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下科技史最大購併交易,負債 120 億美元的戴爾究竟在賭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4 日 9:30 | 分類 伺服器 , 零組件 , 電腦 follow us in feedly

該來的遲早要來,儘管背負著 120 億美元左右的負債,戴爾還是舉債並最終以 670 億美元這個創造了全球科技市場最大規模的購併交易,將 EMC 收於髦下,讓傳聞變成了現實。那麼為何沒錢的戴爾會如此任性?難道僅僅是為了一個全球科技市場最大規模購併的頭條嗎?當然不是。當業內諸多分析認為戴爾這場購併是豪賭,且不被看好之時,戴爾究竟在賭什麼?



就在戴爾宣布購併 EMC 之時,《Wired》雜誌網路版藉此次購併撰文,將惠普、思科、戴爾、EMC、IBM 和甲骨文等傳統科技巨頭形容為「行屍走肉」。我們不知道該文的作者為何如此輕視這些傳統科技巨頭,我們只想說一句:如果沒有這些傳統科技巨頭,世界將會怎樣?所謂的大資料、雲端計算等這些所謂的未來趨勢將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當然這些傳統科技巨頭也在順應產業的發展趨勢在進行不同的轉型,但這需要時間,而在這過渡期的現階段無疑生存是第一位的,而決定生存惟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規模。

提及規模,就說到了戴爾購併 EMC 對於戴爾的現實價值和意義。

眾所周知,儘管傳統科技企業都在進行轉型,但支撐其營收和利潤的核心仍是傳統業務,具體到戴爾和 EMC,與具有對標性質的企業,例如惠普、IBM 等相比,其體量確實過小。例如從營收角度看,EMC 去年的營收為 244.4 億美元,戴爾的估值營收為 560 億美元左右,與惠普、IBM 等接近千億美元的營收相比,確實不是一個級別,尤其是與惠普相比(由於 IBM 已經沒有 PC 業務,且偏重於軟體,所以戴爾更直接對標的企業應是惠普),戴爾和 EMC 在由伺服器和儲存為主要構成的企業級業務上,均存在明顯的弱點。

例如 EMC 在儲存上雖然領先,但在伺服器業務上幾乎是空白,戴爾雖然均有儲存和伺服器業務,但與惠普相比均處在下風。例如在伺服器市場,據 Gartner 的統計,今年第二季惠普無論是在營收還是市佔率上,均領先戴爾,其中在市佔率上,惠普為 21.7%、戴爾為 18%;營收上,惠普為 25.2%、戴爾為 17.4%;而 IDC 的統計,在儲存市場的營收份額上,惠普也以 16.2% 領先戴爾的 10.1%,與排名第一專攻儲存的 EMC 差距僅為 3 個百分點,即 2.62 億美元。更為關鍵的是,在儲存營收上,惠普同比增長 8.7%,而 EMC 和戴爾則同比下滑了 4.0% 和 2.9%。從這個對比和趨勢可以看出,無論是戴爾還是 EMC,在伺服器與儲存市場的單打獨鬥均無明顯優勢,尤其是戴爾,在上述兩個市場與惠普均存在差距,而在購併 EMC 之後,至少讓戴爾在儲存市場(例如營收上)遠遠超過了惠普,並以此在伺服器與儲存市場和惠普的角逐中找到了平衡。

 

整合攸關能否站穩腳步

更為重要的是,從整體營收的角度,戴爾購併 EMC 之後,其年營收有可能達到 800 億美元,與之前各自獨立的戴爾與 EMC 相比,其體量上已經與惠普、IBM 處在同一陣營。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戴爾購併 EMC 之後,還會在儲存市場拉開與 IBM 的差距,這對於之前將 x86 伺服器賣給聯想之後,一直有傳聞稱下一步可能會將其儲存業務出售的 IBM,在儲存市場的信心是一個打擊,如果未來 IBM 真的因此而如傳聞般將其儲存業務出售的話,在儲存市場,戴爾無疑又少了個競爭對手。

而另據分析稱,由於戴爾購併 EMC,另外一家儲存廠商 NetApp 也有可能被思科或者甲骨文購併,屆時儲存市場對手的不斷減少,將會更有利於戴爾。

如果說上述是戴爾在傳統科技巨頭轉型過渡期利用購併做大規模而與惠普、IBM 等等量競爭而讓自己被淘汰的風險大大降低的話,那麼此次購併 EMC 對於戴爾立足和把握未來產業趨勢也無不裨益。眾所周知,EMC 目前採用 EMC 聯邦(EMC Federation)的營運模式,包括 EMC II、VMware、RSA 和 Pivotal 四家公司。其中 VMware、Pivotal 和 RSA 代表的虛擬化、雲端儲存和大資料平台才是未來儲存的發展方向。這也是為何 VMware 一直保持著高速增長態勢(其去年營收已逾 60 億美元,同比增長 16%),且市值已佔 EMC 總市值的近 75% 的主要原因。

可以說,戴爾購併 EMC 近一半的錢是花在 VMware 上,聯想到 2014 年 EMC 進行包含拆分、售出等多個選項的評估,EMC 股東對沖基金 Elliott Management Corp 一直敦促 EMC 分拆擁有 80% 股權、市值高達 340 億美元的 VMware 以提升股東價值也彰顯出 VMware 未來的價值。

另外,在 Gartner Symposium 對於未來 3 年相關企業對於產業發展加速性和抑制性的視覺化分析中,雖然戴爾、EMC、惠普、IBM 等多數傳統科技企業均集中在抑制性範圍內,但 VMware 卻在加速性範圍內,且名列前茅。這似乎再次驗證了戴爾購併 EMC(包括了 VMware)對於其未來的價值。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此次戴爾沒錢任性的購併豪賭仍具備較清晰的戰略思惟和作用,即在傳統科技企業轉型之際,首先改變自身規模不大而有可能被進一步邊緣化,甚至被先淘汰的風險,在立足生存的基礎上,又在未來產業的發展趨勢中找到基點。當然能否最終如願,還要看戴爾的整合能力,畢竟與之前戴爾購併的企業相比,EMC 過於龐大,且之前聯邦間的關係複雜與相應股東的矛盾也是不斷。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