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找到的真的是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11 日 12:55 | 分類 支付方案 , 科技趣聞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我們可能發現了比特幣創始人!」這種標題的新聞早就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根據 Thenextweb 的統計,從比特幣正式發表之前到現在整整 7 年間,已經有足足 15 個人先後被懷疑是真正的「中本聰」,但這次的澳洲大叔克雷格·史蒂芬·懷特(Craig Steven Wright)應該算最可信的一個。

來自 Wired 和 Gizmodo 的報導可以說是一切的起源,雖然作者最後反覆重複「這並不是說 Wright 就是『中本聰』」。但從報導的字裡行間來看,目前的證據已經累積到一個比較充足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得出「他要嘛就是『中本聰』,要嘛就是一個極其高明的惡作劇者」的結論。Wright 之前也許還是個無名氏,但僅僅過了 24 小時,各種關於他的消息已經滿天飛。

愛范兒配圖

就連掌握無數政府內幕的維基解密(WikiLeaks)都站了出來,在 Twitter 表態

「我們認為克雷格·史蒂芬·懷特不太可能是比特幣背後的主要編碼者。」然後又在回覆中加上了,「我們說的是主要編碼者,他有可能以其他重要或不重要的方式有所參與。」

而且根據 Gizmodo 的最新調查,這名「中本聰」嫌疑人的電子足跡短時間內被大量消除,包括一切使用 Google 帳號登入的帳戶、部落格、Twitter。相信是其本人所為,也為他增加一層額外的吸引力。短時間內想要得出一個確定的結論已經不太可能,也許是時候我們先了解一下他究竟是什麼人。

 

首先,他是一名資料安全的專家

從技術能力層面來看,Wright 基本具有成為「中本聰」所需的一切。因為他其中一個公開身分是一名來自雪梨查理斯頓(Charles Sturt)大學的兼職講師,甚至還上過 CCTV 海外新聞頻道的電視節目。

愛范兒配圖

他還是一本有關 SCADA(Supervisory Control And Data Acquisition,資料獲取與監視控制系統)的著作的聯合作者之一,這種技術廣泛應用於利用電腦對關鍵設備進行管理,包括各種核電廠。

他也不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談論比特幣。他多次對媒體甚至是在會議上描述他的比特幣銀行 Denariuz 的設想,以及他自己的安全檢測手段。在上個月舉行的一次比特幣會議上,他也表達了一些不同於一般人的觀點。

(Source:YouTube

做為一個安全專業人士,他還開放了一個位址為 craig.wright@information-defense.com 的電郵與其他網路安全人士進行討論,很明顯他是一個非常喜歡說服別人的人。他也說過:

「我不反對言論自由,更不喜歡去贏得一場口水仗。我不打算成為一個智者。因為最簡單的答案都來自我即將發表的測試模型和系統。如果反對者能夠在風險猜測方面做的更好,或者更加節約資金,那麼他們就是有價值的。」

 

一名富翁,還擁有全球第 15 名的超級電腦

Wright 本身從來不缺錢,不算其做為安全專家的收入,其交由企業諮詢公司 McGrathNicol 託管的比特幣方面的財富就相當驚人。在嘗試建立比特幣銀行的過程中,他曾經拿出當時價值 2,300 萬美元的比特幣來投資,隨著比特幣價格的水漲船高,這部份資產的價值已經上浮到了接近 6,000 萬美元。

Wright 一名已經在 2013 年去世的好友 David Kleiman,很可能就是和他一起創立比特幣的人。他在死之前留下了含有 110 萬個比特幣的信託基金「鬱金香」,這部份比特幣價值約 32 億人民幣。根據外媒推測,這部份比特幣的最終歸屬最有可能就是 Wright!

除了錢,他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玩具——超級電腦,名字同樣為「鬱金香」。重要的是硬體性能非常強勁,預計能夠在目前超算 500 強中排到第 15 名。拋開這台超級電腦會不會拿來挖礦不說,光是想要建造這樣一台龐然巨物就需要大量的資金。

 

被拉下神壇的比特幣之神?

