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波娃禁藥事件擴大,冷戰時代老藥銷量暴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3 月 25 日 16:00 | 分類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美聯社

2016 年 3 月初網球界爆發震撼消息,身為全球收入最高女性運動員的網球女將莎拉波娃,在記者會上坦承服用禁藥米屈肼(meldonium / mildronate),引起軒然大波,緊接著又有不少俄羅斯運動選手一一驗出,全球各國已有超過百名運動選手捲入風波,禁藥門事件擴大,讓俄羅斯顏面無光的同時,米屈肼的銷售量卻因為新聞熱炒而暴增。



米屈肼對歐美國家來說是陌生的藥物,這款藥物由前蘇聯時代的拉脫維亞研發生產,是 1970 年代的冷戰時代老藥,原本的作用是治療心肌梗塞及慢性心臟衰竭,在美國未獲 FDA 核准上市,主要流通於前鐵幕國家,在東歐運動員中使用相當普遍。2016 年起,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將之列為禁藥,莎拉波娃表示自 2006 年起因心臟疾病開始用藥,收到最新禁藥名單通知時,沒有注意到服用的藥物藥名不同卻是同一成分,才會續服藥物而未能通過澳網的禁藥篩檢。

到底米屈肼對運動員有何作用?其原本的作用是治療心肌梗塞,也就是能擴張血管改善血流,防止細胞缺氧,當運動員使用時,增加的血流能提升運動員的耐力表現,在賽後恢復也更快,還能舒緩壓力,並強化中樞神經系統,這些效用對於職業選手可說至關緊要,過去俄羅斯軍方也廣泛用於增強士兵在高山地區的戰鬥力。而米屈肼又非常容易取得,在拉脫維亞與俄羅斯可隨意買到,更可在拍賣網站 eBay 上購得。

下載自路透

(Source:達志影像)

 

2015 年時,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只是先把該藥列為「可能會影響心臟」的藥物,當然,它本來就是心臟用藥,到 2016 年,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發現許多運動員刻意使用米屈肼來提升表現,於是將它改列為「永遠禁止」。

這對俄羅斯體育相關單位來說,真是天大的公關災難,除了莎拉波娃,俄羅斯短道競速滑冰奧運金牌選手西門‧伊利斯塔托夫(Semion Elistratov)也驗出使用米屈肼,3 月 21 日俄羅斯體育協會表示,2 月舉行的俄羅斯冬季室內運動冠軍賽中有 4 名選手驗出,其中一名是俄羅斯長跑冠軍安德烈‧明蘇林(Andrei Minzhulin),另外短跑女選手娜德茲妲‧柯提雅洛娃(Nadezhda Kotlyarova)則於 20 日坦承使用米屈肼,另外 2 名則是長跑選手歐嘉‧沃克(Olga Vovk)以及Gulshat Fazletdinova。21 日時,2012 年奧運銅牌泳將尤莉亞‧伊菲莫娃(Yulia Efimova)又承認 2 月時的藥檢驗出米屈肼。

 

禁賽問題恐影響俄羅斯參加奧運

此外,已經涉入米屈肼禁藥門風波的俄羅斯選手,還有競速滑冰選手帕佛‧庫尼斯尼考夫(Pavel Kulizhnikov)、冬季越野射擊選手愛德華‧拉提波夫(Eduard Latypov)、自行車選手愛德華‧瓦岡諾夫(Eduard Vorganov)、花式溜冰選手伊卡提林娜‧鮑伯洛娃(Ekaterina Bobrova)、短道競速滑冰選手伊卡提林娜‧康斯坦汀諾娃(Ekaterina Konstantinova)、排球選手亞歷山大‧馬金(Aleksandr Markin)、橄欖球選手亞列西‧米科索夫(Alexey Mikhaltsov)與亞列那‧米科索夫(Alena Mikhaltsov)、有舵雪橇選手娜德茲妲‧佘莒娃(Nadezhda Sergeeva)、希臘羅馬式摔角選手伊夫吉尼‧撒立夫(Evgeny Saleev)與賽吉‧西門諾夫(Sergey Semenov)。

俄羅斯因為過去在體育賽事中違規使用禁藥及貪腐事件,導致遭到國際賽事禁賽懲罰,如今俄羅斯體育單位正在爭取解除禁賽,以便趕上里約熱內盧奧運,但米屈肼禁藥門事件越演越烈,讓俄羅斯一個頭兩個大,安德烈‧明蘇林與娜德茲妲‧柯托亞洛娃都承認曾經使用,但辯稱在發布禁令後已停藥,該藥的拉脫維亞製造商 Grindeks 表示,米屈肼的半衰期雖然是 4 ~ 6 小時,但可能有微量殘留可在人體中數個月才完全排除,因此有可能停藥後數個月還驗出用藥。

禁藥門事件影響所及也不只是俄羅斯,自從莎拉波娃掀起米屈肼禁藥門風暴後,全球已經有超過百名運動員捲入風暴。

俄羅斯哭了,但藥商可就笑了,據藥品市調公司 DSM Group 追蹤,莎拉波娃禁藥門事件後,3 月 7 日到 20 日,米屈肼銷售暴增到 7.83 萬盒,比起事件前高速成長 220%,DSM Group 表示,禁藥門風波對米屈肼來說是最佳的免費廣告,尤其是莎拉波娃的「代言」更是無價,人們心想,連莎拉波娃都吃,那肯定有效。

莎拉波娃如今面對停賽及贊助商斷絕往來,不過,米屈肼之父、發明該藥的拉脫維亞化學家伊凡‧卡爾文斯(Ivar Kalvins)則站出來幫莎拉波娃講話,宣稱運動員都該用這個藥,因為它能保護心臟,不過,這個聲明受到醫學專家的質疑,表示頂級運動員的心臟十分強健並不需要保護,而且發明人說藥物能保護心臟,實在有點老王賣瓜,有利益衝突問題。針對這點,伊凡‧卡爾文斯表示,他從 2005 年以來,從未從米屈肼銷售賺到一毛錢。

製造商 Grindeks 則堅稱,米屈肼並不能改善運動員的表現,不該被列為禁藥。對於這個說法,其他醫學專家或許也認同,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的心血管中心主任史蒂芬‧聶森(Steven Nissen)表示,他懷疑米屈肼對運動員的效果,可能來自安慰劑效應,而安慰劑效應是十分強大的。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發表迴響