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矽谷寵兒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後的故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0 日 0:00 | 分類 app , 社群 , 精選 follow us in feedly

2012 年,Evernote 成為第一批「獨角獸」創業公司中的一員──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那一年其註冊用戶超過 3,000 萬,融資總額達到 2.7 億美元,看起來幾乎肯定會在來年上市。




然而 3 年之後的今天,風水輪流轉,Evernote 正經歷一個大的發展困境。BI 採訪該公司數名員工和前員工後發現,儘管今年其註冊用戶達到 1.5 億,在收入方面卻增長緩慢,同時還受到員工離職和成本削減的影響。

過去 9 個月 Evernote 裁減了大約 18% 的員工,上周還宣布將關閉 10 個海外辦公室中的 3 個。另外,創始人兼 CEO Phil Libin 今年 7 月宣布離職,由 Google 前高階主管 Chris O’Neill 接任。

雷鋒網配圖

▲ Phil Libin 今年 7 月宣布離職。

「前面的路並不好走,」一名瞭解情況的人表示。「他們希望上市,為了這個目標,所有的事情都得為收入增長讓路。」

有關 Evernote 的情況眾說紛紜,有人說它離倒閉不遠,也有人認為這只不過是每家公司都會經歷的一段轉折期而已。但從受訪者口中瞭解的情況來看,多數人同意該公司沒能充分利用其快速增長的用戶基數,從中獲得足夠的收入,而現在已經顯露出了衰落的跡象。

 

過於強調新產品

數位前員工表示不夠聚焦是影響 Evernote 增長的一大因素。公司沒有把精力集中在筆記應用這款核心產品上,想辦法把用戶轉化成付費用戶,而是花了很多時間精力開發新產品,以及一些除了上頭條沒別的用處的功能。

例如,2014 年早期,一名前 TechCrunch 作者發表了一篇抨擊 Evernote 的產品滿是 bug 的文章,當時 CEO 非常重視,甚至聯繫到了這名作者,表示將把重心完全放在提高產品品質上。

然而 6 個月之後,Evernote 又回到原來的路上,推出一系列有聲勢卻沒什麼用的產品。

「我們感覺自己擺錯了工作的優先順序,」一名前員工表示。「當時的動機就是要不斷地在媒體上製造聲浪,但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樣提高增長。」

該員工還表示,之前 Evernote 沒有一個足夠好的市場研究和產品易用性測試團隊,直到今年才配備。

去年之前公司對產品的 A/B 測試都沒有非常認真地對待,另外一個消息來源表示。A/B 測試是指在市場上同時測試一款產品的兩個不同版本,通常是網路公司的標準流程。

雷鋒網配圖

其結果是產品充滿各種 Bug,引來用戶的不滿和負評。比如 2012 年 Evernote 收購的一款產品 PenUltimate,在 2014 年首次推出升級版時,收到大量的用戶抱怨,導致公司公開道歉並在一周內推出新升級。

另一個 App Skitch 在 App Store 上的評價只有 3 星。另外去年推出的聊天功能 Work Chat 在自家論壇上收到許多負面評價。

還有 Evernote Food,一個專門用於分享食物照片和菜譜的 App,上月直接被關閉了。同樣命運的還有 Evernote Hello 和 Peek 兩款實驗產品。

「每次都是向前看,討論能開發什麼新產品,「另一名前員工表示。「沒有什麼產品優先順序,這樣的制度根本不存在。」

不過還有一名前員工則提出,這些看起來雜亂無章的新產品實則有自己的邏輯。比如那個聊天功能,被很多人批評是赤裸裸地抄襲 Slack,其實是為了吸引更多使用者到 Evernote 的「生態系統」裡,最終提高付費用戶的數量。

另外,一些被關閉的產品也不是完全丟棄,其中的一些技術,比如 Evernote Food 中的結構資料技術就被用在了核心產品上。

 