如果說要用一個詞來形容之前的「中本聰」在比特幣愛好者眼中的形象,那麼只有——神。

就像很多人第一次了解比特幣的時候都會問這個問題:「比特幣是誰做的?這不就是個龐氏騙局嗎?」但是「中本聰」卻一直保持著自己神秘的面紗,甚至早期還會經常發表一些對比特幣的看法,那些評論也隨之被稱為「神之言」。

但隨著比特幣的發展走入正軌,「中本聰」露面的次數卻越來越少,人們多次嘗試也沒能找到真正有說服力的嫌疑人。最後「中本聰」也就變成只有新手入門時才會糾結的問題。但也許正是因為「中本聰」神秘的面紗一直沒有被揭開,大家才會更加去關注比特幣本身。

在我們 9 日的報導中也曾提及,澳洲警方突襲了 Wright 的住處和辦公室,後來發現是當地稅務局幹的好事(工作好積極啊!)因為根據澳洲的法律,比特幣並不是一種貨幣,而是一種資產,那麼資產自然就要收稅。當然現在還不能確定 Wright 就是「中本聰」,討論他是否涉及偷稅漏稅的問題還為時尚早。

最重要的是從外媒報導到現在一天多的時間裡,並沒有人知道 Wright 的真身在哪裡,或許我們更應該期待他自己站出來解釋一切。

 

「中本聰」的出現,會動搖比特幣嗎?

這個問題應該是參與比特幣的朋友們最想了解的,但老實說這個問題並不好回答。雖然「中本聰」被神化已久,但是一個總體市場容量估算接近 62 億美元的虛擬貨幣,並不可能完全因為一個人說的話而產生巨大的動搖。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他手頭所持有的比特幣資產。

就像上文中提到的,Wright 已經去世的好友 David Kleiman 擁有一個包含 110 萬個比特幣的信託基金,它目前還是被凍結的。Wired 在文中表示信託基金的條文中規定,到了 2020 年,Wright 就能夠借用這一筆鉅款,用於:

「研究 P2P 系統;透過商業活動來增加和提升比特幣的價值和地位。」

目前,比特幣市場的總體數量只有大約 1,500 萬個,而比特幣最終的市場容量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無限接近 2,200 萬個。那麼 110 萬個比特幣的比例就非常大了,這種數量的資本的流動完全能夠對比特幣市場產生直接的影響(操縱價格波動)。

愛范兒配圖

這麼多比特幣究竟是怎麼來的呢?比特幣本身做為一個程式碼開源的的項目,理論方面早就被無數人檢驗過,可以肯定的是程式碼肯定沒有做手腳。那麼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中本聰」在比特幣剛開始的時候,也是挖礦難度最低的時候,投入了一些硬體去挖取比特幣。他有可能是為了提供足夠的比特幣保證市場中比特幣的流動性,也有可能是為了自己謀私利。

但是比特幣公開帳目,匿名交易者的機制讓很多人很早就注意到了這一筆放在同一個帳戶底下的鉅款。(我相信最上心的應該是那些駭客)因為它誕生的很早而且數目巨大,早就有人將這筆鉅款聯繫到中本聰身上。

雖然我也不敢下結論「中本聰」是否將這筆鉅款看作自己的私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並沒有利用這筆鉅款來操縱市場。因為這筆鉅款自從被人發現以來就沒有任何的轉帳和買賣紀錄(比特幣帳戶下的交易記錄是完全公開的,但是交易者是匿名的),一個在特定條件下才解凍的信託基金,就是一個相當合理的解釋。

當然比特幣世界裡眾所周知的土豪並不只 David Kleiman 一個,另外一「對」最出名的就是之前和 Facebook CEO 祖克柏結下樑子的 Winklevoss 兄弟倆了。根據他們之前公布的資訊,他們手頭持有的比特幣價值也已經超過了 1,100 萬美元。

 

疑點重重,為什麼要主動暴露自己

在接近 7 年的時間裡,「中本聰」都掩飾了自己的真實身分,為什麼現在突然 Wired 和 Gizmodo 能夠拿到這麼多指證 Wright 就是「中本聰」的資料,這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而且 Wired 在一開始的文章中也提到,「很多關鍵性的資訊都有被事後修改過的痕跡」,這其中就包括了最關鍵的那 3 篇博文。難道 Wright 就那麼想讓別人認為他就是「中本聰」嗎?這不禁讓我聯想到了當年維基解密的阿桑奇。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收到了風聲,認為已經掩蓋不了自己是「中本聰」這個事實了。這一種猜測最好的證明就是目前完全找不到其本人所在的位置。

從開始到現在只過了 48 小時,但我相信這個故事還會越來越精彩。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