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砸 3,000 億人民幣,紫光的晶片帝國靠什麼構建?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20 日 9:50 | 分類 晶片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雷鋒網配圖

繼 7 億美元收購展訊、9 億美元收購銳迪科、25 億美元收購新華三、38 億美元控股 WD,再砸 5 億人民幣「娶」WD,紫光瘋狂的步伐還遠未停止。近日,紫光投資 3,000 億人民幣力求成為第三大晶片製造商,媲美 Intel。不得不說,紫光這對台的半導體封殺更前進了一步。



11 月 16 日,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表示,計劃在未來 5 年投資 3,000 億元人民幣打造全球第三大晶片製造商。這是 10 月末紫光向政府提出向台灣施壓放開晶片產業,並大力度扶持中國本土重點企業的建議後,又一大動作。自紫光收購展訊、銳迪科以來,紫光的大手筆收購被一些媒體,特別是台灣媒體解讀了構建紅色產業鏈,擠壓中國外積體電路產業生存空間。

那麼紫光的一連串收購,是否是在下一盤大棋呢?讓我們一起仔細盤點一下紫光自 2013 年底以來的歷次收購,看看紫光是否在構建中國的紅色產業鏈。

 

收購展訊、銳迪科

2013 年底,紫光先以 18 億美元收購展訊通信,後以 9.1 億美元收購銳迪科,將中國前三的兩家晶片設計公司整合到一起。2014 年,紫光將展訊、銳迪科 20% 股份以 15 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了 Intel。透過收購展訊、銳迪科,紫光從一個並不設計 IC 設計的公司,一腳踏入 IC 設計的門檻,並以此為契機,在缺乏技術底蘊和技術成果的情況下,1,200 億的基金積體電路大基金,紫光獨得 100 億,並獲國開行 200 億元貸款。

紫光透過收購展訊、銳迪科不僅在商業上大賺一筆,還以此獲得了積體電路大基金的青睞和國開行的 200 億貸款,更拉到了晶片巨頭 Intel 這個強援,甚至還傳出過 Intel 願意為展訊代工 4G 手機晶片的傳聞。可以說,收購展訊、銳迪科是紫光的生花之筆。

 

收購華三

華為曾經想進入美國市場,但卻被美國政府拒之門外。於是採用了曲線救國的辦法,與在北美市場被思科打壓的 3COM 公司合資成立華三公司,在美國銷售華為的產品,一舉扭轉 3COM 在北美市場的頹勢。

但好景不長,華為這種穿馬甲的做法再度被美國政府禁止。於是華為只能含恨退出美國市場。

但問題來了,華三公司其實本質上是華為在北美的馬甲,華為和華三公司的很多業務是重合的,在退出美國市場後,華三這個馬甲就意義不大了,華為在申請提升在華三公司的股權比例被美國政府禁止後,加上有段時間華為資金鏈比較緊張,遂將華三公司的股份全部出售。

華三公司三易其主,在 2010 年又被惠普收入帳下。

華三公司曾經是中國最大的企業業務公司,在中國網路設備市場也是獨佔鰲頭。但棱鏡事件後,思科、華三等公司在華業績大受影響,其競爭對手,如華為、銳捷網路等公司業績卻節節攀升——

2014 年,華為中國區企業業務收入達到 130 億元,增長超過 40%;銳捷網路收入增長超過 20%。在中國政府開始加大對本土企業的扶持力度的背景下,華三公司要想保住自己的市佔率,「賣身」中國公司是其最好的選擇。於是紫光收購華三就水到渠成了。

2015 年,紫光以 25 億美元收購華三公司 51% 的股權,獲得華三公司的控股權,在解決了華三完成外資企業向內資控股企業身份轉變之後,中國市場對華三公司將是一片坦途。

出售華三 51% 股份,對惠普而言,雖然短期內會失去部份利益,但長遠看能長期從中國市場攫取利潤;收購華三 51% 股份,對紫光來說不僅收穫一隻會生金蛋的雞,更使其擁有了路由器、乙太網交換機、網路安全、伺服器等相關技術。

 

收購 WD、SanDisk 和力成科技

2015 年 10 月,紫光豪擲 38 億美元收購 WD 15% 股權,成為 WD 第一大股東,並擁有一個董事會席位。在試圖收購美光的企圖被美國政府禁止後,進而由 WD 出面,繞過美國政府的管制,擬以 190 億美元收購 SanDisk。

WD 在機械硬碟領域實力可以抗衡希捷,但在新興的 SSD 固態硬碟領域比較薄弱,SanDisk 則是全球第三大快閃記憶體生產商,27 年來在固態硬碟、記憶卡、USB隨身碟等領域經驗極為豐富,正好彌補 WD 的弱點,想必允許中國企業收購 WD 15% 的股份也是美國能接受的極限了。