收入成長乏力

起初靠著免費模式,Evernote 實現了使用者的迅速增長。但問題是這些積累起來的免費用戶多數都沒能轉變成付費用戶,導致公司的業績受到拖累。

去年,TechCrunch 判斷 Evernote 的整體收入為 3,600 萬美元,儘管仍在增長,但據說並未達到內部期望的數字。

最近 Evernote 還加入了新的定價,主要還是想讓用戶有更多選擇,從而變成付費用戶。

但瞭解該公司的人表示這樣的舉措太遲了,Evernote 花了太多精力在新產品實驗上,而不是採取類似上述舉措來提高收入。

Evernote 的一名前發言人曾表示該公司的付費用戶在「百萬級」,同時有 20,000 家公司在用企業版,付費用戶數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 40%。不過他拒絕公布具體的收入。

 

收緊褲腰帶

從多個消息來源瞭解到,在收入增長導向下,Evernote 正不斷收緊褲腰帶,以控制成本。

裁員只是第一步,成本控制還影響到了員工福利。Evernote 曾經給員工提供每兩周的房間清潔服務,現在這項服務已經取消。一名前員工表示,之前多數員工都能輕易申請去海外工作 3 周,費用完全由公司報銷,現在申請也收緊了。每月的電動汽車充電津貼申請也被暫停。一些辦公室表示供應他們的食物從專業外賣,變成了攤販的水準。

不過最大的成本削減應該是取消每年一次的 Evernote Conference 開發者大會,這項活動到去年已經在舊金山連續舉行了 4 年。

「如果一家公司把開發者大會取消了,通常意味著他們在錢方面有了壓力,」網路老兵兼風險投資人 Jason Lemkin 表示。「這並不說明公司要倒閉了,但卻是第一個信號。」

Evernote 正縮減自己的開發者平台。在最近的一輪裁員中,負責開發者關係的主管 Chris Traganos 以及他團隊的多名成員離開了。

不過儘管最近有傳聞 Evernote 要關閉 API,該公司表示並沒有,另外據說其平台整合在未來幾周會變得更強。

Evernote 還表示今年並無計畫在灣區舉行開發者大會,原因是其 75% 的用戶來自美國以外。而且他們最近在南韓舉行了 1,500 人的大會,其他地方也有。

從多名內部人士得到的消息顯示,這些變化導致了一些員工離職。一名前員工表示 Uber、Twitter、Dropbox 這些公司都在挖人。另一名內部人士則透露說,該公司在 Redwood City 總部的其中一層看起來像「鬼屋」。

「有許多人離開了,不一定是因為不滿,人們只是針對公司的變化做出自己的決定。」

 

必要的轉型

雷鋒網配圖

儘管有各種身陷困境的徵兆,但 Evernote 面對問題所採取的舉措卻是令人鼓舞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的合夥人 Byron Deeter 表示。他的公司投資了 Evernote 的競爭對手。

「他們本來可以再撐一段時間。但如果你想建立一家偉大的公司,著眼長遠的話,就需要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退一步,這樣才能在未來有更大的進步。」Deeter說,「我覺得他們是在縮編,從而更好控制之後的方向。」

Lemkin 也同意,他表示換 CEO 通常能給公司帶來新能量。「擁有一位新 CEO 通常讓公司復興有望,特別是當這位新領導能帶來好的團隊管理的時候,O’Neill 有著不錯的口碑,」他說。

一名前雇員表示,Evernote 的團隊對新 CEO 的到來都很興奮,「我認為O’Neill 在做一些聰明的決定,而且我覺得多數同事都認為他有個不錯的計畫,雖然這個計畫是痛苦的。」

Evernote 還沒有到水深火熱的地步,它仍然擁有巨大的用戶群,而且透過削減一些投資也不難改善現金流。

然而能不能繼續做一隻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往日的榮光可能再也不會重現。

「並不是說它的商業模式有著根本性錯誤,只是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好,」Deeter 說。「數億美元的估值還是有的,但數十億的話估計不太可能了。」

一些 VC 期望 Evernote 在未來 12-18 個月能有實質性的改變,不然甚至可能被賣掉。但真正的傷害或許不是業務本身,而是 Evernote 從此不再是矽谷的「酷公司」,這將導致它招募人才或是開展合作都變得更難。

就像一名前員工說的,「Evernote 曾是一個人人嚮往的地方,是做著前衛產品的頂級公司。如今這些光環都在一點一點地褪去。」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