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能發展,國土規劃與綠能資金是問題焦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2 月 19 日 13:30 | 分類 太陽能 , 能源科技 , 面板 follow us in feedly

18 日於台北舉行的台灣太陽光電產業高峰論台記者會上,與會的產業領袖均大為讚揚新政府的 2025 年 20GW 安裝目標。太陽能系統裝設首重土地來源,其次則為資金來源,EnergyTrend 評析,20GW 的目標是否能落實,真正的關鍵點將是整體國土規劃以及綠能資金的確保。



產業領袖:台灣太陽能基礎佳,須強化下游端

18 日與會的產業領袖包括:新日光總經理洪傳獻、元晶太陽能董事長廖國榮、碩禾總經理黃文瑞、綠能科技總經理林士源。業界領袖均提到:台灣做為全球第二大太陽能電池產地,擁有絕佳技術優勢,若下游需求能進一步開放,則整體產業鏈的價值將可再攀高峰。尤其在非核家園的願景下,零碳排的太陽能將是取代核能的最佳選項之一。

在製造端,台廠仍具有研發能量,繼續發展高效、性價比更優良的產品;而在下游的需求端如何打開,首先須確保發電系統的安裝土地;而最適合安裝電廠的土地,主要分布在高日照、人口密度較低、較平坦且存在閒置土地與的中南部地區,以及部分農牧漁用地。另外,漂浮型水上發電站也是一個選項。

整合來說,台灣適合用來鋪設太陽能系統的空間如下:

  • 建築屋頂
  • 農棚
  • 廢耕農地
  • 鹽化土地
  • 地層下陷地帶
  • 蓄水池或魚塭等水域
EnergyTrend 配圖

▲ 記者會與會貴賓。(Source:SEMI Taiwan)

EnergyTrend 分析

1. 空間問題

台灣目前有十多萬公頃的廢耕地,現行農耕地每公頃的年產值也不到新台幣 50 萬元。太陽能業者強調,若能將廢耕地與部分農耕用地轉開放做太陽能,將能更有效推動內需。但農委會因政策因素,目前開放幅度不大,業者呼籲政府須拿出公權力與執行力,協助業者向土地持有者取得承租權。

根據 EnergyTrend 的研究,每公頃土地約可容納 1MW 的太陽能系統,10 萬公頃即 100GW。但由於農委會持續計劃性地恢復廢耕地,或許正是廢耕地轉換用途不易通過申請的原因之一。據了解,2013 至 2014 年間,農委會恢復的廢耕地已達 10 萬公頃,未來仍有恢復計畫。

EnergyTrend 分析師林建翰表示,適當的做法是部分開放廢耕地轉做其他用途,另一部分則繼續進行耕地恢復工程,以取得平衡。但廢耕地到底要撥出多少空間轉做其他用途,則與整體的國土規劃有關,須審慎評估。

若要發展「農能合一」,則每公頃土地所能裝設的太陽能發電系統將低於 1MW,且須同時考量農棚安全性、畜牧業的沼氣毀損系統支架等問題。不過,林建翰認為農業大棚仍是相對可行的方向。

而在鹽化土地施作太陽能系統時,則須納入較高的整地成本。此外,在地層下陷區安裝太陽能,則須評估 20 年的系統運轉期間內,該土地是否仍會有繼續下陷導致系統受損的風險。這將影響系統整體的 IRR,以及資金的取得。

水上型太陽能系統部分,黃得瑞在記者會上表示,若計入台灣所有魚塭、蓄水池、水庫等水域空間,台灣的水上型太陽能系統裝機量最高可達 10GW。但林建翰對此表示,水上型系統在台灣面臨兩大問題,第一是水位高低落差大,系統無法以水域最大面積來鋪設;第二則是漁民目前對於在魚塭上鋪設太陽能系統的接受度不高,還需推廣。

 

2. 電網問題

電網問題是 20GW 目標的一大議題,且也已經在日本、德國、中國等地出現各種狀況,包含饋線過長造成資金需求高、電網容量不足以致於無法接受併網等。

目前台灣主要由台灣電力公司執行饋線鋪設業務,因此成本多由台電吸收。根據 EnergyTrend 直接向台電相關單位取得的了解,電網設置除饋線經費外,最主要的成本來自變電所。台電表示,與太陽能系統搭配的一次變電所建置成本是以千萬台幣為單位,500MW 太陽能系統搭配的變電所,每座建設資金可能超過 1 億元,另還有鋪設高壓電纜的成本。同時,變電所設置位置與高壓電纜通過區域,都可能引發居民反彈,也是在建置時需一併考量的要素。

上述相關設備的成本,以目前台灣電力運作的模式來看,可能都會透過台電間接轉嫁到人民身上,而非由系統業者或持有者自行負擔。對此,優先選擇適合的地區來設置集中的大型電站系統將是降低電網設置單位成本的方式。林建翰舉例,政府可設置太陽能示範園區,並由政府吸收建設成本;往後較分散、小型的系統,則由政府、業者、擁有者或台電等,透過恰當的比例共同負擔。

 

3. 資金來源問題

躉購(Feed-in Tariffs)的資金是發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大問題。從各國經驗來看,高額的躉購價格雖能大幅鼓舞人民採用再生能源,但同時也會造成國家財務壓力;而日本除了財務壓力外,更因高額躉購價吸引過多系統申請安裝,造成電網無法消納,以至於系統持有者實際上無法取得補貼,反而影響發展。

穩定的躉購機制,背後須由穩定的財源支持。而各國的再生能源躉購財源通常來自國家預算以及各種相關稅收所取得的綠能基金。根據蔡英文的政策,新政府將透過徵收能源稅等方式來取得所需的綠能基金,用於支持躉購以及必需的產業發展需求。

資金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若太陽能發電站無法確保穩定的金流,就會直接衝擊 IRR;而若 IRR 難以預測,將降低金融放款與投資者意願,使得市場更難以發展,並陷入惡性循環。由於國際上已有其他國家在資金方面遇到了困境,台灣的新政府更須審慎擬定發展計畫,以避免重蹈覆轍。

林建翰建議,政府可採用再生能源目標的方式來確保一部分資金,亦即評估各縣市的天然資源(如日照量、可用土地面積等)與技術區位,提出各縣市的容量規劃,並由中央統籌款來分配適當經費,藉此扶植市場成長。當市場成長到一定規模,裝機成本就會降低,則市場需求將可趨於平衡,不再直接受躉購價格所影響。

 

結論

EnergyTrend 認為,台灣的 2025 年 20GW 目標,表面上較大的問題是產業政策、土地政策、財務規劃、電網發展,但內部深層的兩大關鍵因素,其實是整體的國家國土規劃,以及國家財務的綠能資金規劃。政府在將再生能源視為基礎建設的一環發展的同時,需考慮國土如何恰當劃分,產生適當土地來提供設置太陽能系統;綠能資金的來源也須從國家財務角度來規劃長遠穩定的財源,以及可信、可靠、高效率的運用。

太陽光電產業高峰論壇將於 2 月 22 日在中央研究院展開,屆時深度看點將是:業者經驗、地方政府經驗、新政府的土地劃分以及綠能基金的規劃安排。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