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邊形的 iPhone 原型機?來看看蘋果在專利大戰中曝光的秘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09 日 15:48 | 分類 Apple , iPhone , Samsung follow us in feedly
雷鋒網配圖

蘋果和三星從 2011 年開始了專利大戰,而最近南韓三星電子公司終於同意向蘋果公司賠償 5.48 億美元,為侵犯蘋果的專利和設計埋單。此次賠償判決的原因仍然是三星侵犯了蘋果專利,抄襲了蘋果 iPhone 外觀設計。去年 5 月美國法院判定的賠償費從 9.3 億美元減少至 5.48 億美元。另外一些與三星侵權產品有關的訴訟也將於明年春天開始進行審理。



這場專利訴訟經過多次庭審,蘋果和三星的證人輪番上台,蘋果力證三星侵權,而三星則力證蘋果的控訴無效,現在一切都已經明瞭。在證人作證的過程中,我們也得以了解到一些蘋果通常不會公開的秘密。

 

令人目瞪口呆的 iPhone 原型機

無疑這場專利戰中曝光的這些秘密,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各種 iPhone 原型機。比如下面這個八邊形 iPhone。

雷鋒網配圖

還有一些或有趣或奇怪的造型設計。

雷鋒網配圖

你能夠想像如果蘋果選擇了這個設計,現在的 iPhone 會是什麼樣子嗎?

雷鋒網配圖

這是最早的 iPhone 原型機之一,狀態列上指示訊號強度的小白點。很多圖示都是參照 OS X 系統中相應軟體的圖示來設計的。在 Home 上我們還看到了一個「Menu」字樣。

雷鋒網配圖

看了這些原型機,我們是不是該慶幸一下,還好當年蘋果的審美能力還在,所以沒有選擇上面這些設計。

雷鋒網配圖

最後再看看這個原型設計,蘋果設計 iPhone 4 的時候說不定就參考了這個。

雷鋒網配圖

iPhone專案是如何啟動的?

早期準備和軟體

當時史考特·福斯托負責掌管 iPhone 團隊,賈伯斯允許他從公司內的任何團隊和部門抽調人手進入 iPhone 小組。不過他也告訴福斯托,公司之外的人他不必考慮。

福斯托抽調人手時甚至不能告訴他們,他需要他們來負責什麼專案。他只能說,如果你們選擇加入,那麼他們就必須「連續數年堅持努力工作,放棄晚上和週末休息的時間」。他非常直接地告訴他們:「如果你選擇了這個角色,你就必須比以前還要努力地工作。」

蘋果以「Project Purple」來為 iPhone 專案命名,開發工作是在一棟獨立的大樓中完成的,這裡簡直就成了福斯托的宿舍。「那裡面時時刻刻都有人,滿是披薩的味道」。

保全程度差點就到了蒼蠅都進不去的地步。大樓那到處是鏡頭和刷卡機,工作人員在進入重要的開發區域前都要出示證件,有 5-6 次。

原始 iPhone 開發小組在牆上貼上一幅電影《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海報,而 Project Purple 項目的第一條規定就是不談任何與 Project Purple 相關的東西。

福斯托表示,開發一代 iOS 介面的工作量非常之大,他自己把好幾年的時間都花在這上面。

福斯托表示在網頁上閱讀文件時需要捏動放大,他自己受不了這個操作,所以想出了按兩下放大的特性。

2012 年蘋果 iPhone 小組的人數為 2,000 人,現在可能更多了。

除了軟體,這次的訴訟還讓我們了解到蘋果公司的工業設計團隊。蘋果公司的工業設計師克里斯多夫·斯特林格(Christopher Stringer)出庭作證時就說出了很多有趣的資訊。

硬體和工業設計

當時 iPhone 專案的工業設計小組一共有 16 個人,他們非常瘋狂,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想像出一款空前的產品,用來引導他們。蘋果的工業設計小組緊密合作,經常就目前和未來的產品交換想法和草圖。斯特林格表示小組成員對提出的設計建議的回饋通常很殘忍但是也很實在。

反覆運算過程很漫長,在某些情況下,一個簡單的設計項目可能會有 50 個不同的模型。

蘋果的工業設計小組和技術人員也密切合作。不同的設計會帶來的怎樣的問題和影響,比如跌落測試中的耐用性,在這些方面技術人員會給設計小組進行回饋。

 

早期 iPad 原型機還有支撐桿

雷鋒網配圖
雷鋒網配圖
雷鋒網配圖

蘋果公司在 iPad 開發早期就考慮在機身中多加一個支撐架的設計。

 

