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破解 iPhone 和 SONY PS3 的 Geohot,一個人在車庫打造出出自駕車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12 月 18 日 17:12 | 分類 汽車科技 , 科技趣聞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36kr 配圖

想體驗無人駕駛汽車不是誰都有機會,本文作者 Ashlee Vance 見證並親身體驗了 George Hotz  製造的無人駕駛汽車,體驗如何,一睹為快吧!



2007 年 8 月 21 日,17 歲的 George Hotz 成為世界上首個完全解鎖 iPhone 手機的人,使手機不再侷限於 AT&T 網路,同時可以支援其他 GSM 網路。2010 年 1 月,他正式宣布破解了 Sony PS3 的核心防禦系統,這在世界上也是首例。如今他選擇了無人駕駛汽車,這可能是他最大膽的一次「攻擊」了。

感恩節前幾天,George Hotz 邀請我去他家看他的新專案。他說他在一個月之內造了一輛無人駕駛汽車。起初我以為不可能,當我那天早上到他家時,他的車庫裡有一輛白色的 2016 款 Acura ILX,車頂上安裝著雷達雷射系統,後視鏡旁邊有一個攝影機,儲物箱的位置上放了一塊木板,上面有很多電子裝置,排檔的位置是一個控制桿,儀錶板中間有一塊 21.5 英吋的螢幕。Hotz 告訴我說:「特斯拉的螢幕只有 17 英吋。」

他這個專案一直都是保密的,想到時候炫耀一下。我們圍繞這輛車看它用到的科技。Hotz 打開汽車的電腦,這台電腦安裝的是 Linux 作業系統,電腦上出現了很多字串數字。當他轉動方向盤或者打開閃光燈時,這些數字會不斷變化,這說明他連接到了 Acura 的內部控制系統。

36kr 配圖

我們觀察了大約 20 分鐘,Hotz 察覺到我的疑惑,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證明,他發動引擎說:「上車!」

在倒車離開車庫之前,他扔給我一個無線鍵盤,說:「拿著,但是不要碰任何按鈕,否則我們就死定了。」和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功能類似,Hotz 說他的無人駕駛汽車是為高速公路設計的,而不是針對混亂的城市道路設計的。他開車經過了舊金山的特雷羅山附近,然後開到了 280 洲際公路上。

Hotz 現在還握著方向盤,Acura 的儀錶螢幕上顯示了雷射雷達對我們周圍事物畫的圖元圖像,包括高速公路指標和其他車輛。藍色線表示車輛的路線,綠色線表示自動駕駛軟體推薦的路線。這兩條線匹配的特別好,這說明這項技術成功了。走了一段路程之後,Hotz 放開了方向盤,按下了控制桿,將汽車設定為自動駕駛模式。他切換模式的時候,汽車前面是個 S 彎,汽車運行速度為 65 m/h。我默默禱告,Hotz 在喊:「你可以的,你可以成功的。」

汽車基本上算成功了。在第一個彎時,它很正常,但是在第二個彎結束的時候,Acura 突然轉向右側的一輛 SUV,我覺得我快要死掉了。但是汽車自己調整了過來。我問 Hotz 第一次看到汽車運作成功是什麼感覺?

他說:「夥伴,今天早上是第一次測試。」

Hotz 說:「人工智慧軟體和消費級相機已經夠強大,有想法的人可以在任何汽車上創造出成本較低的無人駕駛汽車。」他正在研發的科技是可以終結 Google、Uber、Apple 和其他主要製造商設計的昂貴系統的。再不用多久,他認為自己可以挑戰 Mobileye 公司了,Mobileye 為特斯拉、BMW、福特、通用等其他公司提供駕駛輔助技術。談及 Mobileye,Hotz 說:「這家公司已經落後時代了,他們還沒有跟上來。」

Mobileye 的發言人 Yonah Lloyd 否認公司的技術已經落伍了。「我們的程式碼基於最新的 AI 技術,傳感和控制都使用端對端深層網路演算法。」上一季,Mobileye 稱收入為 7,100 萬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 104% 。特斯拉在推廣 Mobileye 的科技方面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Hotz 打算使用現成的電子產品充分發揮 Mobileye 的技術。他正在發明一款工具箱,包括 6 個攝影機,將其放在汽車周圍,其中兩個攝影機放在後視鏡裡面,一個放在後面,兩個放在側面覆蓋盲點,一個魚眼鏡頭放在頂部。然後使用神經網路(一種自主學習的人工智慧機制,抓取駕駛的資料並學會他們的選擇方式)訓練攝影機的控制軟體,其目的是向汽車製造商或消費者銷售攝影機和套裝軟體。Hotz 說現在已經有 10 個朋友想購買了。

該產品的發表日期還沒有確定。Hotz 說他幾個月之後會在 YouTube 上發表一個影片,影片中在拉斯維加斯的 405 洲際公路上,他的 Acura 會打敗特斯拉 Model S。他這樣做是為了證明兩點:第一,他希望證明他的技術是成功的,並且準備對外發售了。第二,他與特斯拉 CEO Elon Musk 打的賭,他贏了。

