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萱字型專案突破千萬元 需要注意什麼事情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9 月 10 日 17:35 | 分類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金萱字型專案獲得台灣不少人支持,專案發起者 Justfont 團隊僅僅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募集所需的資金,成功在第一天達成,並且超標甚多,達成第二個目標及第三目標 300 萬以及 450 萬。但隨著也引來一些批評,像是不遵照國家公告標準造字,以及運用「為了台灣」的口號行銷太過了。也有人覺得字型的適用範圍不符合自己需求,像是想要網頁中文字呈現但受權不允許。這篇文章將一一討論這些批評點,等到金萱字型回饋後看推出後實際的狀況。




在募資專案開始的隔一天 (9 月 9 日),發起者承諾將要答謝香港朋友支持,將開發香港字常用,以及姓名中常見的罕見字。推出 50 場免費講座推廣字型設計。Justfont 對設計活動大放送,只要是跟設計教育相關的活動,皆可以免費使用金萱家族字型。

 

醜話在前,群眾募資得小心是否交貨

首先本篇將從 Justfont 採用的管道,群眾募資平台來看。對贊助者來說,支持專案最怕遇到的情形是什麼呢?那就是延遲交付回饋品。群眾募資常見延遲交貨的狀況,國外大平台如 Kickstarter 有時候會見到贊助者抱怨遲遲不見發起者的音訊,甚至當初承諾的回饋也不見蹤影。而平台的使用者條款往往有免責聲明,撇清專案發起若未兌現承諾,跟平台沒有關係,請去找專案發起者。

19-million-font-crowdfunding

▲ 金萱字型專案獲得超過千萬的資金。

Justfont 在募資專案文案寫到他們估計一套字型需要花費兩年時間製作,但成品出爐時間是明年 8 月,離現在不到一年時間,如果 Justfont 還沒有在募資專案開始前就製作字型的話,一定來不及。

一般在募資平台能夠成功募到足夠金額的專案本來就不多,多半得靠媒體曝光或者是特定領域有足夠的支持者。而能夠許多成功達標的專案,專案期程管理失當,也不一定能夠按時完成,會有延遲給與回饋品的狀況。國外的募資平台甚至出現時間到沒有給承諾的回饋品,後續音訊全無,找不到發起者。

目前台灣還沒有群眾募資的不好案例,相信 Justfont 會顧及公司形象,能夠在預定的時間交給贊助者回饋品。

 

有行銷效果的群眾募資,中文字型標準的糾葛

自從群眾募資平台盛行,許多亮眼的專案屢屢被各家媒體報導曝光,這些鎂光燈下的專案,也很容易募集目標資金。在美國還出現幫助專案曝光的行銷公司應運而生,只要搜尋 crowdfunding marketing,第一頁幾乎被相關行銷公司的連結文章佔滿。這次 Justfont 募資平台募資,而不是選擇傳統的販售方式,也是著眼在行銷角度,如果有媒體報導則曝光效果加倍。正如我們所見,不但達標而且超過目標很多,這次事件也出現不少家媒體的版面上。

許多人是看到大眾口耳相傳,支持這次金萱字型。在募資方案未上線前,Justfont 已經預告要設計新字型,懇請讀者支持。募資案上線後,比較專案的文案與該篇部落格文章,文字相似度高。由此看來整個募資專案籌劃很久,而且有一定把握。只是募資方大概沒想到會募到這麼多支持的資金。

但專案推出不能只靠噱頭,Justfont 默默耕耘很久,兩年前開始開部落格寫文章討論字型與設計的議題。在這次群眾募資方案,也看到他們先前努力耕耘的結果。

 

廉價的為了台灣的口號

除了放上群眾募資平台當作行銷手段,有不少人批評 Justfont 打著台灣的名義,卻不是用台灣教育部公布的筆順設計字型。符合現下台灣主流的意識,但字型設計卻一點也不台灣。

金萱體字型算是印刷字體,適合用在標題,但不適合用在文章內文。陷入官方說法即為正確說法的窠臼。就已經有批評聲浪指出,教育部的字型規範將手寫字的規範,硬套用到因應印刷需求而開發的印刷體字型,而忽略歷史上印刷商為印書,自然演變產生的印刷體字體。

ZUwKFuW

▲ Justfont 寄給贊助者的說明信件,說明台灣教育部的書寫規範和 Justfont 的異同,並承諾在不影響美觀的情況下,會依據各地區不同的規範設計字型。

也許近年太常聽到為了台灣的口號,每個想要迎合大眾的事物都要喊上幾句,撥開這句話的皮毛,皮毛下實際的東西是否是你願意相信的嗎?

