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超越蘋果後,Google 真的是「全球最值錢」公司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2 月 04 日 8:00 | 分類 Apple , Google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雷鋒網 配圖

日前,隨著蘋果和 Alphabet 最新財報的發布,Google 市值反超蘋果成為業內熱議的話題,甚至是爭論的焦點。有的認為,Alphabet 市值超越蘋果證明一個新的科技時代到來;有的認為蘋果缺乏創新衰落已成必然。事實真的如此嗎? 我們應該如何理性和客觀看待此次 Alphabet 市值超越蘋果?



實際上市值在諸多企業,尤其是科技巨頭企業在發布財報後的增減已經是家常便飯,而且通常有悖於該企業當季或某段時間的業績表現。遠的不說,在之前亞馬遜的最新財季中,儘管其業績創下了其近 20 年歷史的最佳紀錄,但因低於分析師的預期,股價反而暴跌 13%,為此,其市值反而被之前落後自己的 Facebook 反超(因為 Facebook 的當季業績超過分析師預期,市值上漲)。回到此次 Google 市值超越蘋果也是如此。之前,蘋果的股價一直處在下滑中,而 Google(之後重組為 Alphabet)卻是在緩慢增長中,而此季財報終成市值的賽末點。

諸多的分析人士,將此次 Alphabet 市值超越蘋果歸咎於蘋果,尤其是蘋果營收和利潤主要支撐的 iPhone 缺乏創新和銷售乏力。有這方面的原因,但再加仔細分析,我們就會發現事情遠非目前是個所謂業內評論人就能看出的如此表面的原因。

這裡我們不妨看看 Alphabet 當季財報的表現,其營收 213 億美元,淨利潤 49.2 億美元,其旗下的 Google 廣告收入為 190.8 億美元,同比上漲接近 18%,佔當季 Alphabet 總營收的 90% 左右,即 Alphabet 的核心仍是之前的 Google ,確切地說,是 Google 傳統的搜尋廣告業務,而綜觀其 2015 年全年的表現,搜尋業務同樣佔據 90% 左右來看,儘管 Google 在 2015 年重組成立了新的 Alphabet(將之前的 Google 與其他所謂創新型項目分離開來,且財報單獨發布),但從本季發布的業績表現,其營收、利潤、市值的主要支撐點依然是原來的 Google。那麼問題來了,曾經被看衰的 Google 搜尋廣告業務為何還在增長呢?

業內知道,在搜尋市場,Google 目前依然佔據著 70% 左右的市佔率,並且是傳統網路和行動網路的重要入口。其間儘管在傳統網路領域有 Yahoo、微軟等競爭對手,但直到今天兩者合計的市佔率也鮮有突破 30% 的時候,尤其 Yahoo 自從與微軟在搜尋市場合作後,其競爭力大幅下滑,可以說,Yahoo 與微軟的合作,間接幫助 Google 消除了在傳統網路搜尋市場一個主要的競爭對手,至於微軟的搜尋業務,雖然透過與 Yahoo 的合作,市佔率曾一度接近 30%,但其透過搜尋的盈利能力遠不如 Google,這也是為何後來 Yahoo 決定終止與微軟在搜尋領域合作的主要原因。

在行動市場,儘管業內經常稱在行動市場,搜尋與 App 的行動應用模式相比已經不重要,且會面臨 Facebook 等新銳(之前一度傳聞 Facebook 要做搜尋業務)的挑戰,但時值今日,鑑於 Google Android 龐大的行動用戶基數,其在行動搜尋市場依然無人能敵,這從蘋果 iPhone 都將 Google 搜尋默認為其 Safari 瀏覽器的搜尋工具可見一斑。也就是說在行動搜尋市場,雖說盈利能力遠不及傳統網路搜尋,但 Google 依舊是不二之選,並為其未來的盈利奠定了基礎。

 

市值多變是常態,要明辨虛實

據 eMarketer 的報告顯示,即便是在行動市場面臨 Facebook 等強烈競爭,到 2017 年,Google 依然會佔據行動廣告市場營收 32.4% 的市佔率,是排名第二的 Facebook 的 2 倍(Facebook 為 15.1%),而這個比率,在 2013 年分別為 37.7% 和 14.4%,也就是說在 4 年間,Google 行動廣告營收的市佔率將下滑 5 個百分點,Facebook 僅增長 0.7 個百分點,與 Google 並未實現零和效應,Google 損失的市佔率,被諸如 Twitter、Yahoo、蘋果、Pandora 等廠商瓜分,即行動廣告市場,形成了 Google 和 Facebook 之外的「長尾效應」,而這種「長尾效應」決定了未來沒有任何一家廠商可以對 Google 形成真正的威脅,相反還會延遲唯一可以稱得上競爭對手的 Facebook 的增長。

