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災難發生時,社群媒體與網路如何改變我們的行為模式?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2 月 08 日 19:52 | 分類 社群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路透

祈福台灣。



據新華社消息,台灣高雄 6 日凌晨 3 時 57 分發生地震,中國地震台網顯示震級為 6.7 級(台灣氣象局消息為 6.4 級)。地震發生後台南市多處建築倒塌,截至下午 1 點 30 分的統計,已確認有 7 人死亡。

因為位於地震活躍區環太平洋火山帶中,台灣是一個地震災害頻發區,平均每年就有 3 起規模 6 級以上的地震。台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主任郭鎧紋說,6 日這起研判屬於旗山斷層錯動引起的地震,釋放能量相當於兩顆原子彈。

taiwan2
taiwan1

 

除了地震這種自然災害,近些年也發生了多起「人禍」,天津港爆炸案、巴黎恐襲、麥加朝覲者踩踏事故等等都讓人為遇難者感到心痛,而憤怒於事件負責方的所作所為。

不過當我們回顧這些災難時,會發現互聯網正慢慢改變著我們在面對災難時的行動與態度:科普知識讓更多人懂得怎麼去正確認識災難,保護自己;社交網絡成為尋人互助的強大工具;每個人也都可以通過文字和鏡頭來記錄災難的第一手情況。雖然我們現在還無法讓災難不再發生,但利用互聯網,我們能把它帶來的損失盡量降低,而這就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科普:讓科學到達更多人

雖然透過對教育事業的大量投入,世界的整體識字率已經大大提高,達到 86.3%,「地球是宇宙中心」、「日食是天狗吃太陽」這些理論也早就被拋棄,但就中國而言,公眾的科學素養依然不高,科普工作的發展也並不順利。2010 年發布的第 8 次中國公民科學素養調查結果稱,中國大陸具備基本科學素養的公民比例只有 3.27%,相當於日本、加拿大、歐盟等主要發達國家和地區 20 年前的水平。

在日常生活中,一個人科學素養的高低可能只會影響他本人的三觀和生活質量,但若涉及到災難這件事,不理性的行為和判斷卻有可能使其成為謠言的傳播者。推及到民眾層面的話,則可能造成嚴重的社會恐慌。而如果這是在災難已經發生的情況下,那麼救援工作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rumours

不過通過互聯網,科學知識、科學方法論的傳播現在有了更方便的渠道,也能觸及到更廣範圍的人群。比如在果殼、知乎這些網站上,專業人士談論轉基因、PX 項目、地震預測這些備受爭議的議題,為非專業人士提供了科學的角度和方法論,讓他們能夠形成理性的認識。而那些科學、證實有效的避災知識的傳播更是可能幫助人們在災難發生時挽回性命。

但與此同時,互聯網的低門檻、強傳播性也可能使得這邊民眾科學素養還沒提升,那邊謠言就先「流行」了。比如地震相關的謠言就一直沒有停過,而 Wi-Fi 有輻射會影響孕婦健康、使用抗生素會導致細菌耐藥所以不用之類的也通過互聯網而一傳十、十傳百。不過可以看到的是,在謠言興起的同時,闢謠也在發展,而這種爭辯的過程正是會讓更多人知道如何用科學的方法論來面對爭議。

救人互助:社交媒體的強大功能

在這次台灣地震之後,Facebook 的「Safety Check」功能再次發揮了重要效用。受災地區的人們點擊「make safe」後,他的 Facebook 好友都能收到安全通知訊息。即使手機壞了或者沒有網路,也能讓身邊人幫忙標註。這樣,災區人們就能夠非常方便地給朋友親人報平安,而這也使得尋人工作更有針對性,節省​​了大量時間。

facebook1

而在巴黎恐襲之後,當地民眾通過發布帶有 #PorteOuverte(法語「開著的門」)標籤的 Twitter,來為他人提供避難場所。

04

 

透過社群媒體,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被大大縮短。2 月 4 日,Facebook 官方部落格就表示在它這個龐大的社區中,只需 3 至 4 次介紹任意一個人就能與其餘所有人建立聯繫。而共享經濟公司 Uber、Airbnb 更是讓這些「網友」在真實世界中產生聯繫和交集。在這個時代,我們不僅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 ,之間的羈絆也如同村民般變得更深。

展現第一手情況:每個人都是記者

一台有攝影鏡頭、能上網的手機,加上一個社群媒體帳號,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都是一位「記者」,而當發生災難,當地人更是掌握了「獨家」資源,可以在第一時間將現場情況向外公佈。比如去年天津港爆炸事件後,大量相關短片透過微信傳播,使得人們能夠儘早了解到事故到底有多嚴重。

不過,除了讓外界儘早知道現場情況外,這些傳播短片和照片的人更是真相的記錄者。雖然他們的工具並不高級,也沒有什麼拍攝技巧,但卻是以受災者的眼光來展示他們最關注的事。和官方媒體的報導相比,他們可能更能抓住我們的眼球,牽動我們的情感。

candle

最後,願台灣一切平安,明天又將會是美好的一天。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