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與 Alphabet:能否超越貝爾實驗室的宿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18 日 0:00 | 分類 Google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 Global Panorama

資訊時代最有趣的文件之一是 11 年前發表的、也是 Google 當時 IPO 提交文件的一部份。這份由創始人賴利‧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簽字的文件,既表達了一種對科技創新的深深的激情,也表達了一種對於華爾街的不信任。



虎嗅網 配圖

佩奇和布林認為,以一種基於信託的責任來平衡風險的做法是有可能的。他們希望實施「一種旨在保護 Google 創新能力的公司結構。」畢竟 Google 不會成為一家為了搾取利潤、擴大市佔率而存在的公司——而是希望「開發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改變更多人生活的服務。」佩奇警告說:「做為一個投資者,你們正在下一個可能是有風險的長期賭注,在 Google 團隊身上,尤其是謝爾蓋和我的身上。」

11 年過去,如今的 Google,幾乎可以任何一種角度來看——利潤、增長率、品牌、產品、僱員——都發展得很好,儘管為 Google 帶來巨大財富的產品 AdWords 是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還存在爭論。但無論如何,Google 已經不再是從前的 Google 了,至少不是 Google 名字代表的那個意思了,現在的 Google 是控股公司 Alphabet 的一部分,也就是 8 月 10 日美國股市收盤後佩奇宣布成立的那家公司。

在重組計畫中,Google 帝國的盈利業務——Web 搜尋和廣告,連同 YouTube 和 Google Maps 一起——留在被股票分析師稱為「核心 Google」的公司當中。佩奇和布林手中不斷擴張的寡頭公司,包括人們所知的研發實驗室 Google X、剛開始的生命科學和壽命研究,以及家居產品部門 Nest Labs 等——換句話說,這個龐大帝國所有不賺錢的業務——都會被賦予很高程度的自治權。

你也可以從純財務的角度來解讀這次重組——做為一次務實的舉措,為的是讓華爾街獲得更大的透明度,瞭解核心 Google 的利潤以及陷於一些被揣測中項目的投資,比如 Google X 開發了一款自動駕駛汽車,以及能夠提供網路接入服務的高空氣球。佩奇在他關於 Alphabet 的聲明中肯定了這種解讀的合理性,他強調重組會讓公司「更清晰也更負責」。但是在財務原因之外,有一個更加有趣的問題被越來越多地提出,那就是——Alphabet 是否能夠走出一條產業創新的高效發展新路線?

 

貝爾實驗室

做為 AT&T 研發部門成立於 1925 年的貝爾實驗室(Bell Labs)能夠幫助我們回答這個問題——當時(1913 年至 1984 年)AT&T 在美國電話服務市場處於壟斷地位,也指出了 Alphabet 將會面對的許多挑戰。

貝爾實驗室發明了許多資訊時代的基礎性技術,包括晶體管、許多早期的雷射器、通訊衛星以及 UNIX 操作系統。貝爾實驗室代表了一家創新型、技術驅動工業組織所能夠實現成就的最佳案例。它不僅是美國最頂尖的工業實驗室,而且在好幾十年裡,還是全世界範圍內數學、物理學和材料科學領域最精英的研究機構。貝爾實驗室還首先實施了聲學、半導體和蜂窩通訊的正規化研究。

有相當多貝爾實驗室的仰慕者和前員工現在 Google 工作。幾乎肯定的是,Google 對於挑戰技術邊界、長期支持研究項目的意願,可以說是在當代和貝爾實驗室最相似的機構。畢竟 Google 或多或少也是一個壟斷巨頭,而且其支持研究的資金來源於大眾廣告業務 AdWords,就像 AT&T 透過出售電話服務來資助全世界最令人關注的物理研究一樣。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貝爾實驗室的聲譽更多靠的是其研究部門的突破性進展,但是不那麼耀眼卻規模更龐大的開發部門更多承擔、完成了貝爾實驗室的一次次壯舉。約翰.皮爾斯(John Pierce)是貝爾實驗室的研究經理,他曾經指出該組織的架構反映了一個事實「追求一個想法目標,要花去擁有這個想法 14 倍的努力。」這是皮爾斯幾十年經驗的真知灼見。基於一項突破性的科學進展打造一個功能性的產品——用晶體管舉例——不僅需要艱苦卓絕的努力,而且需要非常多的時間。