紫光收購 WD 和 SanDisk 的目的是為了進軍儲存晶片市場。

雖然中國長城曾經做過硬碟,西安華芯和武漢新芯也在做儲存裝置,但中國硬碟市場基本被 WD 和希捷壟斷,NAND Flash 市場也被三星與東芝聯合的 ToggleDDR 陣營,和英特爾與美光為首的 ONFI 陣營把持,中國產量比率小,中國消耗的 80% 儲存晶片都需要進口,2,000 多億人民幣的儲存晶片市場基本比外資瓜分。紫光收購 WD 15% 對股份,進一步由 WD 出面收購 SanDisk,顯然是瞄準儲存晶片市場。企圖以收購國外企業的方式提升自己在該儲存晶片市場的市佔率。

10 月 30 日,紫光集團與台灣力成科技簽署策略聯盟契約及認股協議書,紫光集團擬向力成科技斥資 6 億美元,獲得力成科技約 25% 的股份。該私募案若於 2016 年獲得主管機關核准,紫光集團將成為力成第一大法人股東。

 

紫光收購力成科技,意欲何為?

力成科技是台灣資深封測企業,尤其是儲存晶片封測方面,在台灣處於龍頭老大地位,也是全球最大的記憶體封測廠。紫光此舉,顯然是為了打通產業鏈,完成從儲存晶片製造到封裝測試的紅色產業鏈構建。

那麼紫光收購 WD、SanDisk、力成科技真能將被外資企業壟斷的市場搶回來?

其實未必,因為紫光雖然成為了 WD 的第一大股東,但是只擁有 15% 的股份和 1 個董事會席位,遠遠達不到控股。因此,很可能無法將 SanDisk 和 WD 的技術、人才、工廠全部轉移到中國,使對 WD 和 SanDisk 的收購成為一筆海外投資,無法實現引進國外技術,提升本土技術水準的初衷。

至於紫光是否真能將技術轉移到中國,這就要看紫光手段如何了,如果有沈霍伊的功力,沒準真能……

 

同方國芯定向增資

相對於對 WD、SanDisk 的收購,紫光的另一個舉措反倒對提升本土技術,扶持中國企業有著重大意義。同方國芯 800 億元的定增方案一經推出,其股價狂飆直上,浮盈高達 1,000 億,紫光和健坤都成為最大受益者。

同方國芯公布的「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800 億資金中 600 億元用於儲存晶片工廠;

37.9 億元用於收購台灣力成 25% 股權;162 億元用於對晶片產業鏈上下游公司的收購。

根據同方國芯測算,預計項目投產一年後可完全達產,即至專案建設後第 4 年生產負荷可達 100%。預計年均利潤總額為 87.19 億元,稅後財務內部收益率為 17.65%,稅後投資回收期 6.28 年(含建設期 2 年)。

那麼,同方國芯真能重複京東方在面板業的壯舉嗎?

在電子消費品領域,NAND Flash 主要用於固態硬碟和手機 ROM,隨著近幾年智慧手機的風靡,NAND Flash 的市場熱度也與日俱增。雖然 NAND Flash 也逐步出現飽和的現象,但是固態硬碟市場卻是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如果各大廠商進一步擴大產能,那麼固態硬碟的價格就有可能進一步降低。

當一線廠商的 256G 固態硬碟賣到 300-400 元左右之時,一部份消費者就有可能放棄機械硬碟而選擇固態硬碟,這將帶來巨大的商機。想必正是看到固態硬碟市場潛在的商機,雖然 NAND Flash 有飽和的跡象,但東芝與 SanDisk 合資建立的 Fab 5 工廠,以及美光新加坡的 Fab 7 工廠等,皆將各自的 NAND Flash 產能提升至 1.5-2 倍的水準。

如果紫光能將 SanDisk 的 NAND Flash 相關專利技術、製程等技術轉移到同方國芯,或是同方國芯獲得技術授權,以紫光土豪的砸錢作風和深厚的背景,加上不惜血本從全球招攬人才──台灣儲存教父高啟全加盟紫光。在儲存晶片領域很有可能複製京東方在面板業的逆襲,畢竟當年三星的儲存晶片也是靠錢砸出來的。

 

與聯發科、台積電對話

10 月底,紫光董事長趙偉國表示,「若台灣法令願意開放,我願意馬上和聯發科董座蔡明介見面,促成紫光旗下展訊、銳迪科與聯發科合併,攜手超越高通。」

11 月 2 日,聯發科回應紫光的提議,並表示,「只要政策許可,聯發科願意採開放的態度,攜手兩岸,共同提升華人企業在半導體產業的地位及競爭力。」在聯發科回應紫光後,帶動股價高開高走,盤中一度達 270.5 元,大漲 16 元,漲幅達 6.28%。

聯發科為何一改台灣企業對中國的冷豔高貴,選擇了低姿態的合作呢?

錢!錢!錢!

