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 「文件」 的沒落,Dropbox 會是第一個倒下的超級獨角獸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31 日 8:00 | 分類 網路 , 雲端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股市最近的崩盤無疑給技術 「泡沫論」 添加了再度發酵的猛料。蘋果、Google、Facebook 及 Amazon 等技術巨頭的股價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挫—儘管庫克罕見地在非正常時間對蘋果業績進行置評安撫投資者,但蘋果股價的反彈只是曇花一現。




不久前大家的焦點還在誰會成為新的獨角獸(unicorn,10 億美元以上估值的初創企業),但現在技術圈已經開始討論哪一個獨角獸在什麼時候會率先倒掉了,而 Alex Danco 的觀點更為激進,他甚至認為第一個倒下的超級獨角獸——十角獸(decacorn,估值 100 億美元以上)可能就要就會出現。不過其實這篇文章主要討論的不是獨角獸或者十角獸,而是顛覆的模式—原有統治者苦心經營的結構被顛覆者不經意間以新的方式解構。

這種十角獸的死掉跟有沒有泡沫,跟投資者是否恐慌沒有太大的關係,更主要的還是由於技術的變化節奏太快、競爭太激烈,甚至到了不是每一家大型的私有技術公司都能夠生存下來的地步,哪怕是十角獸。一旦戰略方向跑偏,背離了技術變化的趨勢,就算是中層如何的努力也無濟於事。那究竟是誰會死在誰的手裡呢?

 

整合侵蝕才是最大危機

初創企業一開始的最大恐懼來源實際上並非外部,而是擔心自己被忽視。然後,經過一定階段的發展後,才開始擔心競爭對手,擔心對方做得更快更好更強更便宜。又到了某個點的時候(可以認為 10 億美元估值是個標誌),同行也不是你最大的擔憂了。估值到這種規模意味著你在某件事情上已經做得足夠好,好到直接競爭對手無法一夜之間把你幹掉了。但是,這個時候一個比過度競爭更大的惡夢出現了。這個惡夢叫做侵蝕,被你的公司所在技術站的上層或者下層的某個家伙侵蝕。

這就像微軟對 PC 製造商的侵蝕,然後 web 瀏覽器又侵蝕了微軟。後來 Android/iOS 對手機製造商也幹了同樣的事情,現在 Facebook 也想效仿。對於被蠶食的來說,這種恐怖在於變化是慢慢發生的,然後突然之間就崩盤了:Compaq 曾經是最好的 PC 製造商,直到突然之間 Windows 才是關鍵而不是執行它的機器。然後隨著 Windows 統治世界微軟成為國王—但是慢慢地所有有趣的東西都發生在 web 瀏覽器上了。所以:Compaq 不是因為別人造出了更好的 PC 而被幹掉的,而是因為突然之間情況變成了 Windows 才是重要的東西—而別的 PC 製造商,如 Dell 則因為更適應組裝機商品化的現實而生存下來。

所以這裡再強調一次,獨角獸往往不是死在直接競爭對手的手裡。做這件事事情過去是做得最好的一個,現在也還是,但是唯一的一點是,這件事情變得不重要了。而一旦這些公司規模龐大(如 100 億美元估值的十角獸),那他們麻煩了。

那麼第一個倒下的獨角獸會是誰呢?我賭 Dropbox(這跟名字沒關係),也不是因為 Google Drive 或者 Skydrive 等其他的雲端儲存服務—盡管這些威脅已經有好幾年了。正如歷史發生過的事情一樣,最恐怖的不是你的直接競爭對手。

 

Dropbox 會死在 Slack 的手上

Dropbox 和 Slack 怎麼會是競爭對手?實際上 Slack 早期宣傳時還把 「我們集成像 Dropbox 這樣所有你已經在使用的服務」 掛在嘴上。他們更像是辦公室技術站的鄰居:

img_20150824_172236

▲ 底層:AWS 為代表的托管 + 存儲,中間層:Dropbox 為代表的文件 + 版本控制,上層:Slack 為代表的溝通 + 工作流

你也許認為像 Slack 那樣的溝通及工作流工具會是 Dropbox 這類儲存與版本控制服務的很好補充。沒錯,但 Slack 的發展速度和影響力已經超越技術圈擴散到外面的世界,這類工具正在改變我們工作本身的需求。Benedict Evans 一針見血地指出,新工具一開始其實是以適應現有工作流的面目出現的,但隨著時間的遷移,工具開始喧賓奪主,工作流需要被重新塑造才能完全發揮工具的優勢。