從上述對 Alphabet 核心業務及其所處的市場競爭環境的簡單描述,不知業內看到了什麼?我們認為,除去創新的因素,就是其核心業務可以說根本沒有對手。既是產業和用戶的剛需,又沒有對手(難有可替代性),無疑大大緩解了 Alphabet 在核心業務的創新和盈利壓力,這點與同是蘋果核心業務的 iPhone 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即在蘋果 iPhone 所處的智慧手機產業對手眾多,且時時面臨強可替代性導致的創新和業績增長的壓力,即便如此,蘋果 iPhone 依然以不到 20% 的市佔率拿走了該產業接近 90% 的利潤,且獲得的營收和利潤要遠遠高於 Alphabet。

僅以雙方最新財報為例,同是核心業務,iPhone 營收為 516.35 億美元,Google 為(僅指傳統搜尋和行動搜尋廣告)190.8 億美元,iPhone 營收是 Google 搜尋廣告業務營收的 2.7 倍,至於利潤,由於雙方均未公布,我們只好以兩家企業公布的整體利潤做比較,即蘋果為 184 億美元,Alphabet 為 49.23 億美元,蘋果是其 3.7 倍。由此可見,所處產業不同、競爭環境迥異,我們應理性看待 Google 與蘋果市值中究竟有多少真實的價值,又包含多少的水分。

除了上述實打實的對比外,在所謂虛的方面,Google 也是煞費苦心。其實早在 2015 年 Google 重組成立 Alphabet 時,我們就做過詳細的分析,在此不再贅述。而從本財季看,Google 獨立發布財報的隸屬於創新的部門(例如 Alphabet 的「登月項目」中,業內都知的無人駕駛汽車、用於網路傳輸的高空熱氣球、可檢測血糖含量的隱形眼鏡以及智慧城市計畫等)營收僅為 4.48 億美元(大部分收入來自 Google 高速寬頻業務 Fiber 和智慧家電業務 Nest),雖然比前一年 3.27 億美元有所增加,但仍處在虧損狀態,且 2015 年的全年虧損達到 36 億美元左右,比  2014 年的虧損 19 億美元,增加接近 1 倍。

與之相比,蘋果並沒有,或者說並未像 Alphabet 這樣單獨列舉所謂創新性項目的投入與營收。不過此舉也被業內認為 Google 在未來比蘋果更具創新力的關鍵。不過就像業內之前所言,蘋果從來不是在某個產業「吃螃蟹」的人(之前的音樂播放器、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等),而是待產業確有機會,勢在必得,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廠商。

而我們這裡想說的是,之前業內對於 Google 的這種前瞻性投資一直頗有微辭,且對之前 Google 股價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而 Google 恰好為了迎合或者說讓自己的虧損更加理所當然,而將其在 2015 年重組時獨立出來。試想一下,如果 Google 2015 年不重組,還是在今年將這部分計入 Google 整體業績,肯定不會有本財季這般亮麗的財報表現,和博得投資人的認可,這裡,Google 以創新之名,巧妙地掩飾了可能是無謂的虧損計入,雖然這未必會給 Alphabet 的市值加多少分,但肯定沒有扯後腿。

實際上,按照蘋果的實力,完全可以從增加市值的角度像 Google 那樣,投入前瞻性的項目,以證明自己仍具產業的前瞻性和創新性,而不考慮未來是否真的可以給市場和股東帶來實際的價值和利益,這也是我們認為 Google 市值超越蘋果「虛」的部分。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此次 Alphabet 市值超越蘋果,並非是兩家企業真正實力的反映,而是雙方所處產業、競爭方式和程度、針對市值策略等不同的結果,而業內據此得出蘋果衰落、Google 成為產業代表的論斷難免言過其實。其實,針對 Google 市值超越蘋果,已有國外分析提出了質疑,並認為,蘋果在未來將很快會反超。就像我們文中開頭所說的,市值多變已是常態,千萬別太當真,更要分清其中的實與虛。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