一方面紫光控股的展訊,以超低價格侵蝕原本被聯發科佔據的 3G 手機晶片市場,將以低價著稱的聯發科打的潰不成軍,市佔率的流失導致聯發科股價慘遭腰斬,損失高達 2,000 多億台幣。

另一方面聯發科非常依賴中國市場,在對智慧財產權保護較為嚴格的市場往往受困於專利問題——小米在印度賣手機,使用聯發科 SoC 立馬被愛立信起訴。

因此,為了錢,即使台灣當局命令禁止,也擋不住聯發科和紫光暗通款曲。

據《經濟日報》11 月 9 日消息,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表示,「對中國紫光集團有意入股台積電持開放態度。」同時,張忠謀還表示,若要取得台積電的控制權,持股必須超過 25%,那麼就必須花費近 300 億美元,相當新台幣 1 兆元,張忠謀認為這個價格很少人能買得起。

對於尋常企業而言,300 億美元著實是個大數目,但對背景深厚的紫光來說,拿出 300 億美元並非沒有可能性。

如果台灣當局放開對中資的限制,紫光入股聯發科和台積電,那麼在積體電路產業,紫光將一舉打通 IC 設計、晶片代工和封測測試整個產業鏈,成為積體電路產業冉冉升起的新星。

 

5 年投資 3,000 億

11 月 16 日,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表示,計劃在未來 5 年投資 3,000 億元人民幣,力求成為全球第三大晶片製造商。晶片製造如果指的是晶圓代工的話,排行榜 1 至 5 名分別為台積電、台聯電、格羅方德、三星、中芯國際。紫光若要想在 5 年內投資 3,000 億超越格羅方德、三星、中芯國際,顯然有點不切實際。

結合紫光之前的歷次收購和同方國芯定向增資,趙偉國講話中所謂的「打造全球第三大晶片製造商」很有可能是——

5 年投資 3,000 億元人民幣將儲存晶片業務做到全球第三。

 

白璧微瑕

紫光的這些收購也存在一些瑕疵,比如錢沒少花,但真正能控股的沒幾個,真正能夠合法合理的將技術、人才和研究中心或工廠轉移到中國的寥寥無幾。

而且收購或擬收購的企業中不少還和中國現有的企業存在競爭關係。比如說 SanDisk 和武漢新芯、西安華芯部份業務重合,台積電和中芯國際重合、華三和華為、銳捷網路競爭……

一旦只擁有少得可憐的紅色血統的 SanDisk,將「血統純正」的武漢新芯的生存空間擠壓殆盡,如果紫光透過自身的後台背景,和資金輸血維護華三的市佔率避免被華為和銳捷網路蠶食……這將是中國製造業的悲劇。

紫光的做法無法向某些公司那樣建成苗正根紅的產業鏈,在扶持本土產業,提升本土技術方面也乏善可陳——紫光的收購更像是在消耗國家過多的美元儲備,將綠紙變現為優質資產,降低美元有可能的 QE 對國家外匯儲備所造成的損失,而不像是在扶持發展中國產業。

雷鋒網配圖

▲ 某苗正根紅的產業聯盟。

雖然紫光的做法也飽受質疑,但卻能建成一條與外資分享利益的「混血」產業鏈,在當下這也是折衷之選。

 

高性價比的收購

相對於紫光的這些收購,收購圖芯科技和 OV 的性價比就高得多。

在 GPU 和 CMOS 感測器領域中國廠商缺乏技術積累——

兆芯的 GPU 是從 S3 買的技術、景嘉微的 GPU 偏重於軍用、圖芯科技剛好能為民用 GPU 注入新鮮血液;

在 CMOS 感測器領域,雖然長春光機所在用於航太、航空的 CMOS 感測器方面技術頂尖,但在民用手機鏡頭用的 CMOS 感測器方面缺乏涉獵,而武漢新芯的產品只能被用在低階產品上。

因此,收購圖芯科技和 OV 並不會與中國企業發生衝突,而且 OV 的業務將與武漢新芯的 CMOS 感測器業務進行整合,圖芯科技將和芯原微電子整合,將技術、人才逐步轉移到中國後,就能實現「引進技術、消化吸收、推陳出新」,實現從人才到技術的本土化,推動中國在 GPU 和 CMOS 感測器方面技術水準的提升。

 

結語

紫光在國際市場縱橫捭闔之時,也積極推動清華系內部的資源整合——以清華控股旗下的同方國芯主體透過收購國微電子,進軍 FPGA 晶片;透過參與收購西安華芯半導體,進軍儲存晶片。

什麼是 FPGA 呢?

FPGA 是在 PAL、GAL、CPLD 等可程式設計器件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的產物,主要用於通訊市場和工業市場。中國做 FPGA 晶片的企業,諸如國微電子和美國 FPGA 晶片阿爾特拉的差距,比龍芯和 Intel 的差距還要大。

目前中國十餘家 FPGA 廠家大多處於低階市場。

紫光如果能夠整合西數、SanDisk、華三、展訊、銳迪科、力成、同方國芯、西安華芯等公司,那麼紫光將構建一個涵蓋 CPU、FPGA、儲存、網路設備、伺服器等業務的半導體帝國。雖然「混血」產業鏈不得不與外資分享利益,但足以成為「中國版三星」。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