此外,還有一點也至關重要。貝爾實驗室圍繞通訊相關領域來組織研發——這也是獲得其母公司 AT&T 的資助唯一合情合理的方式。通訊相關的研發是一個足夠廣的方向,允許物理化學甚至天文學領域的並行工作。靈活度的空間總是有的,尤其是在數學部門:克勞德‧夏農(Claude Shannon)的資訊理論為有效數據傳輸指明了方向,他在去 MIT 之前,有時會整天把時間花費在改進電腦象棋程式和自動化器械上面。但是貝爾實驗室的政策太嚴格,導致 20 世紀最優秀物理學家的離開,約翰‧巴丁(John Bardeen)是電晶體的聯合發明者,他離開貝爾實驗室的部份原因,是在關於超導性的研究被認為在通訊研究方向上較為邊緣,這讓他沮喪。類似的情況是否會發生在 Google(或 Alphabet)令人懷疑。實際上在過去幾年裡,Google 一直在不斷地有意資助昂貴的研發項目,與其核心業務毫不相關,這一點也是佩奇和布林管理時期最令人吃驚的一點。

 

Alphabet

在過去幾十年裡,以華爾街為代表的資本市場在獎勵短視、厭惡風險的思考方式,這種情況讓曾經擁有知名研究實驗室的公司步履蹣跚,比如 IBM 就是如此,而且幾乎每一家大型美國科技公司都在遠離基礎性的、更具野心的應用研究。Google 現在找到了一個使其比競爭對手具有更大彈性的模式。這裡有兩個原因。第一是 Google 廣告業務令人髮指的利潤率。第二個是佩奇和布林卓越的——也可能有人會說是幼稚的——願望,想要在有風險的新點子上花錢。

兩個人所持有的股份給了他們這樣做的權利。但是展望 Alphabet 的未來,倒是值得更精確地定義一下成功意味著什麼。看上去 Alphabet 發展更成熟的部份——比如 YouTube 和 Nest,兩個恰好都是收購來的——可能最終會成為增長的驅動引擎,加入到 Google 核心廣告業務的龐大利潤流中去。一些年輕的、以資訊為業務導向的公司,Google 也有投資,看起來也有可能會發展成一些高利潤率的項目。與此同時,我們還要記住佩奇和布林在對待投資研發項目上很積極,如果他們的一個新想法沒有什麼利潤但是有很大影響(比如可以用用戶數判斷,或者是吸引優秀工程師的程度),他們也會用更多的資金投入為這個項目進行補貼。

但是從 Google 宏大的目標來看,想要很快地發明一系列能夠顯著改變我們生活和工作方式的創新,這種目標是否能實現到一種最好的程度,讓人半信半疑。比如 Alphabet 的延長壽命部門 Calico,人才濟濟,其目標就說明它是一個瘋狂項目(moon shot),Google X 當中的大部份項目也是如此。此外,研究人類衰老的 Calico 看起來和整個組織並不搭配,除了倚靠 Google 的利潤支出以及從佩奇、布林的醫學資助中獲益這兩點之外。

 

真正的突破

歷史表明,圍繞某項技術(比如貝爾實驗室的通訊)組織複雜、創新性的研發力量,能夠增加成功的機率,因為開發的專長會更加強科學研究,而製造的專長又反過來促進正在進行中的技術開發。20 世紀工業研究的一個收穫就是一家公司的工程、商業甚至銷售方面能夠為創新進程帶來洞察。但是筆者懷疑,我們的目光需要超越 Alphabet,去尋找更新、更專注的工業創新模式。

極富風險的科學技術由 Google 的兩位創始人一早埋下了種子,伴隨著時間將會發展成為公眾所知的一些產品或服務。貝爾實驗室即是如此,它的研究為後來英特爾、德州儀器的崛起起到促進作用,甚至包括蘋果、微軟和 Google 。PARC 也是同樣的情況,施樂公司的這家實驗室發明了以太網和用戶圖形介面,但是卻沒能夠將其商業化。但是貝爾實驗室先進的科技,在最理想條件下也要花數十年才能商業化,於是未能取保該公司長期的商業成功,尤其是在被判壟斷拆分之後競爭環境激烈的情況下。對於想要把賭注下在發明改變世界的科技上來說,貝爾實驗室的教訓非常現實:通常將創新的想法進行商業化是難上加難,也更加重要,比產生發明創意更重要。

如果 Alphabet 能夠成功實現佩奇和布林的宏大理想,則需要一個個揭開有關創新的謎題,這些謎題讓貝爾實驗室和 PARC 壽終正寢。如何針對與核心業務無關的研發進展做商業化?到底是由誰來製造並銷售那些無人駕駛汽車?如何從抗衰老研究中打造商業?回答了創新環節的這些問題,將會是創新真正的突破。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Global Panorama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