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業為什麼要關心人類健康?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20 日 12:00 | 分類 市場動態 , 穿戴式裝置 follow us in feedly
PingWest 配圖

如果你熱愛運動,或者是經常健身,你可能已經知道甚至愛上了 Under Armour。



20 年前,美國一位橄欖球明星凱文·布蘭克(Kevin Plank),由於厭倦了運動完身上棉 T 恤被汗水浸濕的痛苦感覺,研製了一種能讓運動員在劇烈運動中保持身體清爽和輕盈的材料原形。

它在以生產穿在橄欖球隊服裡面的緊身內衣起家,由於非常棒的透氣和吸汗功能,足球、籃球運動員也都開始愛上它,然後這股 Under Armour 風潮蔓延到了運動愛好者和普通人身上。

就是這樣一家公司,花了 20 年時間,打敗阿迪達斯,成為了美國僅次於耐克的第二大運動品牌,而且深受運動員喜歡,逐漸樹立起了「專業」和「酷」的品牌形象(儘管它有一個一點都不酷的中文名字:安德瑪)。從 NBA 現役 MVP 史蒂芬·庫裡,到泳壇名將邁克爾·菲爾普斯,都是 Under Armour 的代言人。

但是,Under Armour 不想僅僅只賣衣服和鞋子了。創始人兼 CEO 凱文·布蘭克來到了今年的西南偏南科技音樂節,向老對手耐克,以及一眾科技公司,比如 Fitbit 和蘋果,下了戰書。

Under Armour 02

布蘭克在談話時,手裡一直緊緊握著他的手機。在他看來,在運動服裝領域,人們還在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樣做衣服,但是它恰恰最需要創新。

「當我的競爭對手說創新就是把一個小東西放在鞋上時(指 Nike+),我都要翻白眼了。我覺得他們很懶。我們才是那些顛覆這個領域的人。 」布蘭克說。

Under Armour 現在已經聯合 HTC 推出了好幾款智能設備。他們有一個 Health Box 健身套件,其中包括一個智能手環、一個心臟監測手環和一個智能體重計,分別可以追蹤運動情況、睡眠質量和體脂等數據,零售價格 400 美元。配套的智能手機應用可以收集和整理來自三個設備的所有數據,然後給出用戶的整體健康概況。

Under Armour

Under Armour 絕對不是第一家跨界智能設備的公司,這些設備在市面上也有一大堆類似的產品。如果你還記得耐克 +、耐克 Fuel Band,你甚至會覺得 Under Armour 做的事情一點不新鮮。

當主持人在台上說起,以前耐克也在西南偏南科技音樂節上發佈了 Nike Fuel Band 時,凱文·布蘭克說氣勢洶洶地反問說:「那你看看他們現在怎麼樣了?!」(耐克放棄了這款產品)

顯然,比起競爭對手耐克的退縮,Under Armour 顯得有勇氣、也有遠見的多。

現在,Under Armour 的用戶已經上傳鍛鍊數據 20 億次、食物數據 80 億次。這些數據不僅可以用來研究特定年齡和健康狀態的人們可以跑多遠,更多的是用來研究人們怎麼運動效果更好、或者反過來怎麼運動會造成危險,以及,人們的健康狀況。

「你可以用 Apple Watch,但是你睡覺時無法瞭解你的睡眠質量,因為它需要充電;你也可以用 Fitbit 之類的智能硬體,但是不同數據沒法統一。我覺得我們現在打造了追蹤健康數據最好的矩陣。」布蘭克想要把用戶的所有數據放在一起,而不是像其他智能產品一樣各自為陣,「我們現在收集的數據很棒,各種類型都有,我們甚至可以告訴你現在澳大利亞的步行趨勢。」

Under Armour 03

布蘭克說,Under Armour 現在有了 1.64 億的社區成員,旗下的應用每天有 13 萬下載量。為了做到今天這樣,Under Armour 已經收購了 3 家科技創業公司,其中包括在 2013 年以 1.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奧斯汀一家叫做 MapMyFitness 的公司,讓它的 CEO 擔任 Under Armour 的首席數字官,並搭建起一個叫做 Connected Fitness 的部門。三年時間裡,Under Armour 的程序員從不到 20 名增長到了超過 500 名,其中包括 350 名專門進行應用開發。

從賣運動衣到賣智能設備,這是一個大的跳躍。但是在布蘭克看來,這不是策略的問題,而是公司的文化問題。「相對於文化來說,策略不值一提。對我們來說,從以前的緊身訓練衣,到現在的電子設備,這是我們文化的進化。我們希望可以持續讓人們發出 Wow 的聲音。」

儘管對於很多人來說,Under Armour 像是一夜之間紅透了美國,但是布蘭克很討厭別人說他們是一夜成功。「我們已經努力了 20 年了,但是人們都只記得我們這幾年做的事情。」

這位如今的億萬富翁,是在自己祖母家的地下室開創了這家公司,把所有的錢都投了進去,最慘的時候一貧如洗,甚至連 2 美元的過橋費都付不起。當收費站的員工問他,「你怎麼可能連 2 美元都沒有?」的時候,他坐在車裡痛哭出來。

而現在,布蘭克對 Under Armour 的未來充滿了信心,Under Armour 現在有 5800 名員工,收入達到了 39 億美元。他說,在過去 3 年,耐克的收入從 Under Armour 的 12 倍、8 倍、縮小到了 6 倍。他堅信,Under Armour 的收入會在三年後再翻一倍,到 80 億美元。

在他看來,「Under Armour 隊員」(是的,他就是這麼稱呼他的員工的)永遠不能忘記的事情是,他們是一家「Performance Company」,需要帶給人們的是這樣一種東西:人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需要,但是一旦他們拿到了、就會覺得離不開。

 

未來 10 年內,最吸引他的就是運動和健康的關係,而數據就會是連接兩者的紐帶。「醫生們為什麼要問你感覺怎麼樣?他們應該都有數據的。我們甚至搞不清楚我們一年有多少天在生病,這太糟糕了。我們要改變這個情況。」布蘭克說。

「Google 和亞馬遜肯定是那種會贏下去的公司,你認為這是巧合嗎?他們甚至可以用數據來瞭解你什麼時候需要一管新牙膏。做的好的公司,是那些懂得數學的公司。因為人本來就要有最好的信息來做決定。」布蘭克說。「我們相信,數據是新的『石油』。」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