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碑谷》團隊推出虛擬實境遊戲,唯美依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9 月 26 日 0:00 | 分類 VR/AR , 穿戴式裝置 , 電子娛樂 follow us in feedly

「當你戴上虛擬實境頭盔進入了《Land’s End》的超現實世界中,也許永遠都不想離開這裡。」

最近,一款畫風與風靡全球的《紀念碑谷》如出一轍的虛擬實境遊戲《Land’s End》驚豔了世界。本文的原作者Liz Stinson 在實際體驗後說:




剛剛進入遊戲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站在沙灘上,望向在暮色下波光粼粼透著粉色的海面,我就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想離開這裡。海水輕輕拍打著雙腳,頭上若隱若現著懸崖的輪廓和海鷗的身影,一切都是如此美麗和安詳。如果你真的見過日落的景致,此時此刻恰恰就是這樣的感覺。

當然,你最終會退出遊戲,離開這裡,因為你不得不吃飯、喝水和工作,並且要正常地存在於現實世界中。無論《Land’s End》的沉浸式體驗有多麼逼真,或有多麼像某種形式的真實世界——這畢竟僅僅是一個遊戲。

雷鋒網配圖

《Land’s End》是 Ustwo 公司的第一款虛擬實境遊戲,它將於 10 月 30 日在三星 Gear VR 頭戴裝置上首發。與該公司廣受喜愛的《紀念碑谷》一樣,《Land’s End》是一款有著優雅色調的邏輯解謎遊戲。《紀念碑谷》側重於 M. C. 埃舍爾風格(一個因畫風怪誕並且對大腦是如何進行空間思惟提出疑問的著名畫家)的堅硬幾何體,而《Land’s End》這部作品有著柔和的紋理,並且加入更細緻的物理引擎,使它更適合營造 3D 的沉浸式體驗。

像多數早期的 VR 遊戲一樣,《Land’s End》事實上仍是一種對於虛擬實境媒介的嘗試性作品。Ustwo 公司的設計師們 Ken Wong、Peter Pashley 和 Dan Gray 用一年多的時間,克服了種種困難開發出這款遊戲。Wong說:「這是一個極其繁重的任務,因為我們要重新定義所有周圍世界的基本事物以及如何與之互動。」

「我們花費很長的時間來研究如何使人們感覺這是下意識地在世界裡移動,」Pashley 說。在遊戲中,用戶透過掃視一個個「觀察點」來確定自己的移動路徑,那些一個個閃耀的發光點,促使你在盯向它們的時候,連貫地移動向前。這些動作都是被緩慢地控制著,感覺就像站在機場中的自動步道一樣。

(Source:YouTube

在開發過程中,開發者們也研究了人們究竟在這類遊戲中不喜歡什麼。例如,如果傾斜或下降得太快,就會讓使用者覺得非常不適。另一個有趣的結論是,「人們不願意經常地將頭向後傾斜」,Pashley說,「如果我們要求用戶做出這樣的動作,這就好像是我們讓用戶做廣播體操的頭部運動一樣。」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在遊戲中使用者實際上很少需要將實現轉移到頭頂之上的任何地方。

在遊戲中,絕大多數的互動都由頭部完成。事實上,類似於導航或互動之類的動作,都不需要雙手的參與,而是靠視線或頭部的移動。例如,很多遊戲中的謎題都需要用「星線」來解鎖。這個「星線」是一個可以隨著使用者視線延伸的發光路徑。剛剛「上手」的時候,很多用戶都顯得有點笨拙,尤其是當你已經習慣了滑鼠鍵盤或是手把的操作,但是熟悉了這種全新的操控方式之後,就會發現其趣味和神奇所在。

想要通關就一定要解開那些謎題,但是追根究柢,所有的解謎過程也都是非常簡單地向四處看來看去而已。《Land’s End》的主要內容是去探索它的五個關卡,而不是單單地通過它們。因為每一關的主要任務只是從一個點移動到另一個點,但是,體驗這期間美麗的畫面與優雅的遊戲風格,也是這款遊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Land’s End》的唯美讓人覺得非常舒適且親近,儘管遊戲的畫面帶著一種不真實的朦朧感。Wong 解釋,正是這種相識感與困惑使得虛擬實境如此地令人著迷。「這不像是你要去義大利或冰島,但是這些景色確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現實世界中的某些地方。也許是你曾見過的某個地點,但也許它是幾百萬年前的樣子,或是幾百萬年以後的未來。」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