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駭客不能輕忽?芝加哥一家得罪芬蘭駭客遭擾三年血淚實錄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0 月 27 日 16:54 | 分類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愛范兒 配圖

故事源自 Fusion

距離風城芝加哥 50 英里外,密西根湖上的冷風吹不到的地方,有一個叫奧斯瓦格的小鎮,是那種鳥不生蛋的僻靜地方。這裡住著史崔特一家(Straters),父親叫保羅·史崔特,母親叫艾米·史崔特,兒子叫布萊爾·史崔特。



Oswald_ifanr1027

史崔特一家在一系列離奇事件後成為了全鎮關注的焦點。一開始,有人以史崔特的名義宣布要進行炸彈恐怖攻擊,隨後警車時常在半夜光顧,他們還收到許多莫名其妙的東西——兩輛卡車、一些鮮花、大量砂石、一堆紙箱、無數個披薩。當然這些全都不是史崔特家人所為,但在小鎮人民的眼中,這家人簡直是怪胎中的怪胎!

兒子布萊爾是一名開發者,自稱是白帽駭客(不進行惡意攻擊的駭客)。在刷白之前,布萊爾也有過一長串網路入侵歷史,他還曾因駭了自己學校的網站上過法庭。往事隨風,新事如龍捲風,要怪只能怪布萊爾在網上惹上了一個「葉良辰」。良辰顯然不服,他有一百種手段讓史崔特一家痛不欲生,而且他做到了。

 

「葉良辰」的一百種手段

2012 年,當地警局收到從一個臨時電郵發出的郵件,地址看起來跟布萊爾的電郵很相似,裡面內容說:有炸彈。警方立刻把布萊爾帶走,經過 3 周的拘留後,警方確定郵件是惡作劇才放他離開。炸彈事件之後,一堆亂七八糟的商品又不斷出現在史崔特家門前——良辰在用這種方式報復布萊爾·史崔特以及他的家庭。

2013 年 10 月 24 日,警察接到「布萊爾」的報警電話,說自己吃了迷幻藥並且殺死了自己的母親艾米,警車火速趕到史崔特家中。艾米成功證明了自己還活著,惡作劇不攻自破。然而在安靜的小鎮上,夜半警報成為了一道擾民的風景線,不明真相的鄰居們漸漸把史崔特一家當成了異類。

他們把我們徹底放逐了。

當然葉良辰也要吃飯睡覺拉屎,所以史崔特一家有時也能獲得幾個月的「休戰」。良辰再次來襲時,情況絲毫不減當年,又會在幾天內密集進行騷擾行動。然後又是暫時的和平。

war_ifanr1027

最可怕的不是戰爭,而是兩場戰役之間的焦灼等待。

史崔特一家拿良辰沒辦法,只好學會忍氣吞聲應付披薩和警車。

4 月底,葉良辰放了個大招,假冒布萊爾入侵了特斯拉——那個做電動車的特斯拉。被駭的特斯拉官網放出一條消息:

特斯拉,你們被布萊爾·史崔特強姦了。

特斯拉的 Twitter 帳號也沒有倖免,ID 被改成了 RIPPRGANG(「安息吧公關狗」),並向 56 萬粉絲發出兩條推文:

該 Twitter 帳號已被伊利諾州奧斯瓦格的布萊爾史崔特接管,打我的電話(布萊爾的號碼)。

想要免費特斯拉,請致電(布萊爾的號碼)

為了讓騷擾進一步與布萊爾扯上關係,葉良辰用特斯拉 CEO 馬斯克的帳號留下了「@rootworx was here」的語句,看起來就像布萊爾在炫耀自己的成功入侵。接下來的幾天,布萊爾和艾米的手機從世界各地接到了幾千個電話,不明真相的群眾都在葉良辰的驅使下加入了這場騷擾。

其中有位特斯拉的死忠乾脆直接跑到史崔特家門口,要求保羅打開車庫讓他看看特斯拉是不是藏在裡面。保羅說:「滾。」

 

艾米每天都在想:是否死了更輕鬆?

沒完沒了的騷擾讓艾米想到,哪天這瘋子心血來潮會不會找上我的公司?這是一名稱職主管才有的覺悟,公司待她也不錯,給她的年薪是豐厚的六位數。於是艾米將自己的遭遇告知了公司 IT 部門,一方面讓公司有個準備,另一方面也是在向公司尋求精神支持。

公司還沒回應,騷擾也沒消停。5 月,艾米的郵件被盜用,駭客向史崔特一家附近 300 個居民發送了一封郵件,寫著「我要去你們的學校裡開槍」,並附上了詳細的襲擊計畫。儘管有經驗的警察很快發現這仍是一場鬧劇,但收信人不少是孩子的父母,故史崔特的惡名已被深深植入到鄰居的腦中。

同一天,駭客用艾米的 LinkedIn 帳號發了條狀態,說她的公司是「一家猶太人經營的爛公司」。這時再用 Google 搜索一下艾米·史崔特的名字,各個社交網路帳號上出現了一系列的種族歧視、反人類字句。

艾米最終等到的,是 3 個月的工資和一封辭退信。

我找不到工作,我的婚姻完蛋了。沒有一天我能不這麼想:是否死了更輕鬆?

我很無助,我什麼都沒有了。

然後她哭了起來。

 

良辰認了 50,000 條罪,卻不承認史崔特的指控

Julius Kivimaki_ifanr1027

保羅連 FBI 都找過,只不過嫌犯是個遠在芬蘭的未成年人,美國執法部門幫不上什麼忙。史崔特指控的芬蘭葉良辰真名叫做 Julius Kivimaki,如今已經滿 18 歲,但前面說的大部份「英雄事蹟」都發生在他成年前。

一家之主保羅說:「我們相隔一張 4,000 美元的機票,他很幸運。」

去年,有記者發現良辰是駭客組織「蜥蜴小分隊」的成員,該組織號稱曾入侵 PlayStation Network 和 Xbox Live 兩大遊戲平台,也與馬航等大公司打過「交道」。同年芬蘭官方判定 Kivimaki 犯下了 50,000 多起網路犯罪,包括盜用信用卡、虛假炸彈警報、比特幣洗錢等。

罪名雖多,Kivimaki 遭到的懲罰並不重,他的電腦被沒收,個人被判了兩年監禁(緩刑執行)以及 7,000 美元的罰款。判決後,他把自己 Twitter 上的簡介改成了「無法觸碰的駭客之神」,並表示:

50,000 件罪行裡沒有包括史崔特的遭遇。他認為是我做的那些事大部份都不是我做的,我沒有入侵特斯拉也沒有給他們訂購過任何東西。不知道為什麼,我似乎也不記得跟他爭論過。

曾經幾次斷掉史崔特家的網路和電話,這點他承認。他還說聊天室裡更不受歡迎的是布萊爾,史崔特一家遭遇的系列事件來自於聊天室裡被他激怒的駭客們。「(布萊爾)就像是走進貧民窟對黑幫打扮的人出言不遜,」Kivimaki 說,「這個故事不是『芬蘭駭客騷擾可憐的小孩』,而是『網路是個混蛋聚集地』。」

如今來自駭客的騷擾已經停止了幾個月,奧斯瓦格又恢復了寧靜,史崔特一家的奇遇也漸漸不再被鄰居們談起。也許 Kivimaki 說的對,網路是個混蛋聚集地,個人也相信這些事情大概不是他一人所為。但無論怎麼說,虐人 3 年已不是「混蛋」能形容的事情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