比方說企業內部充斥的各種 PPT 他認為下場會是這樣的:「PPT 文件會被可以讓兩人協作製作幻燈片的 web 應用取代。不過也許更應該被帶有實時數據、提供以外變化告警的 SaaS 型儀表盤及聊天通道或 Slack 集成替代。PPT 會被不是演示的東西幹掉。」 對於 Slack 來說當然是好事,但 Dropbox 又有什麼好悲觀的呢?

Dropbox 做的兩件事是很有用的:它幫你存東西和共享東西。這兩點都做得很好。但是儲存本身已經不是一門好生意了,過去幾年,在 Amazon、Google的激烈競爭下,雲端硬盤空間的成本幾乎都快降為零了。但是 Dropbox 依然生存下來了,不是因為它提供了最便宜或最多的儲存,而是因為它的文件共享和版本控制工具還是那麼的好。

他們還意識到光有文件同步還不夠—還圍繞著核心概念提供了其他服務和體驗,他們說這樣應該會成功了吧。但是 Dropbox 的一大存在問題是圍繞著文件管理來提供的服務到底能做得多好。Dropbox 的問題在於儘管它是非常棒的文件管理服務,但是我們現在對於文件已經沒那麼在乎了。

 

Dropbox 隨著網路演進而式微

從很多方面來說,Dropbox 是值得尊敬的老式辦公(文件系統)完美的最終形式。過去的辦公室配備的是存放檔案的文件櫃,複制東西的影印機,以及內部郵件部門。計算機出現以後,我們組織東西的方式也還是一樣:通過虛擬的文件和文件夾(甚至圖示都做得跟真的一樣)。這樣我們在習慣新技術的同時,對過去的某種熟悉感也不會受到傷害。然後我們又一起接受了電子郵件,郵件的附件慢慢得變得越來越笨重。雲端應用應運而生,它把我們所有的文件都永遠保存起來,讓所有人隨時都可以訪問並且完美同步。所以有什麼問題呢?

img_20150824_1818571

▲ 我是存放文件最好的方式!!! 文件?文件是什麼東西

Dropbox 的問題在於我們的工作習慣已經演變到更好地使用現有的東西,尤其是網路的出色能力。你停下來好好想想, 「文件」 這個概念在網路上是不是有點怪異?考慮到現在我們有 Evernote 這樣的組織工具、Trello 這樣的任務管理工具以及 Slack 這樣的溝通通路時,文件是不是有點老土了?文件是存在於物理空間的離散對象,而網路恰恰跟這些屬性相反。儘管在訊息與網路早期誕生時維持大家熟悉的想法和系統組織方式是有意義的,但到了一定時候另一只靴子注定是要落地的。Slack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第一款真正的網路與行動原生的生產力平台,尤其是現在它已經從消息傳遞延伸到工作流自動化、機器人助手(helper bot)等等。Dropbox 也許是文件管理的頂峰,可 Slack 是未來的開始。

當然,文件不會徹底消失,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是這樣。它們仍然會以數據結構的形式存在,根植於我們的服務器和手機上,但是大多人將不再關心它們的存在。相當可以肯定的是,Dropbox 的估值並非基於新的現實的預期,而是對當前世界用一種快進的方式進行的預測,這種預測是非常短視的。Dropbox 未必是第一個慢慢倒下然後突然死亡的獨角獸,但它的倒下是一定的。而隨著它的倒下,一種宏大的、有用的但是老化的做事方式—文件,也將壽終正寢了。

Ok,把這個發到 WordPress 上。謝謝,Slackbot。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