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 8-bit 的白日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02 日 0:00 | 分類 科技趣聞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白日夢

清晨,又是新的一天。



8-bitdreamer 2

這是一個平常的小鎮,擁有各種各樣的建築,色彩斑斕的房子。滿載乘客的藍纜車朝著天空飛去:為雲朵裡住著的居民。

8-bitdreamer 3

8-bitdreamer 4

小鎮有居民,人類,機器人和動物。既有人們常見送花的情侶、街頭準備遠行的一家人,一隻紅鶴在彩色的街頭漫遊;一隻懵懂的羊駝呆立著,頭頂的帽子被人摘走了;一隻小貓從天而降,跳過屋簷,不知所蹤。一個穿著紅色的比基尼泳衣女孩,在門前的草皮曬日光浴。一個穿著運動背心的男生,戴著黃色耳機跑著穿過小鎮,鏡頭隨著他移動,當觀眾都認為會隨著他跑到小鎮的另一頭去時,他卻停了下來,對著鏡頭毫不羞澀的跳起了扭屁股舞。

8-bitdreamer 5

太陽在地平線上落下,人們在街頭揮手告別。一個吹笛子的小男孩走進來,跟著他的是小鎮另一群居民:他們是精靈,胖呼呼的,像會走路的藍色果凍。它們笨拙的排成佇列,有一個兢兢業業打著鼓。在高樓的頂端,月亮的旁邊,三個黃頭髮的精靈們在月亮旁邊興奮的蹦跳,是為鼓聲還是為月亮呢?

8-bitdreamer 6

這個世界甚至有「Uber」:當你走累了,會有一隻長著翅膀,栩栩如生的手降落到地面上,將你拎起來,放到你想去的地方。

也有一頭龍:不過不會飛。它還在學噴火,一遍一遍的練習。一截路過的食指犯了菸癮,正好用它的火焰解決了問題。

這是一個奇妙的世界,跟真實世界,或者與你習慣的《巫師 3》《輻射 4》》《俠盜獵車手 V》《仙劍奇俠傳 6》那樣追求極致的畫面感不同。這個世界並不需要一個登上天梯的顯卡,也不講求每平方釐米皮膚的毛孔個數。相反地,從房子到人,一切景觀都是用可以辨認的,一個一個的圖元色塊組成,世界回歸到了最簡單的積木的堆積。配上同樣簡單,音符一個一個蹦出來的音樂,會讓你想起童年玩過的《超級瑪麗》與風靡全球的獨立遊戲《Minecraft》。

圖元世界的主人公叫做彼得,他是麥克伊旺的《夢想家彼得》的主角。這部小說講的是他,一個十歲的小男孩所做的白日夢。

而這個圖元世界的創造者,叫做朱紀樺,Kiva,是一名中國美術學院的學生,這個是她的畢業作品。彼得是她的化身,而這個小鎮,則是她的白日夢。

8-bitdreamer 7

▲ 小鎮裡面的居民們。

8-bit

Kiva 第一次關於圖元世界的印象,來自很小很小時候的樂高積木。

作為一款玩具,它擁有方方正正的外形,鮮豔的顏色,非常討孩子喜歡。但最為奇妙的是,雖然積木的形狀完全不同,但是將它們合在一起,卻可以搭建出更多的東西。

再後來一點點,另一個東西出現在了她的童年裡,那就是 8-bit 遊戲機。

「8-bit」聽上去可能陌生,但中文的「八位元機」,很多人都會感到似曾相識。典型的八位機包括雅達利 2600 遊戲機、任天堂 FC 紅白機、GameBoy 掌上機等。

由於容量的限制,八位元機一次原子操作只能處理 8 bit 的指令,這使得它無論是運算還是儲存容量都極其有限。不可能用很多絢麗的色彩和複雜的線條。即使 8bit 的遊戲機一刻不停地工作,也只能夠處理 112 行,每行 256 個矩形色塊。而設計師則必須將這些色塊,經由類似樂高積木的方式,把他們心中的世界盡可能精緻的還原出來。