 

字型的授權條款看仔細

這次金萱字型的授權範圍並不包括網頁字型 (web font),如果要在網頁上使用,則要另外與 Justfont 洽談。一般網頁字型採用年費方式,另外也有廠商視網頁瀏覽量來收費。不過詳細的授權方案仍得與字型公司洽談,視商用、非商用,印刷出版而有不同計價方式。

儘管字型是難賺的生意,它還是生意,不會因為在募資平台募資而有所不同。扣除回饋品的成本,這次 Justfont 在能確保足夠的贊助數量,將在一年後提供字型給贊助者。個人使用、單一裝置的字型授權,適合當標體字使用。由於,並且說授權方式只會更寬鬆。

台灣是國際化的社會,與東亞鄰國交流密切,除了中國的影響外,有不少文學、影視作品從日本、韓國流傳過來,因此電腦字型還要能夠正常顯示 CJK 字集,也就是除了中文字之外,日文和韓文字。Justfont 團隊感謝香港朋友支持,承諾將製作香港常用字集。

hong-kong-font

▲ 香港常用字列入金萱字型設計範圍。

到了 9 月 9 日,Justfont 團隊發表聲明,提及字型授權,放寬授權規範,每位字型贊助者從原先 1 份授權獲得 2 份授權。金萱的字型授權既然針對個人,放寬到可以裝在兩個裝置,符合當前一人有多臺裝置。

 

何不號召設計開源字型呢?

關注開放源碼的朋友談論這次 Justfont 群眾募資專案,往往覺得有那個地方怪怪的。通常會到群眾募資平台徵集募資的專案,往往會有正常商業模式難以回收成本的狀況。Justfont 也許覺得他們用一般商業模式成本和風險太高,而採用帶有預購性質的群眾募資,文案打著為了台灣的號召,實則是降低風險的操作。有人期待更高層次的貢獻,不如就將開源字型釋出好了。

但是設計字型的團隊沒有一定的義務要將自己辛苦製作的成品開源出來。商業公司畢竟要生存,將賴以生存的產品開源出去要有能夠運作的經營模式。不過 Justfont 如果沒興趣開源,只能等待有心人。如果有志之士、有理想的公司,或者是資源願意布局的公司,他們願意的話,也許可以採用類似金萱字型這次群眾募資的方式,徵集製作開源字型所需要的物力。

Linux 核心作業系統要在地化就需要有中文字型,但相對閉源的作業系統能有資源建置適合的中文字型,以開源方式運作的 Linux 就很辛苦了。回顧過去的中文開源字型的歷史,早年台灣要擁抱 Linux 核心的作業系統,還得苦惱中文顯示的問題,不少相關專案圍繞中文顯示及輸入。所幸狀況隨著 Linux 核心作業系統有一定的使用數量而有了改善。2001 年文鼎捐字型,釋出文鼎 PL 细上海宋(繁體 Big5 碼)、文鼎 PL 中楷(繁體 Big5 碼)、文鼎 PL 简报宋(簡體 GB 碼)、文鼎 PL 简中楷(簡體 GB 碼,即是繁簡宋楷皆齊)。後經在台德國人 Arne Götje (高盛華)的 CJKUnifonts 專案,合併繁簡體包成同一套字型,宋體為 uming 字型,而楷體則是 ukai。其中 ukai 有 firefly 製作的點陣圖字型。2004 年還有中國旅美學者房騫騫開發的文泉驛字型。

最近發行的字體就是思源黑體了。去年 (2014 年) COSCUP 開源人年會期間,思源黑體的開發團隊有在演講廳談如何設計這套開源字體。Google 與 Addobe 合作製作的思源黑體。該套字型包括 CJK 字 (中文、日文、韓文),與在地的字型商合作設計製作,並且為各地不同的寫法設計字體,適用印刷和螢幕顯示等用途。Adobe 的軟體長期稱霸印刷、設計領域,Google 則是靠行動裝置深入大家生活,聯手推出字型讓閱讀文字的體驗更好也不意外。

Source-Han-Sans_2-665x581

▲ 去年 Google 與 Adobe 合作的推出思源黑體。

Justfont 畢竟是商業公司,字型要用什麼授權有其營運考量。Justfont 的追加承諾提及將會免費開設 50 場的字型設計講座,也許字型愛好者能夠集結,靠像是 FontForge 這類的開源軟體設計字型。也許我們不久會看到用開放源碼方式授權的字型,以及用網路群眾募資方式開發中文字型的一天。

Justfont  9 月 9 日在專案更新動態,提及金萱字型專案的事項完成後,將著手改進開源字型,改善思源黑體或是花園明朝體,來滿足開源字型的需求。

文化性相關工作在台灣本來就不大好做,而屬於文化性事業字型設計自然並不容易。能夠透過群眾募資方式找到支持者,也喚起對字型話題的討論熱度。大家眼睛都盯著看,到了明年 8 月交寄字型給贊助者的時候,一起來看看實際設計的字型,是不是如同文案所寫的那樣。後續的計畫時程出爐,以三天的時間分享 Justfont 背後的故事。

(首圖來源:萌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