 

不同於只制定規則,要讓汽車模仿駕駛習慣

在我們首次試駕之前,Hotz 花了大量的時間裝配汽車的感測器、計算設備和電子裝置。所有這些系統安裝好之後,他開著汽車跑了兩個半小時,讓電腦觀察他是如何開車的。回到車庫以後,他下載資料,運行演算法分析他在不同的情況下是如何處理的。汽車學習到他喜歡在兩條車道之間行駛,並且與前面的車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一旦分析完畢,軟體就可以預測汽車的安全路徑了。

兩周之後,我們進行了第二次駕駛。他曾經開車出去實驗了幾個小時,第二次和第一次的變化非常讓人震驚。現在它可以自己駕駛很長時間,並且車身都在車道內。儀錶螢幕上的藍色線和綠色線在大部份情況下都能完美重疊。Hotz 並沒有將這些行為程式化,他無法完全解釋所有的原因,汽車慢慢自己就會做決定了。

12月 初,Hotz 帶我第三次開車上路。這時候,他不僅將方向盤自動化了。同時還將油門和刹車自動化了。引人注意的是,汽車現在可以在很長距離內都完美地行駛在車道中間。如果我們前面的車輛放慢速度,Acura 也會放慢速度,我自己開了一下,感覺非常激動——並不是因為路上車很多,而是因為 Acura 可以處理的很好。

Hotz 的方法不僅降低了現有無人駕駛汽車技術的費用。他說他有了一項新發現,可以改善 AI 軟體解釋來自攝影機資料的方式。Hotz 說:「我們弄明白了使用深度學習的方式解決駕駛問題的方法。」一般的無人駕駛汽車有成千上萬行程式碼,Hotz 的軟體只有 2,000 行程式碼。

他想討論的主要進步是在自動駕駛技術基礎上使用深度學習技術。他說平時的做法一般是使用手動編寫程式碼規則來處理特殊情況。有很多讓汽車跟著前面的汽車走,也有很多程式碼可以處理路上突然跳出一隻鹿的特殊情況。Hotz 的汽車沒有設定這樣的規則。汽車可以學習到駕駛者在很多種情況下的處理方法,然後嘗試進行模仿,使自己的行為完美。如果它的 Acura 旁邊有一輛自行車,它會為自行車留一定的空間,因為 Hotz 之前這樣做過。它的系統比一系列的程式碼規則更加智慧。教會電腦像人類一樣會更好,讓它不斷地處理各種視覺線索,並用於實踐中處理始料未及的事情,而不是只教它呆板地按照規則處理情況。

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Hotz 成為了一名 Uber 司機,這樣他就可以對這輛車進行長距離的測試。他想在 5 個月之內,擁有一款世界級的無人駕駛汽車,這樣他就可以向 Musk 炫耀了。他聽說特斯拉在穿越金門大橋時出現了困難,因為金門大橋的車道標誌線不太清晰。於是 Hotz 準備給 Acura 拍個穿越金門大橋的影片,證明他的 Acura 比特斯拉好,然後在 Musk 居住的舊金山 I-405 進行最終測試。Hotz 的 YouTube 影片有百萬以上的粉絲,他特別希望 Musk 可以收到這個訊息。「我是 Elon Musk 的粉絲,但是我希望他不要食言,他會出雙倍的價格購買這項技術。」

我們很難說 Hotz 的軟體和自我學習技術最終有多麼高效。他自籌資金的實驗可能最終讓他回到 Google 上班。他說:「是的,我們當然不能排除這種可能,這是一次大型的冒險,我只能說 『等著瞧!』」

Hotz 認為我們現在正處在另一次工業革命的邊緣,他之所以啟動無人駕駛汽車項目主要是因為它將此做為革命的第一步。交通行業是 AI 能夠產生重大影響的一個領域。他希望這項技術能夠最終走向零售,創建一個提供完美自動化的系統。他渴望讓 AI 替代很多工作崗位。他說:「科技並不是非黑即白,核電廠就是正面的影響,而核彈就是負面的影響。科技是好是壞還要看我們使用的方式。AI 曾經可能將我們置於死地,但是我們知道如果不正視科技,我們就會失敗。」

所有這些討論都代表 Hotz 駭客精神的發展。他曾經破解 Apple 和 Sony 公司的產品,因為他享受解決難題的感覺,同時他也有一種讓掙數十億美元的大公司蒙羞的念頭。但是透過無人駕駛汽車、零售軟體和改變整個經濟結構來看,Hotz 想成為世界一流產品的締造者,製造出可以真正改變人們生活的產品。他說:「我並不關心金錢,我想擁有權利,不是凌駕於別人之上的權利,而是凌駕於自然和科技命運之上的權利。我只想知道事物的運作規律。」

(本文由 36Kr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