相殘殺。

36kr 配圖

Google Dialer 與 Hangouts Dialer

其效果就是 Google 幾乎所有的產品目錄似乎都要進行大型的 A / B 測試。正如 Google 的搜尋引擎不斷從 Web 上收集資料加以學習和改進一樣,Google 公司本身也是這麼運作的。它給單個問題提供了多個解決方案,希望能從中決出優勝者。

還是以即時通訊為例:Google 有 4 個簡訊用戶端,每一個都採用了不同的辦法去解決問題。Google Talk 是傳統的即時通訊用戶端,跟 AIM 是同一路數。Google+ Messenger 是個 IM 用戶端,也是社交網路一部分的──是 Google 版的 Facebook messenger。Messaging(Android 原版的 SMS)應用程式是單純的手機 SMS 應用程式。Google Voice 則把 SMS 系統搬到了它的耳朵,讓用戶可以擁有一個電話號碼,收聽語音郵件,並透過網路閱讀和發送簡訊。

一個問題有 4 種解法是很混亂,但它確保了無論哪一種方法勝出,Google 都將在該領域擁有一個競爭者。對於用戶來說,自己本來只是想約朋友出去喝一杯,但現在卻要想清楚用哪個去約,這無疑是件痛苦的事情,不過 Google 對此似乎並不擔心,只要用戶選了其中一個用就好。

即時通訊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實際上 Google 幾乎每一個產品目錄都有多個專案在互相競爭。

 

Android vs Chrome OS──最後勝出兩位獲勝者?很好!

36kr 配圖

很多人會問:「為什麼 Google 要弄兩個完全不同的作業系統?」跟即時通訊一樣,Chrome / Android 使得 Google 在作業系統領域無論風往哪邊吹都可以立於不敗之地。計算的未來是基於 App 的智慧手機式的 OS?還是依靠網路、一切都是 Web 應用軟體的雲端 OS?無論是哪一種,Google 都留有一手。

現在的情況是 Android 和 Chrome 都做得很好。Chromebook 已經壯大到足以威脅 Windows,而 Android 則已經佔據了 80% 的智慧手機市場。

做兩套作業系統有很多重複,但是最近二者界限開始模糊。Android 的 Google Now 登錄上了 Chrome。Chrome OS 的通知面板看起來幾乎就是從 Android 剝下來的。而 Android L 最新的 App 允許 Chrome 瀏覽器標籤顯示為獨立應用軟體,成為 Web 應用軟體的一等公民。

目前來看,這兩作業系統還是井水不犯河水,Chrome 仍堅守桌機和筆記型電腦,Android 則佔據了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但是硬體也已經開始模糊了。我們可以看到在筆電(以及大量混合平板 / 筆電設備)上跑的 Android,還有裝 Chrome OS 的平板。

Google 也在利用 Chrome 和 Android 進行 A / B 測試,看看有多少 OEM 能夠修改它的代碼。Android 允許任何人修改,而 Chrome OS OEM 則不允許改變底層代碼或介面。透過這樣 Google 獲得了升級影響的第一手資料。Android 到處都要求升級,但往往有數月的延遲,且經常不升級,而 Chrome OS 代碼的不可變更,使得 Google 可以維護一套集中升級系統,只需一天就能完成一切升級。

有了這些 A / B 測試資料,Google 認定 Chrome OS 更適合於升級的情況,因此會對 Android Wear、Auto 及 TV 採取相同的策略。這些產品 Google 均不允許 OEM 改動,並由自己來營運一套中心化的升級系統。

 

Android Wear vs. Google Glass──嘗試不同的形態因數、價格和平台

36kr 配圖

未來的可穿戴式電腦會是怎樣的呢?對於這個問題,Google 還是用 A / B 測試來驗證:一個是頭戴式平顯,另一個是一個微型的計算化腕錶。

兩個項目的價格點很不一樣(Glass 為 1,500 美元,而 Wear 大概是 200 到 250 美元),其產生的社會影響也有很大的不同。Glass 是戴在臉上的,它挑戰傳統,把鏡頭對準了每一個人、每一樣東西。相比之下,Wear 是不動聲色的可穿戴技術,沒人會出於社會禮儀反對你戴電腦手錶,而如果硬體設計得當的話,大家甚至都不會注意到你戴了手錶。

這兩個項目還是對平台策略的一次測試。Glass 是 Google 在垂直領域按照蘋果的風格做事的首次嘗試。除了 Google,沒人做過 Glass 設備,而軟體則是針對硬體量身定制的。Wear 是 Android 式的平台──Google 做軟體,別的公司做硬體。

現在 Wear 似乎趕跑了 Glass,不過 Google 堅稱兩項目仍將共存。Google 甚至說 Android Wear 的通知技術將引入 Glass。Google 本可以把焦點轉向 Wear,取消掉 Glass,但它沒有這麼做。因為它需要內部競爭。

 

Gmail vs. Google Wave—自己想要顛覆自己

36kr 配圖

在技術領域,長江後浪推前浪早已司空見慣。既有公司告訴自己說大家過去一直在用的在將來也會足夠好用,此外他們還掌握這市佔率優勢。然後新東西開始起勢,原有的市場領導者就被趕下台了。如果不能迅速調整,老產品往往很快就會失勢,淪為想在本領域一試身手的更大的公司的品牌或專利組合。

Google 不希望被顛覆,哪怕是很小的一個獨立市場。所以 Google 不怕嘗試去自我顛覆。

2009 年的 Google Wave 就是這樣,它試圖在 Gmail 成為市場領導者之一時幹掉電子郵件。電子郵件技術已有 30 年歷史,Google 希望,透過應用一些現代的 AJAX 技術能夠革新線上溝通。結果是一個即時通訊、電子郵件、文檔及即時逐字母輸入的狂野(和複雜的)組合。

