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復:人工智慧 AlphaGo 很難贏李世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07 日 12:54 | 分類 Google , 人工智慧 , 尖端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 Jaro Larnos

距離圍棋系統 AlphaGo 與南韓九段圍棋名將李世乭之間的對戰,距離開始還有兩天(3 月 9 日,本周三)。各方注意力也都聚集上來,日前李開復接受媒體採訪時,也對這一大戰發表了評價。他大概有以下幾個層面的觀點。



  1. 里程碑意義。「人工智慧已經在最近幾年,成為各家科技公司重點研發的方向,這次人機大戰無疑具有里程碑意義。」
  2. 人工智慧發展快,但成功不是這次。「很驚訝,這麼快就可以達到挑戰圍棋世界冠軍的高度,但這次是否就能夠戰勝人類,我個人認為還有點不確定。」
  3. 不過總有一天會成功。「不過,任何事情都有第一次,就像當年深藍第一次挑戰卡斯帕羅夫沒有取得成功,多年後智慧型機器人肯定會崛起。」

之前,當 Google 旗下的 DeepMind 開發的 AlphaGo 擊敗了歐洲圍棋冠軍樊麾時,國外雜誌《Nature》雜誌以封面論文的方式報導。評價認為,其意義不亞於 1997 年那場深藍擊敗國際象棋大師卡斯帕羅夫的世紀之戰。

 

我們為什麼要聽李開復的判斷?

李開復在機器學習方面有豐富的職業經歷,根據騰訊科技的文章介紹,當年,李開復利用統計學方法在電腦下黑白棋研究方面取得很大進展,開發了全世界最早自己與自己下棋、自己學習、自己總結的學習系統之一。1988年,李開復開發的「奧賽羅」人機對弈系統,擊敗人類的黑白棋世界冠軍而名噪一時。

李開復還曾説明 IBM 組織深藍團隊。當年,李開復發掘了擊敗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的電腦「深藍」設計者許峰雄並引薦給 IBM,李開復和許峰雄都是卡內基美隆大學校友。許峰雄曾透露,那時告訴他「IBM對『深思』感興趣」的人,是後來成微軟亞洲研究院首任院長的李開復——李開復比許峰雄低一屆,一直以來兩人私交甚篤。IBM 認為「深思」具備極其重大的開發價值,因此,「藍色巨人」將許峰雄和他的兩名同事請到了其設在紐約的電腦研究中心。

不過,「深思」首戰卡斯帕羅夫,卻落得慘敗收場,一直到 1997 年,IBM 邀請到了 4 名國際象棋特級大師做「深藍」的「師父」和「陪練」,不斷修改完善「深藍」的棋路缺陷。終於,許峰雄和脫胎換骨後的「深藍」迎來「人機大戰」的勝利。

李開復表示:「我記得我在多年前曾説明 IBM 邀請許去組織深藍團隊,深藍團隊在和國際象棋的世界冠軍多次對決後終於擊敗國際象棋的冠軍,當時被認為是特別重大的里程碑。」

但打敗國際象棋被認為有很多局限,因為相比圍棋來說,國際象棋複雜度要簡單得多。國際象棋(深藍)雖也用機器學習功能,但主要是用硬體 brute force(加速近似窮舉)方式。有觀點認為,圍棋的棋盤為 19×19=361,棋盤較大,且下棋過程中會出現提子(吃子)情況。因此,圍棋複雜度高太多,無法僅靠硬體加速解決,一定要根本性上有更強自我學習方法。有統計稱,從複雜度講,國際象棋是 10^48, 圍棋是 10^172,李開復以前做的黑白棋是 10^28。

 

李開復認為人工智慧不會贏,可靠嗎?

AlphaGo 到底相當於人類什麼水準?

今年 1 月 28 日,AlphaGo 以 5 比 0 的成績擊敗歐洲冠軍、職業圍棋二段樊麾,才獲得了與李世乭較量的資格。關於上面問題的回答,大家也有不同的觀點。

被 AlphaGo 擊敗的樊麾為中國職業二段棋手,在棋力上與李世乭有著非常大的差距。但從兩人的對戰情況看,AlphaGo 已經具備不低於職業初段棋手的棋力,這也是大多數圍棋專業人士的看法。圍棋界新星柯潔的評價則要嚴苛一些,「它的水準大概就是沖職業段之前的水準,雖然職業還到不了,但是接近於職業了。」九段的李世乭本人認為,AlphaGo 的棋力相當於三段棋手的水準。這已經是一個相當高的評價。在觀看樊麾和 AlphaGo 的比賽後,他認為自己完全能夠戰勝電腦。

從以往的戰況看,李世乭的實力顯然是在 AlphaGo 之上。

除了段位,李世乭的大殺著是什麼?

不過,李世乭的棋風被人稱為「僵屍流」,棋入中盤,他常常因出招過分而導致死大龍,在職業高手看來,這樣一邊倒的局面已可終局,尤其是對於老派的只研究前半盤的中日職業棋手而言。然而,絕境之中的李世乭常常能爆發出驚人的力量,他一次次地如同僵屍復活一樣滿血歸來,並且總能在最後一刻撞線。不按常理出牌,可能是 AlphaGo 最難把握李世乭的地方。

雖然 AlphaGo 的依靠有精確的專家評估系統、基於海量資料的深度神經網路及傳統的人工智慧方法蒙地卡羅樹狀搜尋的組合,具備了自我學習能力,但也終究無法逃脫人類以往經驗的局限,很難創造出一種新的打法。

開賽前,過來人的忠告。

做為「過來人」的卡斯帕羅夫,同樣關注著本場比賽。他表示,前期的人機大戰中,人類能獲勝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抓住了程式的一些弱點,並非是正常的人與人之間交手的情況。但是現在你如果把注意力放在找程式漏洞上,則很難贏得比賽了。

 

關於未來,喝一碗開復的雞湯

李開復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社會裡機器人會不會代表更大的力量,人類的未來會是什麼,人類會成為機器的寵物嗎,還是人類會因為機器取代勞力,而發揮人應該做的事,應該享有的地位?

在卡內基美隆大學 2015 年畢業典禮上,李開復曾在演講時曾說,未來 10 年大部分人類工作可被機器取代。機器將取代工廠工人、司機、護士、會計、律師助手、教師,或其他助理、代理或經紀等職位,甚至醫生、律師和教授也將部分被機器取代。

「人類是變得更具創造性且找到人類的命運?還是成為這些機器的寵物?這一切也將取決於人類自己。」

李開複認為,在技術的選擇上,要致力於能把世界變得更美好的技術,而不能僅僅局限於先進或很酷。在工作的選擇上,要選擇能拯救生命的工作,而不是破壞生命的工作。

要選擇強化人類的工作,而不是取代人類的工作。選老闆時,要選擇有大愛之人,而不是貪婪小人;要選擇想幫助世界的善人,而不是想征服世界的戾氣之人。

李開復引用英國科幻小說家亞瑟‧克拉克的話說,任何真正的高科技都與魔法無異。「大家有責任預見和阻止技術成為傷害人類的武器,防止科幻小說中常見的悲劇結局發生。」

(本文由 虎嗅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Jaro Larnos CC BY 2.0)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