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美國制裁的真相:兩國相爭下的炮灰?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16 日 13:30 | 分類 中國觀察 , 國際貿易 , 手機 follow us in feedly

3 月 8 日,美國商務部、中國商務部、中興通訊(ZTE)先後發布了一份聲明:



  • 美國商務部:中興通訊公司等中國企業違反了美國出口管制法規,因此,將其列入「實體清單」,對中興等公司採取限制出口措施。
  • 中國商務部: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 中興通訊:1. 作為深港兩地上市的全球化公司,中興通訊致力於遵循國際行業慣例及所在國法律法規;2. 中興通訊一直以來積極配合美國所有相關機構的調查,並將繼續保持合作態度,同時與有關各方保持溝通,致力尋求盡快解決事件的方案。

看上去中興像攤上了大事,因為限制採購就意味著美系供應商將集體給中興斷貨,其中包括高通(Qualcomm)、康寧(Corning)、NXP、Skywork 等。這對以通訊裝置和終端為主業的中興來說,幾乎算得上滅頂之災。

但是,事情沒這麼簡單。

ZTE

(Source:ZTE

一份機密文件

2012 年 3 月,據路透社報導,中興與伊朗電信公司 TCI 於 2010 年簽訂了一份價值為 1 億 3 千萬美元的銷售合同,其中包括了一套強大的監聽系統。而在這套系統中,分別有來自微軟(Microsoft)、惠普(HP)、甲骨文(Oracle)、思科(Cisco)、戴爾(Dell)等美國公司的技術和元件。

由於當時的伊朗和美國的關係十分惡劣,後者便對前者採取了貿易制裁。所以,理論上中興提供給伊朗的這套系統便屬于禁售產品。很快,FBI(美國聯邦調查局)便介入調查。

據中興一位名叫 Yablon 的在職法律顧問披露,在他看到的合同上,中興的確嘗試透過空殼公司——八星北京——向 TCI 出售美國禁售產品。

另外,Yablon 還允許 FBI 進入他的電腦進行取證,隨即,一些中興的內部文件便被提取並公開。其中包含了一份在 2011 年 9 月 2 日,由中興通訊總裁史立榮親自簽署的《關於全面整頓和規範公司出口管制相關業務的報告》。

@

(Source:@汪澤其)

在這份報告的「現狀」部分,中興指出:

  • 目前風險最大的是伊朗的在執行項目。
  • 2010 年6 月聯合國通過了新一輪對伊朗的制裁,雖然制裁本身並不針對民用通訊業,但實踐中也產生了一些影響。更重要的是美國在 2010 年通過了《全面制裁、問責及撤資伊朗法案》,加大了對伊朗的制裁強度,各國銀行業的風險控制也加大了我司的融資難度。
  • 我司在 2010 年底與伊朗客戶簽訂了四方項目合同,採取的是半隔斷方式,即由我司向客戶供應自產設備,我司的合作企業向客戶工業美國敏感外購件(同樣的項目,F7 指定了一加獨立公司直接與客戶簽訂雙方合同)。
  • 我司合作企業自身資信及能力較弱,執行項目難度較大,造成目前其絕大部分執行工作都是實際由中興通訊在做,沒有較好地起到隔斷風險的作用。

在「其他風險」部分,中興還特地指出:

我司的轉出口行為,特別是針對伊朗項目,有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潛在可能,如被列入黑名單,我司將面臨美國產品供應鏈斷掉的風險。

如你所見,如今一語成讖。

不孤獨的中興

當然,中興絕非個例,這樣的事件在全球範圍內俯仰即是,甚至在中興自己的這份機密文件中也有舉例:

  • 2011 年 1 月 26 日,深圳馳創公司董事長吳振洲在美國被美國法院以非法對華出口美國國防物質的罪名,判處 8 年監禁,同時馳創被禁止從事出口交易。
  • 2011 年 5 月 24 日,美國政府將 3 家向伊朗出口管制設備及技術的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

而與中興事件最為接近的莫過於,同樣是通訊公司的愛立信(Ericsson),在 2012 年將違禁的電信裝置出售給同樣被美國貿易制裁的古巴。為此,愛立信支付了 175 萬美元的罰款。

根據最新消息,中興已經派遣工作組赴美進行談判,最終的處理結果尚未可知。但值得注意的是,時隔 4 年之後,為何美國要在此時突然採取行動呢?對此,《雷鋒網》記者採訪了數位業內人士,得到的回饋意見均與正在進行的美國大選有關。

trump point

(Source: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SA 2.0)

「制裁之後,給中興供貨的美系供應鏈廠商必然遭受損失,從而波及財團對己方議會成員的支持。」

由此可見,中興儼然成為了利益集團進行博弈的炮灰。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興的內部人士也同樣持這種說法。

不僅是供應鏈危機

由於在美國商務部的聲明中,並沒有限制中興在美國的銷售行為。所以從表面上看,中興面臨的最大困難是它暫時拿不到美系供應商的元件。但據資深業內人士向雷鋒網記者透露,實際的情況可能正好相反:

  • 「中國有很多代理商,中興不會拿不到零件。就類似洗錢,多轉幾道而已。」
  • 「深圳山寨廠商的元件都是走代理。大代理的量都很大,只要有利潤,中興就能拿到零件。」
  • 「但中興的終端想在美國賣就有些難辦,因為它(中興)無法解釋零件來源。」

據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曾學忠公佈的數據:在 2015 年,中興智能手機的總出貨量為 5,600 萬,其中在美國的出貨量就達到了 1,500 萬。因此,相對於供應鏈危機來說,中興更為焦慮的可能是超過 26% 的終端市場該如何處理。因此,這次談判對中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雷鋒網》記者也將持續關注此事的後續進展。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