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能源改革卻讓黑金復活?14 年來燃煤發電量大增 75%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07 日 13:57 | 分類 能源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Timothy Tolle

德國是再生能源發電比率最高的國家,佔國家總發電量的 35%,其中風能在今年上半年貢獻的發電量等同德國整體電力產出的 15%。但是德國在發展風能產業上不見得都是對的,風能取代燃煤是件好事,但太多風能可能也是負擔。



怎麼說是負擔呢? 儘管風力發電機與太陽能板在散布歐洲各地,但古老的黑色燃料幾乎獲得重生。2000 年世界燃煤電廠生產 1,132 千兆瓦電力,但到了 2014 年,太多新電廠興建完工,總發電量達 1,980 千兆瓦。污染比天然氣高兩倍的燃煤,現在供應全球 41% 的電力,佔總體能源需求的三成。

雖然最大石化燃料熱潮來自中國,但是西方國家更有責任,因為他們把城市郊區變成風力與太陽能電廠,而把高污染工業推向新興國家。

 

再生能源的問題,不穩定與投資過度

《經濟學人》報導指出,風與太陽做為電力來源有兩大缺點,第一是不穩定,冬天即便有太陽,但太陽光照射不足,冬天風也小,今年 1 月 20 日來自德國所有太陽能與風能的發電量最高峰只有 2.5 千兆瓦,只佔當天總發電量 77 千兆瓦的一小部份,幾個月後,在 6 月初一個豔陽高照微風輕拂的日子,太陽能與風能發電量合計有 42 千兆瓦。

第二個問題是免費,當然風力發電機與太陽能板不是免費的,儘管太陽能板過去幾年價格已經暴跌,但加上建造成本,風能與太陽能發電的平準化成本仍然比燃煤與天然氣發電廠貴,但是由於政府補貼,業者可以透過上網電價來賺錢,綠能業者在批發市場上幾乎沒有成本,核能發電站競標價也低,其次是褐煤發電廠,一種廉價但特別髒的能源,再來是硬媒發電,最後是天然氣發電廠。

這使得能源公司開始追逐低成本的電廠,太陽能與風能激增壓低結標價,扭曲德國能源市場。愈來愈少人向天然氣發電站購電,而便宜的褐煤發電廠仍然正常運作,燃煤電廠發電量甚至在過去幾年增加,報導指出,「因為政府承諾在 2022 年終結核電,煤有可能在德國能源供應佔比中愈來愈重要。」

 

再生能源供電不足,廉價高污染褐煤電廠接手

德國最大的燃煤電廠現在隨著天氣狀況來調整發電量,褐煤已經是不穩定的風力與太陽能發電最好的夥伴。德國本來要終結褐煤電廠,但柏林礦工反對後,即放棄此案。麥肯錫也指出,「德國卡在燃煤問題上,很有可能無法達成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目標。」

此外,德國慷慨的政策,保證 20 年再生能源上網電價,德國消費者又得對不是特別乾淨的能源付出高昂價格,今年上半年家庭每小時每千瓦電力付出 0.3 歐元,法國只付 0.16 歐元。經濟學人報導,「德國政府發放巨大的長期太陽能補貼是不明智的,這麼快放棄核電更是瘋狂。」

德國最大的錯誤是承諾要淘汰燃煤發電,轉向再生能源,但忽略風能與太陽能成本,佔整個能源系統比重,會比實際增加的發電量上升的更快。

 

電廠蓋太多,電價下滑業者成乞丐

西方國家在金融危機之前興建太多發電廠,包括太陽能與風能在內的電力供過於求,下跌的電價讓業者放棄投資更現代,更有效率的發電廠,且把所有能源業者變成乞丐。燃煤與天然氣電廠就直言,如果風能與太陽能發電經常削低電價的話,他們的電力生產成本會上升,政府應該要補償,否則就要關廠。

西方政府接著就付錢讓燃煤場維持運作,德州就承諾在需要的時候支付高電價,要電廠保持運作,這些成本都是使用風能與太陽能發電的潛在成本。許多國家包括美國,再生能源業者仰賴煤與天然氣發電讓電價維持健康水準,如果沒有高額補貼,發電量微乎其微的太陽能電廠會發現自己完全沒有經濟效益。

德國如果徵高額碳稅,也可以逼迫市場改革,淘汰高污染電廠,逼迫再生能源業者自行承擔冬天間歇期成本,但是德國什麼都沒有做。如果電網更大更有效率的話也許會有幫助,電網規模愈大,在傳輸過程中流失的電力就會減少,間歇期的影響也會降低,因為整個大陸都在雲霧無風氣候下的機會很低,但是德國興建長距離傳輸線的努力受到非既得利益者的阻礙。丹麥即放棄仰賴風力發電,他們與水力發電的國家挪威要電。

發展電力儲存技術或許也有效,但是技術太貴且會受天然屏障阻礙,使用智慧電表減少家戶用電也是節電妙方,估計歐洲國家使用智慧電表可以減少尖峰用電需求 9%。報導指出,歐洲束手無策的地方是,加州用電高峰是在夏天午後,這時就可使用太陽能供電,但是歐洲用電高峰是在冬天傍晚,太陽能廠一點都幫不上忙。

(首圖來源:Flickr/Timothy Tolle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