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再反轉!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那個澳洲大叔不是我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12 日 0:00 | 分類 科技趣聞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在先前的另外一篇文章中寫道:從開始到現在只過了 48 小時,但這個故事還將越來越精彩。果不其然,新的劇情今天如約出現,而且極具反轉性。



真正的「中本聰」在比特幣發展討論的郵寄清單中表態:

愛范兒配圖

「我不是克雷格·懷特。我們每個人都是中本聰(I am not Craig Wright. We are all Satoshi)。」

由於發表聲明的帳號關聯的電郵「satoshin@vistomail.com」,正是 2009 年比特幣剛誕生的時候「中本聰」用來發表白皮書所用的,「中本聰」也曾不只一次在這個位置公布重要資訊,所以這則消息自然也就是出自真正的「中本聰」之口了。

這不禁讓人回想起被美國記者確認為真的「中本聰」的那名日籍美國人,故事最終的結局就是「中本聰」本人站出來否認。但明顯這次的事件同樣不會因為「中本聰」的否認而告一段落,因為 Wright 被懷疑是「中本聰」的過程中實在太多疑問。

 

所以說,已經可以斷定 Wright 是個騙子?

在 Wired 報導中,作者 Greenberg 和 Gwern Branwen 就明確表示:

「最有可能的是兩種情況:要嘛就是 Wright 發明了比特幣,要嘛就是一個手段和心計都極其高明的惡作劇玩家,很成功的讓我們懷疑他是『中本聰』。」

既然現在真正的「中本聰」說 Wright 不是他,那麼能否直接得出他就是個騙子的結論呢?倒也未必,從「中本聰」的表態中我們就能夠管中窺豹。

 

越來越接近真相,或許中本聰是一群人

愛范兒配圖

被認成「中本聰」的日籍美國人的全名是「多利安·普倫蒂斯·中本聰」,當時「中本聰」那次相似的表態全文為「多利安不是我」。對比之下這次的表態卻明顯多了一句「我們都是中本聰」。仔細思考一下,這一句話的內容就不得了。

就算有很多證據能夠說明 Wright 不是中本聰,但 Wright 和其朋友內含 110 萬個比特幣信託基金的來源實在無法輕易解釋。而且「我們」這兩個字似乎已經暗示了「中本聰」並不只是一個人。

當然一個人想保守秘密已經非常困難的,如果「中本聰」是一個群體的話,最大且關鍵的問題就是如何能夠將一個大秘密隱藏足足 7 年。更有意思的是,Wright 在被曝光之後就開啟了隱身狀態,就連澳洲的稅務局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當然也有可能是已經被抓起來了)。

 

我們需要「中本聰」嗎?

拋開比特幣的去中心化不提,究竟「中本聰」的存在對於比特幣有什麼意義?在 TechCrunch 的報導中,他們甚至拿 Linux 來進行類比:「Linux 的創始人 Linus Torvalds 並不是第一個使用開原始程式碼的人,但這個市場就是需要一個起源的故事,但關鍵在於這種技術能夠讓你不必再花費大量資金去租用專業伺服器,而是使用自己的電腦做為伺服器。」

康乃爾大學的教授 Emin Gün Sirer 就表示:

「最為重要的是中本聰帶來了什麼。我們的銀行架構非常陳舊,從千禧蟲問題爆發以來基本沒有改進。整個金融系統中也沒有什麼透明度和可供審計性可言。

零售銀行業從 1959 年到最近幾年還有一些比較珍貴的小進步。直到今天,銀行還是透過差勁的方式管理我們的資金。當然我不會肯定像比特幣一樣的虛擬貨幣就是終極解決方案,或者是對現在可能的方案進行對比。

比特幣並不能擴展到全球,即便考慮它最近一些計畫中的提升,而且它在安全方面還有很大的難度需要挑戰。但『中本聰』和他的一些前輩,還是帶來了一些全新的技術思路,能夠應用在我們的全球社會中。

有責任的媒體應該放下對於『中本聰』這個人的追蹤,而是更加的去關注技術和其影響。這才是我們實際上需要做的。」

 

就讓「中本聰」消失在歷史裡吧

愛范兒配圖

在 7 年無數次的嘗試中,每次對於「中本聰」真身的追尋只會引出更多的疑問和不確定。沒錯,這個問題終究一天會得到答案,也許那時這個問題也已經不再重要。但有一點不會改變:

比特幣還是一個大眾都可以使用的「工具」,它並不屬於任何一個人。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Antana CC BY 2.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