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有沒有好好對待女員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30 日 12:00 | 分類 人力資源 follow us in feedly

一週前《紐約時報》的長文揭露出一個類似「血汗工廠」的亞馬遜:無情的管理、高強度工作、互相揭短、逼哭員工……



隨後,亞馬遜 CEO 貝佐斯(Jeff Bezos)發郵件否認,並堅稱:

如果亞馬遜真的如《紐約時報》的報導中所說,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在此繼續工作,我也會離開這樣的公司。

但貝佐斯的公開回應和「闢謠」似乎並沒有太強的說服力,最近,亞馬遜前員工 Julia
Cheiffetz 在 medium 也撰文講述了她在亞馬遜的辛酸故事:休完產假回來被警告直至被辭退、患癌症時醫保被取消……文章中 Julia Cheiffetz 還特別提到女員工在亞馬遜受到不公待遇的事實。

Julia Cheiffetz 說,她剛加入亞馬遜的前幾個月就發現公司的管理層清一色基本全是男性。而貝佐斯管理層團隊裡唯一的女性 Michelle Wilson,也在休了一次產假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至於她自己,先是在生小孩和患病期間被亞馬遜終止了醫療保險;後來休完產假返回公司上班時,竟發現不僅自己的下屬已被其他人接管,連她本人也被放在了「績效需改進」的位置,也就是說休個產假,在亞馬遜的工作就會變得岌岌可危。

愛范兒配圖

其實,女員工收到不公待遇的大公司不只亞馬遜一家。去年 10 月,微軟 CEO 納德拉有關女員工提加薪的言論,也曾遭致不少批評。在一次對話中,納德拉提到「如果女性不向雇主要更多薪水,那麼當她們的優異工作得到認可時,便會得到長期的獎勵。」好在後來納德拉及時承認了自己的偏見,也多次向女員工道歉。

愛范兒配圖

▲ 科技公司女性員工比例

在科技領域,女員工的比率一直都比較低,更不用說管理層中女性員工的比例。在下圖中我們可以看到,在 Google、Facebook、Microsoft、Apple、Amazon 等幾家大型科技公司中,除了亞馬遜之外,其他幾家公司女性員工比率都在 30% 以下;而到了管理層,女高階主管的比率則是在 20% 左右徘徊。

愛范兒配圖

▲ 科技公司女高階主管比例

顯然,目前科技公司還是一個以男性為主導的領域。盡管近幾年,幾家科技公司中女員工和女高階主管的比率相對於前幾年來說有提升,但涉及到具體的分工、薪資和晉升機制、以及對待女員工的福利方面,這些以男性為主導的公司還沒有對女員工有特殊照顧。

下文是患有癌症的母親、亞馬遜前員工 Julia Cheiffetz 在 medium 的文章原文:

上週六,我在去海灘的路上讀完了《紐約時報》的那篇《在亞馬遜工作》。我靜靜地坐在副駕駛滑著手機,丈夫一邊開車,一邊在 Google 地圖上比劃著找尋路線,兩歲的孩子則在後排跟著 Raffi 的歌曲跳舞。到達海邊,我們先選好一處地方,拿出沙灘玩具,待丈夫和女兒挖完一條小水溝後,我穿上防曬衫在一旁的躺椅上坐下。也就在這個時候眼淚開始簌簌地流下來。

在 2011 年進入亞馬遜工作前,我算是小有名氣的圖書編輯,在得知亞馬遜需要雇一些人擴展其在紐約的圖書出版業務時,許多人都告訴我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而我自己也被亞馬遜的創新精神、靈活卓越的公司文化所折服,最終我放棄了哥倫比亞 MBA 課程,成為亞馬遜員工。直到 2014 年 7 月我都在亞馬遜工作。

剛到公司的前幾個月,在見過不同部門的一些同事後,我開始產生了一些疑惑。這些人都很聰明、效率也都很高,但領導層清一色全是男性。記得當時我問過一位副總裁,誰是分管我們部門的副總裁,他跟我說是 Michelle Wilson(貝佐斯管理層團隊裡唯一的女性)。然而,僅過了一年,Michelle 休了一次產假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2013 年,也就是在亞馬遜的第二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不幸的是,女兒出生後的第二天我被檢查出患有癌症。那段時間我要考慮如何餵奶才不會讓輻射影響到女兒,以及我還有沒有機會等到孩子的一歲生日。然而,手術剛結束,產假也還沒休完,我就收到了公司已終止我醫療保險的正式通知。

後來我又收到一堆郵件和電話,大意是我的醫保系統出錯了。經過一周的交涉最終我還是用了丈夫的醫保。我知道這是行政部門的失誤,但像亞馬遜這麼大規模的公司,竟然沒有一個好的管理機制能避免員工在休產假時醫保出問題,想想還是挺失望的。

5 個月的產假休完後,帶著興奮和緊張,我想像著重返工作後和同事們分享孩子照片的場景,同時還期待他們會幫助我盡快熟悉業務,跟上專案進度。但事實是:我被一個不認識的女的帶去了吃午飯的地方,吃到沙拉時,她很鎮定地告訴我,我以前雇傭的幾乎所有下屬(除了一個)現在都歸她管。而我則被放在了「績效需改進」的位置,也就是說我在亞馬遜的這份工作已岌岌可危。沒過多久我也辭職了。

後來,我的身體逐漸恢復,也找到了自己很喜歡的工作。的確,亞馬遜是家出色的公司,我也在那裡遇到過一些很強、很聰明的女性,但最後她們都一一離開了亞馬遜。《紐約時報》的文章發表後,有部分亞馬遜現任員工寫文章批評《紐約時報》的報導不屬實,但是我想說,這些批評者的觀點和想法全部是來自由男性主導的亞馬遜領導層。

貝佐斯,既然你說如果發現亞馬遜沒有同理心的行為要直接回饋給你,那現在我想幫那些被歧視卻又不敢說出來的員工說,女性是零售業的引擎,是她們在買尿布、買書、為丈夫買襪子,請你修正一些公司政策,好讓女性和有孩子的員工在公司受到合理的待遇。

你可以不公布亞馬遜有多少女性員工或其他種族員工,他們之中有多少曾經被提拔過,又有多少沒有被無故辭退。既然沒有公開的資料,我就先說出自己的故事吧。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