8-bitdreamer 8

以現在的技術來看,用如此少的圖元格不失真,其難度幾乎等於用排筆繪製工筆牡丹。但八位機的設計師們成功做到了,不僅做到,他們還留下了無數經典作品。其中的佼佼者,便是任天堂的 FC 紅白機那些曾經紅極一時的作品。有一些續作甚至存活到了現在,最典型的就是《超級瑪麗》系列。90 年代,正是這些經典之作八位機遊戲進入了中國之時,徹底改變了一代人的回憶與童年。

技術終須演進。隨著遊戲變得日益複雜不斷挑戰著八位機的極限,粗獷的色塊再傳神也無法與新一代的繪圖技術相匹敵。更新一代的遊戲機和圖形處理技術出現之後,八位機在技術上逐漸被淘汰,用圖元作畫也漸漸退出了主流。

然而,8-bit 的圖元藝術雖然在遊戲技術上漸漸沉寂,卻重新在藝術中煥發光彩。

8-bitdreamer 9

▲ EBoy Maker Faire Poster, 2008。(Source:eboy.com)

1997 年,eBoy 正式成立,該團隊由三位德國設計師 Sauerteig、Kai Vermehr 和 Svend Smital 組成,eBoy 被稱為圖元藝術的「教父」。他們的用絢麗的色彩、複雜的結構,還有極具想像力的場景,他們的作品在網上一炮而紅。

在 eBoy 之後,人們再次認識到了圖元藝術不僅僅是一種技術落後的無奈選擇,這些單調的色塊當中本身就具有著無窮的魅力。

隨著當年玩 8-bit 遊戲的人漸漸長大,帶有童年印記的圖元風格的遊戲也逐漸復甦。其中最有名的當屬《Minecraft》。2009 年,這款既沒有複雜劇情,畫面更是相當「原始」的遊戲,能夠風靡全球的原因之一就是:這個沙箱世界的每一個部分都由圖元立方體構成。你可以親自操控每一個立方體,打碎它們,操控它們,用不同的材料改變它們的材質。它是成人的樂高玩具:復原動漫人物、電影場景、太空戰艦,原始電腦……。

8-bitdreamer 10

▲ 《Minecraft》裡的秋日森林,每一個方塊都需要玩家親自設計。(Source:Shutterstock)

此時,距離 Kiva 第一次看到樂高積木已經過了十年。她已經大三,就讀於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系。她在一個網上看到了一個 8-bit 風格的闖關遊戲,自此被圖元的簡潔與設計感深深吸引。她開始上 YouTube 上搜尋類似的設計教程,自己做一些類似的人物和建築,把它放在自己的個人網站裡。

「我就是喜歡一些奇形怪狀的一些小東西,那個時候我就想說,做這個類似自己的一個世界嘛,然後就會把我想要的東西全部都放在裡面。」

在 2014 年 9 月份,Kiva 作為美術學院的畢業生,開始考慮畢業設計。她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個法國的藝術團體用程式設計做的投影動畫作品,作品被投影在牆上,插畫師則把牆上的投影畫下來。她想到了自己的想法:做一座自己的城市。

一個新世界自此開始。

8-bitdreamer 11

如何建造一座小鎮。

 

新世界

從零開始建造一個世界並不容易。建造世界的工作,從 9 月份開始,2015 年的 6 月份結束。如果不算中途找工作與節慶假日,為了這個 6 分鐘的小鎮,她用了 6 個月。

世界的最初並不是一座小鎮,Kiva 最初的想法,是畫一棟七層的大樓,它的靈感來自於兩幅建築設計作品,The Lusatian Lakeland 和 La Muralla Roja 。The Lusatian Lakeland 是一家德國設計師在勞濟茲湖湖畔設計的建築。這座建築的初衷是為了方面人們觀賞湖中央的景色。在這座拔地而起的建築中,建築師將所有的細節都予以了盡可能簡化,只剩下彼此交叉,不斷升高的階梯。

8-bitdreamer 12

▲ The Lusatian Lakeland。(Source:detail-online.com

這種階梯式的結構給了她設計的靈感。「我覺得這種很多樓梯的建築,每個樓梯盡頭都好像會發生一個故事,每一層都有一個。甚至好幾個故事發生的可能性。就像『轉角遇到愛』那種感覺。我就想我也要做一個這樣一層層走上去的建築。」Kiva 解釋為什麼會做這樣的高樓時說。

