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熱發電環評誤解與難達經濟規模將成發展阻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04 日 10:21 | 分類 環境科學 ,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 Anita Ritenour

油價低迷的情況下,再生能源在全世界仍有蓬勃的發展,再生能源的新投資甚至已超過傳統能源,對於越來越多的國家而言,再生能源已成為最具成本競爭力的發電技術。翻轉台灣現有的電力結構要靠再生能源,如何發展再生能源,是目前政府政策與未來執政團隊的大挑戰,其中地熱發電是較少人提及的基載型再生能源,最近卻常在出現在新聞媒體,但引發的誤解可能阻礙地熱發電的發展。



地熱是再生能源的選項之一

近期巴黎氣候大會(COP21)將制定 2020 年後減碳的新協議,國內環保署也順勢推動「溫室氣體減量」,署長魏國彥博士是國際知名的古環境變遷專家,更清楚再生能源是解決氣候議題的重要手段,他點出了國內能源議題的盲點及未來:「現在雖然已積極發展再生能源,但太陽光電和陸上風機均幾近飽和,未來必須轉而發展離岸風機;另各界寄予厚望開發地熱,是做為基載電力的選項」。基載電力必須要一天 24 小時、一週 7 天不停輸出電力,地熱電廠使用地底加熱的流體發電,就像是燃料免費、不排放溫室氣體的火力電廠。

16980610589_d6bd2c7e63_k

▲ 在巴黎舉行的氣候大會 (COP21)。來源:Le Centre d’Information sur l’Eau,CC-BY-ND 2.0

1970 年代的石油危機促使台灣成為第 14 個地熱發電國,與菲律賓同期發展地熱發電,當時國際上仍以鑽油技術鑽取地熱,只有紐西蘭整合先進鑽井技術用於地熱開發,因此台電與中油的地熱發電計畫均因效益不足而終止,未能克服「酸性腐蝕」及「管路結垢」等技術問題,能源政策轉向於核能後,地熱相關技術及人才即出現斷層,難以重起爐灶。菲律賓在 1990 年停用核能後,持續精進地熱發電技術,不僅降低整體電力成本,目前是世界第二大地熱發電國,並且對智利、肯亞輸出地熱發電技術。

 

台灣近期的 3 個地熱發電開發案

台灣到處常見溫泉旅館及渡假村,近期地熱新聞就集中在充滿溫泉旅館的宜蘭縣,但地熱潛能區卻不一定有天然溫泉,這類型的地熱稱之為「深層地熱」,需要透過多種地球物理技術、地球化學調查、地質構造分析才能辨識。

科技部深層地熱計畫完成第一年的調查後,認為宜蘭平原下方 2 公里有一條寬 5 公里的岩漿帶造成局部高溫異常,即預定在三星紅柴林地區鑽兩口試驗井,以盡快完成 2016 年的目標 1MWe 示範電廠,但遭受到當地鄉長及水資源保育協會的反對,理由是當地是中央地調所公告的「地下水補注地質敏感區」,擔心中油公司鑽井施工會使用強酸強鹼污染地下水,此事因未揭露工程使用的化學品及工法而越發引起當地居民恐慌,亦出現未進行環境評估即施工的顧慮。

先擱置學術議題的討論,大型地熱電廠一般需要 50~100 口生產井及回注井,對於地下儲熱層的溫度、壓力影響極明顯,需要評估生命週期內對水資源、沉陷量、廢熱排放等影響;小型地熱電廠做為分散式電力,只需要 10 口以內的地熱井,對環境的影響極輕微,紐西蘭可逕由環評主管機關協助評估審查。相較而言,科技部這兩口試驗井對地下水的影響可能被過度放大了,但 1MWe 的發電量難以商業運轉發電,唯有未來宜蘭縣府接手才可能處置。

另一個深層地熱發電開發案位於利澤工業區,由台大教授高成炎博士自行募資開發,科技部計劃證實此處亦具有高地熱潛能,成為首次進行環評審議的地熱發電案。此案設計特殊的「內循環式」取熱系統,可避免抽取地下水,以因應此處為地下水管制區的限制,但在環評委員對地熱工程缺乏認識的情況下,審查過程引發不少爭議,凸顯出地熱發電計畫仍需多與社會大眾雙向溝通,政府單位也應及早預備地熱專法及適當申辦流程。

 

發電計畫缺現代化技術,經濟規模也不足

今年國內藍綠兩黨的地方政府各端出地熱發電計畫,分別為新北市金山地熱 BOT 案及宜蘭縣清水地熱 BOT 案,能源局甚至補助金山地熱 BOT 案鑽一口試驗井。許多國內能源業者均有參與這兩場 BOT 說明會,但兩案均面臨電力饋線容量不足導致投資難以評估的窘境。

金山地熱案若發電超過 5Mwe,業者要自行拉電線到基隆併網;清水地熱案若超過 2MWe,業者要重新拉電線到 7 公里外的變電所。在小規模開發缺乏經濟效益,大規模開發又充滿高風險的情況下,實際上只有國際級專業團隊才有能力接手,國內缺技術、缺人才但不開放國外專業廠商競標,缺乏國際技術接軌是國內發展地熱最主要的隱憂。

筆者是 IGA(International Geothermal Association)會員,今年參加 2015 年「世界地熱大會」(World Geothermal Congress),同行參加的台灣專家僅 4 位地質學者、2 位民間專家、1 位工研院代表。

但我遇到友邦萬那杜(Republic of Vanuatu)、厄瓜多(Republic of Ecuador)的政府官員及電力公司代表,他們國家與台灣一樣充滿地熱資源,正積極尋找國際支援協助管理及開發,一旦完成開發,他們可以享受無污染的能源,並在國際上交易碳權取得更多收益,非洲肯亞近 5 年增加了 392 MWe 地熱發電容量,預計 2030 年要達到 17,500 MWe 的地熱發電容量(The World Scientific Handbook of Energy, 2012),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地熱專業市場,主要原因是世界銀行(World Bank)提供務實的獎勵制度吸引國際團隊開發地熱。好制度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衷心希望 2020 年在冰島的「世界地熱大會」上,台灣能拿出一些地熱發電的成績與國際分享。

(首圖來源:Flickr/Anita Ritenour CC BY 2.0)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