蘋果曾想給一代 iPhone 使用曲面設計

斯特林格在出庭作證的過程中表示,一代 iPhone 上差點就有兩面曲面玻璃了,不過最終他們放棄了這個設計,因為當時的技術水準有限,畢竟 iPhone 是要量產,按照蘋果的規格來切割這種玻璃,成本會非常高。不過蘋果也做出了曲面 iPhone 原型機。

雷鋒網配圖

蘋果好多年前就把目光放到了汽車產業上

蘋果高階主管菲爾·席勒出庭作證時就表示,建立在 iPod 的成功之上,蘋果在頭腦風暴產品創意時鼓勵員工要敢想,蘋果在這方面非常開放。

「在 iPod 獲得成功之後,我們就開始探索接下來自己應該幹什麼。如果我們能夠開發出 iPod,那我們還能夠開發出什麼產品。」員工提出的建議中就有談到專業相機、汽車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瘋狂的東西。有趣的是,不久前托尼·法德爾曾經表示,在 2008 年的時候自己還曾和賈伯斯談過 Apple Car 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蘋果如何讓 iOS 保持封閉

2013 年蘋果和三星的審判開始前,蘋果 iOS 工程副總裁 Henri Lamiraux 為了不公開 iOS 原始程式碼的某些部份,特別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聲明,內容如下:

在蘋果公司內部,蘋果原始程式碼獲得的是最高級別的安全保護。iOS 原始程式碼的物理連線限制在一些獲得授權的蘋果員工中,而且他們獲得的程式碼也只是須知的部份。直接參與軟體發展、管理和安全的員工可以訪問。這些員工也需要先獲得管理層的同意,成為授權員工,他們的帳號也有特別的授權存取權限。

 

蘋果對三星的「The next big thing is already here」廣告恨之入骨

曾經三星非常喜歡在自己的廣告中嘲笑蘋果和果粉。這場訴訟中公開的一封郵件顯示,其實菲爾·席勒非常不滿蘋果公司對三星的這種行為不聞不問,他甚至還建議庫克換個廣告代理商。

2013 年三星發表廣告之後,席勒就給自己在 TBWA \ CHIAT \ DAY 的廣告連絡人發了郵件,要求他們做出大的改變,而且要快。

 

蘋果每個月都會對 iPhone 的市場需求進行調研

賈伯斯曾經說過蘋果不會進行市場調研,其實並非如此。在蘋果和三星的這場官司中,蘋果 iPhone 和 iOS 產品市場行銷副總裁 Joswiak 表示,蘋果每個月都會在多個國家調查使用者。

Joswiak 表示這些調查能夠讓蘋果了解,在不同的國家是什麼因素驅使消費者選擇蘋果的 iPhone,而不是其他產品,比如三星所賣的 Android 裝置,他們最常用的特性是哪些、使用者的統計資訊,還有他們對 iPhone 不同方面的滿意度。

這些調查確實很有幫助,蘋果能夠了解到在不同的國家,消費者會因為哪些細節特性而傾向於選擇 iPhone。

有趣的是蘋果進行這個市場調查時也是嚴格保密的,通常只有少部份蘋果公司高階主管能夠了解到這個市場調查的結果。

Joswiak 表示,「在沒有獲得我個人允許之前,任何與 iPhone 或者 iPad 相關的調查都不能夠對小組之外的人公開。我通常不會允許相關人員公開這些資料。如果我同意公開市場調研的相關資訊,那麼這些資訊基本上都是問答式調研,不過這種資料也只是在那些有必要知道的人員中公開。」

 

賈伯斯認為 iPhone 和 Android 的戰爭是一場聖戰

賈伯斯曾經說過,自己願意花掉蘋果的幾十億美元現金儲備來發動對 Android 的「熱核戰爭」,另外在 2010 年 10 月份的某封郵件中,賈伯斯還指出 2011 年將發動對 Google 的聖戰。郵件發出後 6 個月蘋果就將三星告上了法庭。

雷鋒網配圖

蘋果的產品路線圖都是提前經過深思熟慮的

同樣是在賈伯斯的這封郵件中,他已經在裡面談到了關於 LTE 支援和 iPhone 5 硬體的問題,這封郵件的時間是 2010 年 10 月份,而 iPhone 5 則是在 2012 年發表,提前了整整兩年。賈伯斯還曾提到要發表 iPad 2 以保持領先競爭對手的優勢。

雷鋒網配圖

蘋果在 2010 年的時候就考慮過電視訂閱

這就是賈伯斯在郵件中提到的內容,我們可以看到蘋果有意佔領用戶客廳,也想要豐富內容,給使用者提供更多選擇,並列出了潛在的合作夥伴名單,包括 NBC 和 CBS 等。

雷鋒網配圖

大部份 iPhone 用戶使用保護套

蘋果的一項調查顯示,78% 的iPhone 使用者也購買了手機保護套。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