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真的能填補獨居老人的寂寞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07 日 8:23 | 分類 尖端科技 , 機器人 , 電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等你老了,看護可能是一隻機器熊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呢?



眾所周知,日本多年以來的出生率極低,年輕勞動力逐年減少,飽受少子化、老齡化的困擾。換言之,老人越來越多,而照料老人的年輕人越來越少,怎辦?日本公司想到的解決辦法是,機器人。

從陪你逗你開心的電子寵物狗,到扶你起床的機器大力熊,這都被一一研發出來,不信可看 YouTube 的這個影片。

(Source:YouTube

這是由理化以及住友理工的科學家研發的實驗性護理機器人 ROBEAR,他能夠輔助老人或病人從床上站起,或者將目標舉起,讓其從床移動到輪椅上來。

基於發達的工業與科研實力,日本在機器人領域的研究向來走在世界前列,ROBEAR 只是毫不稀奇的發明之一。

自 70 年代經濟騰飛以來,船舶、汽車等高階製造業的發展,促使日本的工業機器人崛起。以《超時空要塞》、《機動戰士 GUNDAM》為代表的 Robot 題材作品,也深受日本廣大中青年的喜愛。如今,市面流行的消費級機器人更是層出不窮。可以說,日本是一個機器人產業及文化高度繁榮的國度。

本田,除了是著名的汽車製造商,也是全球領先的機器人製造商,旗下的迷你機器人 Asimo 有豐富的學習能力,甚至能掌握演奏樂器等高級技巧。其競爭對手豐田公司,不久前對外界發表外觀仿似星戰裡的 R2-D2,能夠疾走和彎腰撿東西的機器人,旨在幫助那些年老、生病或者坐在輪椅上的人們。不僅如此,豐田上月剛宣布,將投資 10 億美元,在矽谷成立一家專注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科研公司。為了將開車這件事,變得更加智慧。

而說起智慧、無人駕駛汽車,大家第一時間可能會想起 Google 的那部「迷你甲殼蟲」。很少人知道,位於東京的機器人公司 Robot Taxi 也有一款無人駕駛汽車。他們還不聲不響,在東京附近的藤澤市開展路面實測(成為自願者的當地居民,會從家出發,沿主要道路被護送到 3 公里外的超市)。他們的目標是在 2020 年東京奧運會之前完成測試,然後把 Robot Taxi 投入使用。

位於日本長崎的 Henn-na Hotel,奉行極致的自動化原則,沒有人工服務,一切住房全憑電腦處理,前台居然還有只戴著禮賓帽的機器恐龍。

pingwest 配圖

這些例子說明,從過去到未來,日本人的生活處處離不開機器人。一些日本人連解決基本需求,也離不開機器人。

在 VICE 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員指出,日本未來 20 年,高達 50% 的就業崗位可被機器人所取代。(這個數字,英國是 35%,美國是 47%)當然,富有創造力、同情心以及抽象思惟的工作,是機器永運無法取得人類的。

就像抽象派會將印象派的暮色沉沉看成是理所當然,社會主義會將資本主義看成必然被推翻的罪惡,新事物的誕生總是伴隨著顛覆或否定過去。《駭客任務》、《人造意識》等電影的反思不是沒有道理:機器人的普及,已是可預見的未來,可是人們真的準備好去迎接它們嗎?

得益於科技的推動,人類的物質生活水準在最近 200 年內得以爆炸性增長。對機器人的依賴,便是推崇科技的結果。這無所謂好或壞,科技是文明的催化劑,它滿足我們直接的功利需求(提高工作效率、解決生產問題),卻容易讓人忽略真正需要關心的問題,那些看似雞毛蒜皮的事,例如定期打電話給父母。

回到具體的場景,ROBEAR 或許能為獨居老人提供基本的照料,使老人得以方便活動,但它只能按指令行事,不懂得噓寒問暖,也很難隨機應變,自然是無法填補老人心中的「寂寞空虛冷」。

你可能會說,萬一機器人有了 AI 呢?那我們討論的就不是機器人,而是如何面對新生命的問題了。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