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恐怖襲擊已是全球公敵,科技公司還需要保護個資隱私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1 月 21 日 12:00 | 分類 社群 , 網路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pingwest 配圖

民眾願不願意用個人隱私來交換國家安全,這是一個此起彼落的狀態。當民眾覺得安全對自己更重要時,就會犧牲一部份自由和隱私;當民眾覺得自由更重要時,就會選擇「犧牲」安全。




顯然,在我所在的加州舊金山灣區,現在更偏向前者,哪怕這裡一直是一個無比提倡「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地方。

就在我開始動筆寫這篇文章的前 24 個小時內:舊金山 Hayes Valley 一家美法國際學校,發現 ISIS 伊斯蘭國圖案的塗鴉;法國航空(Air France)一架由洛杉磯飛返法國戴高樂機場的班機,因收到炸彈威脅,而中途改道,緊急迫降在鹽湖城;加州州長布朗在其他 27 個州長拒絕接受敘利亞難民時,仍表示加州願意全面支持難民進入,但卻因此引起當地居民的恐慌情緒。

可以說,在巴黎恐襲後的這個禮拜,美國的部份主要城市正在經歷 911 恐怖襲擊後最嚴重的一次不安。

20 日一則新的消息再次打破了平靜。

根據外媒報導,ISIS 巴黎恐襲攻擊者在整個過程中,都是使用端對端加密的消息應用程式 Telegram 與 ISIS 進行聯絡的,甚至由此平台發布消息,承認對俄國墜機和巴黎恐襲負責。

而在科技產品加密後,美國情報部門表示他們「費盡周章獲得的情報可能根本無法查看」。加密技術讓他們眼前一片漆黑,甚至使得政府部門對恐怖組織犯罪的追蹤變得異常艱難。有官員直接提出訴求,呼籲科技公司向政府機構開放加密通信的存取權限。

於是,那個嚼不爛的問題又被提起:網路世界的個人隱私是不是該為國家安(情)全(報)開後門?

首先,我們得了解什麼是加密通信和他們使用的產品 Telegram 到底是什麼。

 

強調加密安全的 Telegram 反被利用

Telegram Messenger 是一個具有強大安全加密特性的即時通訊軟體。使用者可以相互交換加密的消息、照片、影片和檔案。實際使用時,當兩名使用者進行通訊,其他人哪怕是管理人員都無法訪問使用者的通訊內容。而一旦消息被使用者閱讀,它就會立即被自動銷毀。

除了這種類似「閱後即焚」的服務,Telegram 還允許使用者建立「頻道」去發布資訊,每個頻道最多可以容納 200 人。在今年 10 月,就有消息稱 ISIS 和基地組織在 Telegram 建立了好幾個頻道來分享機密檔案。

為了證明它的保密性,它的贊助人杜洛夫曾經宣布,任何人只要能成功破解已攔截的通話消息,他將提供 20 萬比特幣做為獎金。

面對這樣的加密技術,就連前中央情報局副局長邁克爾·莫雷爾都表示束手無策。

而現任美國情報機構的官員甚至重新翻起了史諾登案,認為兩年前史諾登曝光了美國中情局的秘密後,除了使恐怖分子掌握了自己被追蹤的方式外,更導致科技公司為了平息來自消費者的不滿,一個個開啟了增強式加密功能,甚至最終連這些科技和通信公司自己都無法讀取這些資訊。

其實,在史諾登事件醜聞爆發後,就算不是 Telegram,一般人用的通訊工具例如 WhatsApp 和 iMessage 也都具有終端到終端的加密功能,防止駭客和國家情報機構從中竊取消息。

pingwest 配圖

隱私與國安的拉鋸

在舊金山南邊不遠處的矽谷,高科技公司似乎從未在加密技術問題上向政府情報及執法部門低過頭。

今年 5 月,包括蘋果和 Google 在內的 140 家科技公司共同署名致信白宮,將資料加密稱為「現代資訊經濟安全的基石」,要求歐巴馬總統制止任何可能被執法部門利用以削弱資料加密的法律和行為。

這一舉動遭到了聯邦調查局的堅決反對。

調查局官員表示, 強大的資料加密阻礙了情報人員對恐怖分子動向的追查。他們希望情報部門能夠在法律的支援下,光明正大地走前門對「恐怖消息」進行過濾,而不是整天想著如何破解科技公司的秘鑰來進行情報工作。

此次巴黎恐襲事件後,加州參議員黛安·范士丹向矽谷的科技公司呼籲,當恐怖分子在使用加密通訊等技術策劃襲擊行動時,科技公司應協助執法部門和情報部門訪問經過加密的通信。她表示,「我曾經請求(科技公司)幫助,但都沒有得到回覆。」

18 日,美國中情局局長約翰布倫南稱巴黎恐襲給大家敲響了「警鐘」,他認為高科技企業這種對隱私的無條件保護,妨礙了情報機構反恐作業。

顯然,加密技術必然會抹掉一些對情報局有利的關於恐怖主義的資訊,也使得網路逐步成為恐怖主義不能被調查到的「暗區」。而暗區內的資訊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尤其在恐怖襲擊頻繁後的特殊時期。

所以,科技公司和政府機構的確有必要重新坐下來聊聊網路世界中,「個人隱私」和「國家安全」之間該如何平衡取捨的問題了。

只是到目前為止,矽谷還沒有任何一家科技公司公開表示自己將改變立場,向政府開放任何許可權。但他們也逐步找到一些屬於自己的方式來協助打擊 ISIS 犯罪。成為眾矢之的 Telegram 在今日對外公開表示:他們已經關閉了 ISIS 組織用於宣傳的 78 個公共頻道

今日所有 Telegram 用戶都接收到了一條來自官方的通知:

pingwest 配圖

「我們得知 Telegram 的頻道被 ISIS 極端組織用來傳播宣傳恐怖主義資料非常氣憤。我們仔細地對所有發送投訴信箱的報告進行了評估,最終做出遮蔽這些頻道的決定。至此,我們已經遮蔽了包含使用了 12 種語言的 78 個與 ISIS 相關的頻道。」

另外 Telegram 對自己的的隱私權原則做了進一步說明:「確保安全隱私的通訊並不意味著可以利用其犯罪,Telegram 有權利透過合法途徑移除非法傳播的公共資訊。」

但是,對於聊天內容,Telegram 表示他們將依舊尊重用戶的隱私,不會向任何人任何團體提供監視途徑。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