大多數公司都不會對自己的明星產品出手,但 Google 不這麼看。如果 Wave 的夢想成真,它會幹掉 Gmail,而 Google 就會用一個新的市場領導者替代舊的。不過 Wave 表現不好,其介面過於複雜,並且與更多現有的溝通方式缺乏互通性。1 年後,Wave 關門了。

所以你看,Google 試圖幹掉 Gmail,但它依然活蹦亂跳。可無論結果怎樣,Google 都是贏家。再次地,如果你跟自己競爭,你幾乎總能推出一位獲勝者。

 

Google TV、Android TV vs. Chromecast──一旦「A」失敗,再弄個新的「A」出來

36kr 配圖

電視是什麼?是有著專門介面的媒體中樞?還是其他設備內容的從屬螢幕?Google 給出了兩個不同的答案,一個是約 300 美元的 Google TV,另一個是 35 美元的 Chromecast 電視棒。

這兩個一個又貴又複雜,另一個簡單得要命,價格低到購買可以隨性。便宜簡單的最終勝出──Chromecast 銷售大獲成功,賣出了數百萬,而 Google TV 則一落千丈。

這輪 A / B 測試似乎已經以 Chromecast 的獲勝告終了,但 Google 並沒有把焦點放在 Chromecast 身上。當某個「A」角色失敗後,Google 又弄了個新的「A」繼續測試。Android TV,作為 TV 電腦的全新嘗試,將會在今年晚些時候再度出擊。

實際上,Google 在客廳有一堆的參賽者,並且總是同時至少有兩個玩家在場。比方說 Google TV(2010-2014) vs. Nexus Q(2012),Google TV vs. Chromecast(2013 至今),現在則是 Android TV vs. Chromecast。

這個例子也許會讓我們重新審視 Google Glass 的未來。雖然 Wear 看起來是更好的產品,但是若干年後再看到全新的 Glass 產品出現也不出奇(註:實際上現在 Glass 2.0 已經在路上了)。

 

多不勝數

Google 歷史上這種內部相殺的情況屢見不鮮。

Nexus vs. OEM──誰能做出更好的智慧手機?Google 還是現有玩家?

Google.com vs. iGoogle──搜尋應該是簡潔的白頁,還是堆滿各種小工具的可定制介面?

Google Video vs. YouTube──Google 應該只做搜尋引擎還是直接託管影片?

Google Maps vs. Waze──Waze 是為了獲得交通流量資料而收購的,但不要指望 Google 很快會把它合併進 Maps。

Google Maps vs. Google Earth──怎麼做更好?在 Web 上開發地圖系統還是做一款桌面應用程式?

Google+ vs. Orkut──社交網路決戰!Google+ 勝出,但後來兩個共存了 3 年。

Google Play Musc All Access vs. YouTue Music Key──Google 已經有了一個音樂訂閱服務,但是還是推出了第 2 個。

Eclipse vs. Android Studio──開發 Android?你有兩個 IDE 選擇。一個是大多數 Java 開發者熟悉的,另一個是基於 IntelliJ 的針對 Android 的定制解決方案。

Android Gallery vs. Google+ Photos──Nexus 5 上 Google 推出了 2 個照片應用程式:一個針對本地照片,另一個針對 Google+ 雲端儲存。

原生行動 App vs. 行動 Web 應用軟體──Google 產品有原生行動 App,但是做的事情一樣的行動網站也還在繼續開發。你可以說這些針對的是非 Android 及 iOS 設備,但 Google 似乎並不希望自己的 App 出現在其他平台。

這種多產品策略對於 Google 的長期健康來說是好的,但它也浪費了許多資源。到處都是重複的工作,但 Google 的 Adsense 和 Adwords 帶來了那麼多的收入,至少現在 Google 揮霍得起。

這對於客戶來說也不是最好的。它往往會給用戶選擇造成困惑,不知道在 Google 的生態體系裡面應該如何二選一,尤其是在智慧手機上面同一用途的 App 往往有好幾個。雖然如此,但 Google 更看重長期市場存在而不是短期的易用性。這一點也許是 Google 和蘋果最大的不同。蘋果提供了一個聚焦的用戶體驗,非常容易理解。Google 則對做任何事情都提供了多種手段,有的做得不錯,有的則過於複雜,而有的則是「僵屍產品」──未曾積極研發但一直都在好些年。

公司偶爾會透過「春季大掃除」的形式來整理多產品策略帶來的混亂。2011 年,Google 第一次開始產品批量清退時用了「有的放矢」的說法,但是現在 Google 推出新產品的速度,似乎比清理老產品的速度要快得多。

有時候 Google 看起來純屬手賤無法控制自己,幾波人同時做一件事的方式已經成為公司文化的 DNA。公司大部分的時間都是「三頭統治」,由 Larry Page、Sergey Brin 以及 Eric Schmidt 共同經營公司。Larry Page 最終成為 CEO,但 Sergey Brin 現在把持著 Google X,這基本就算是 Google 內部的迷你 Google──這家公司根本停不下來多樣化的腳步。

所以下一次你看到 Google 的兩款競爭產品希望它們合併時,你得知道這並不能解決問題。Google 最終還是會折騰出新的內部競爭者,然後再度冒出 2 款做同樣事情的東西。Google 就是這麼愛折騰。如果你是 Google 的用戶,對此會感到沮喪,但沒辦法,Google 就是這樣。

Google X 生命科學分部的負責人 Andy Conrad在《財富》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

對於一個問題 Larry 會嘗試用 1、2 種辦法去解決,並且在策略上會對兩者都同時下注。

這個也許就是本文的最好註腳。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