「每一點都有故事發生」,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她看了很多建築、門、樓梯、室內設計、園林設計的圖,畫了很多草圖。最終出現在建築上的三扇門,也是自己草稿畫了很多搭配好的,「因為建築很簡單,所以門必須要花俏一點,細節多一點。那段時間覺得圖案是箭頭的門很酷。」由於工作量和影像高度的原因,本來要做七層的大樓,後來不得不壓縮到了五層。

8-bitdreamer 13

白日夢開始膨脹,隨著想法的發展,圍繞大樓開始出現層層疊疊的房屋,平靜的街道變得熙熙攘攘,也出現了更多的故事和人物,它們圍繞著城鎮的中心一層層鋪開。據不完全統計,在最終建成的小鎮裡,有近 40 個包括人、動物、妖怪在內的居民。而且這只是設計稿中的一部分。

對於 Kiva 而言,這意味著更大的工作量。圖元畫看似畫起來容易:用 PS 把畫布放到最大,再一個點一個點給圖元點著色。但由於沒有一個圖元可以浪費,所以在細節上、顏色上都必須斟酌再三。每一個人物設定背後,都必須有大量的參考資料。筆電裡的 16G 空間很快被佔滿了,她又換了另外一台。

8-bitdreamer 14

晚上的噴火龍,是她看完《蠟筆小新:風起雲湧!猛烈!大人帝國的反擊》後突發的靈感。「小新的爸爸扮演了哥斯拉,我就想我做的哥斯拉也應該是有一個扮演者,但是不是人,應該是一個我們熟悉的生物,於是我就做了貪吃蛇的圓球從哥斯拉身體裡跳出來。」

8-bitdreamer 15

有一些想法也來自於日常的生活。那隻長著翅膀的手來自於 Kiva 的學習經歷:「作為藝術生,最難畫的,畫的最多的是手。還有當時我在看《探險活寶》。我喜歡裡面的老皮,因為他可以變身,隨意變成什麼都可以。然後我就想,我可以做一個可以變身的手,可以跑可以跳還可以飛,還要去嚇人,抓起人這個情節肯定是觀眾會意想不到的。」

而在屋頂上香蕉船則來源於童年的想像。本來香蕉船會移動,但是這樣的想法最終未能實現,因為 Kiva 擔心香蕉船的動作「可能會讓整個劇情顯得散亂」。

不過,或許《彼得的白日夢》最吸引人的已經遠遠超越了彼得的故事,而是這座小鎮裡充滿無數不經意的微小動作和瑰麗想像。以至於每一次你看它的時候都會有新的發現。據 PingWest 記者得知,完成 1 秒鐘的動作大約需要 10-14 幀左右。並且往往要根據整體效果進行大量的修改,因為最終的結果往往會與想像中差距很大。因此工作時間往往比預期的要長上很多。這或許是 8-bit 風格的動畫在中國還十分稀少的一個原因:看上去簡單做起來難。

但 Kiva 很開心,因為像小說的彼得一樣,她確實完成了自己的白日夢。在最初採訪 Kiva 的時候,我總會懷著許多問題:為什麼你會選擇這樣的一種風格方式?為什麼你要在這個地方放這樣一隻手?在那個地方放一隻香蕉船?為什麼纜車裡和雲朵裡的人再也沒出現?我總執著於美好世界背後必須有個意義,我想著,這背後或許有一個複雜的故事,需要很長的時間來講完。

出乎我意料。Kiva 的回答總是很簡單。她往往只會笑著說「因為我覺得它非常可愛」、「因為我喜歡這樣」。我問「為什麼喜歡 8-bit 風格,而不是更寫實的風格?」她也只是告訴我「因為我不太喜歡太寫實的內容,我覺得圖元把這些變得簡單了。很好看。」

我最後問她:「你的白日夢是什麼?」她說:「我的白日夢就是在我的世界裡有很多古靈精怪又可愛的東西 ,有很多有趣、無厘頭的故事發生在它們身上。」

是的,何必非要給白日夢加個意義呢?白日夢自己就是一種意義。我們做夢,喜歡夢。如此簡單。

就像 8-bit 一樣簡單。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